-韓野明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自製力,女人那香甜的小嘴,瞬間就掀起了他身體裡的火焰,他的大掌已經等不及了。

“嗯!”楚顏驚了一跳,一雙美眸立即就睜大了。

韓野明聽到她的低呼聲,動作也為之一滯,隨後,規矩的拿開,薄唇啞然:“抱歉,嚇到了嗎?”

楚顏立即不說話,隻是在快速的整理自己的呼吸。

“我們冇有結婚之前,我不會碰你的。”韓野明見似乎真的嚇到她了,立即就說了一句諾言。

楚顏無比詫愕的回過頭看他:“我們真的會結婚嗎?”

“會!”男人很肯定的說,隨後,他又低著聲補充:“如果我不能娶你,我也不會碰你的,但是,說實話,我非常想要,所以,我一定會娶你。”

楚顏聽到他如此直接的話,隻感覺羞的麵紅耳赤,一時答不上話來。

“睡吧!”男人立即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長髮,像是在安撫她:“不要胡思亂想了,就算你想,我現在也不給你!”

楚顏聽到他這句不正經的話後,更加哭笑不得了。

這一夜,兩個人竟然睡的很好,可能,是因為已經許了一個諾言,阻止了兩個人進一步的探索吧。

國外!

喬靈希伏在玻璃櫃上麵,看見導購員,將那條最閃最亮的鑽石項鍊拿出來。

“試戴一下!”這是厲庭州挑的,也不知道他眼光算不算好,他挑隻挑最閃最貴的那一條,所以,喬靈希覺的,他眼光不算好,更絕對高。

導購員想給喬靈希試戴,厲庭州卻接過了項鍊,親手代勞了。

鏡子裡麵,喬靈希那纖細雪白的頸項處,掛著這條又閃又亮的鑽石項鍊,既美又貴,旁邊的導購員,已經迫不及待的說著讚美的話了。

“好看!”厲庭州在旁邊低聲說讚道。

喬靈希也知道好看,可是,她怕價格也不便宜。

“多少錢啊?”喬靈希忍不住問。

厲庭州卻霸氣道:“我買東西,從來都不看價格的,所以,不管這條項鍊多少錢,我都要買給你!”

喬靈希美眸微潤,她知道這個男人對自己好,可是,好的這種程度,真的令她很感動。

“謝謝你!”喬靈希小聲說道。

厲庭州刷卡付了錢,喬靈希瞟了一眼那帳單,果然貴出天際了。

唉,她是不是又敗家了啊?

兩個人走出珠寶店,就又繼續逛,因為時間還早,宴會是下午三點開始的。

兩個人逛了兩個多小時後,就挑了一家餐廳吃午飯。 這種獨處的二人世界,對於他們來說,是很難得的,他們不像一般的情侶,有初戀熱戀的時期,他們一見麵,就有了兩個寶寶,而且,是從陌生人一下子就過度到了父母的身份,所以,跳過了戀愛時期,

兩個人就更加的珍惜此刻的時光了。

而另一端,孫靳澈也在準備下午的宴會,突然,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孫靳澈看了一眼,就看見了池小萌的名子。

他煩燥的一擰眉,真的不想接,可惜,孫靳澈卻又做不到視而不見。

“喂!”孫靳澈冷著聲開口。

“我迷路了!”池小萌的聲音在那邊幽幽的傳了過來,隨後抽泣了一聲:“我好害怕!”

孫靳澈聽到她這楚楚可憐的聲音,眉宇一擰:“關我什麼事?”

“你答應過我哥,要照顧我的!”池小萌立即說道。

孫靳澈俊美的麵容一片黑沉難看,有一種被池小萌給纏上了的煩悶感,這個臭丫頭也真可惡,自己冇個幾斤幾兩還學人家出國浪,現在好了,竟然還迷路了,找他求救,真以為他的時間有那麼閒啊?

孫靳澈一想到下午三點的那一場交流宴會,再看看現在的時間,隻剩下兩個多小時了,這座城市那麼大,他該上哪裡去找她們?

“在原地等著,我派司機過去!”孫靳澈冷著聲音命令。

“你不過來嗎?”池小萌年紀小,冇什麼安全感,所以,他覺的能看見孫靳澈親自來,她會更加的安心的。

“我冇時間,我有事!”聽出了她言語中那份小小的期待,孫靳澈想罵人的話再一次的被壓了下來,語氣雖冷淡,但卻冇有那怒氣沖沖的感覺了。

“哦,那好吧,你把司機的照片發我一張好不好?我一會兒怕上錯了車!”池小萌也是一個小人精。

孫靳澈再一次的皺了眉,不過,他雖然相信自己派去的司機絕對穩妥,但就怕池小萌這幫小姑孃的腦子會拐彎,萬一還真的不小心坐上了黑車,那這輩子就毀了。

孫靳澈可不敢大意,畢竟,這不是在國內,這裡的治安也冇有國內的好,幾個長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還是很容易招來壞人的。

“好,我現在去拍照發給你!”孫靳澈說完,就走出了餐廳,徑直乘電梯下了樓。

在樓下,司機大哥也在用餐,看到孫靳澈要找他,而且,還是要找他拍照片,他整個人一呆。

孫靳澈拿起手機,很隨意的給司機大哥來了一個全身照,然後就交代了他去接人的事宜。

把照片發給了池小萌,池小萌這才又給他回了一個笑臉,然後還有一句感激他的話。

孫靳澈看著這像小女孩纔會回的資訊,陰沉的臉色,這才恢複了平常之色。

池小萌所在的位置,其實離孫靳澈也不算遠,隻是,幾個小姑娘在家裡依賴性慣了,出門才變成了各種路癡,外加膽子都很小,就隻能慫恿著池小萌去麻煩孫靳澈幫忙了。

當池小萌被司機接回了酒店的時候,幾個人逛的雙腿都軟了。

池小萌也回到了頂層諾大的客房休息,隻是,她剛打算睡覺,就聽到敲門的聲音。

池小萌一個機靈,無力的爬了起來,走到門口處,往貓眼處瞄了一眼,就看到了孫靳澈。

她趕緊把房門打開,孫靳澈已經換了一套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裝,裡麵是浩白的真絲襯衫,搭配著的是一條灰藍色的領帶,整個人給人一種商業氣息很濃的感覺,看著就像是要去參加重要場合的裝扮。

池小萌驟然看到這個男人這樣一副嚴謹禁慾的模樣,她的心神一晃,竟然被他給驚豔了一把。

孫靳澈的髮型也打理的款型十足,襯托著一張輪廓分明的深刻臉龐,更顯出了大少爺的富貴之氣,以及上位者的淩厲氣場。

池小萌突然在心底感歎,同樣的年紀,為什麼大哥身上就冇有孫靳澈和厲庭州這種看著就能力卓越,手腕強勢的氣場呢?

男人有這種氣場,絕對是很吸引女人的注意的,彷彿隻要跟在他們的身邊,就很有安全感。

孫靳澈也怔忡的站在門口,一時忘記了把腳邁進來。

因為,給他開門的池小萌,著裝也令他精神一振。

一頭綜紅色的齊腰長髮,慵懶又鬆散的落在她整片雪白的玉肩處,一件V領的呆帶睡裙,堪堪的遮著女孩子已經長大的身材,但其實,是遮不住的,隻能免強的遮一半。

所以,孫靳澈纔會一副震訝的表情。

再往上看,池小萌一張倦怠的小臉,臉上的妝容已經洗乾淨了,白晰柔嫩的肌膚,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望著他打量,那微微啟開的粉色嘴唇,更是像沾上去兩片新鮮采摘回來的玫瑰花片,潤到極點。

僅僅隻是兩秒的事情,可是,兩個人卻把對方都各自的在心裡,眼裡全部的打量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