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被眾人捧月般包圍的古玉兒,還是首次償到了被人忽略的滋味。

很不好受,她眼度迅速的閃過一抹惱恨,目光像淬了毒似的,惡狠狠的盯了一眼並肩站在厲庭州身側的喬靈希。

這個女人還真是礙眼啊,早晚要讓她償到教訓。

“古小姐,不知是否有這個榮幸,可以邀你跳支舞!”一個很紳士的男人走過來,麵露期待的望著古玉兒問道。

古玉兒這才發現,宴會的中心大廳內,已經空出一片場地,四周交響樂響了起來,有不少的客人攜著女伴,翩然的滑入了舞池內,隨著這纏綿悠揚的樂聲,翩翩起舞。

她心底有怨氣,想藉機發泄,一抬頭,看見了邀請她跳舞的男人,她表情一怔,竟然是她父親曾經點過名要她結交的富家子弟。

此刻,她神色怔愕了一下,壓下了內心狂燃的怒氣,立即揚起漂亮的嘴角:“黃公子,久仰大名,真冇想到能夠在這裡相遇,還真有緣份啊。”

論交際手腕,古玉兒經常跟著古天行,也算是見多識廣,場麵話說的很是圓滑。

既然是父親要求她去結交的人,她當然不能冷著臉得罪了對方,所以,她也拿出了極佳的修養和禮儀來迴應。

“既然有緣份,不知道可否共舞一曲。”對方也彬彬有禮。

古玉兒心中已經有了一個人,當然不願意和彆的男人跳舞了,況且,還是當著厲庭州的麵,被彆的男人摟著肩跳,那豈不是損毀了她在厲庭州心目中的形象嗎?

“真是抱歉,我也很想和黃公子跳舞的,可很不巧,前幾天我騎馬不小心扭了一下腳,這纔剛好,我怕跳的不好,擾了你的興致。”古玉兒立即就耍動了一下嘴皮子,把謊說的滴水不漏。

這位黃公子立即就露出了遺撼的表情,隨後,又微笑關心:“腳受傷了,就找個位置好好休息,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機會,私底下聯絡。”

“好的,謝謝理解!”古玉兒也報以嫵媚的笑意,對方這才轉身離開。

古玉兒將那張名片捏在掌心裡,暗暗咬牙,為什麼彆的男人看見她,就像是蜂蝶看見了鮮花一樣,可在厲庭州眼中,自己卻變成了空氣。

論姿色,論才能,她又是哪一樣比不過喬靈希呢?

更何況,她和厲庭州還算舊識,雖然她不記得那些記憶了,但她有一種預感,她和厲庭州的關係肯定很親密,否則,當看見厲庭州的身影和麪容時,她的震撼不會這麼強烈。

隻有最愛的人,才能引起這種共鳴。

一定是她消失的時間太長了,導致厲庭州已經被喬靈希給勾走了心,這該死的強盜,竟然趁她不在,就對她心儀的男人下手,還迫不及待的給他生了兩個孩子,簡直太可恨了。

喬靈希跟隨在厲庭州的身邊,雖然已經遠離了古玉兒,可她還是覺的如芒在背,一點也不自然。

她真的冇見過像古玉兒這種如此直接的女人,在外人看來,她和厲庭州已經是真正的夫妻了,雖然差了一張結婚證,但婚禮已經舉辦過了。

盯著彆人的老公,露出這種赤果果的眼神,也真是令人佩服。

不過,讓喬靈希動容和安心的是,厲庭州並冇有理會古玉兒的主動熱情,反而避開了她。

就在喬靈希和厲庭州和友人交流的時候,大門口,一抹俊逸貴氣的身影出現了,是孫靳澈。

他並不是一個人來的,在他的身後,還跟著一抹俏麗可愛的身影。

“哇哦,好多人,好熱鬨耶!”

池小萌見識太少,此刻看見這金碧輝煌的大廳內,來了這麼多的人,而且,個個氣場不凡,一看就是大人物,池小萌真的很欣喜,也非常的新奇。

孫靳澈聽到她一進門,就發出這種聲音,立即皺了皺眉宇,低聲叮囑:“彆多嘴亂說,你答應過我的,會很安靜的!”

池小萌小嘴巴撇了一下,點著腦袋:“是啊,我是答應過你了,可是,人家真的是被震驚到了嘛,難道感歎幾句,也不行?”

“不行!”孫靳澈直接回答。

池小萌立即不滿的瞪他一眼:“那好吧,你可以去找你的朋友聊天了,我獨自轉轉!”

孫靳澈聽到她要單獨離開,立即伸手,不顧形象的一把將她拽了回來:“給我乖乖待著,離開我一米之外,我就叫我的人把你抓回去。”

池小萌冇想到孫靳澈竟然這麼不講道理,這跟綁架她有什麼區彆?

“孫靳澈,你彆這樣行嗎?我又不闖禍!”池小萌急的眼眶都紅了,要哭的節奏,她纔不要被限止自由呢。

“彆挑戰我的耐性。”孫靳澈根本無視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

就在這個時候,早就有不少人在等候著孫靳澈,因為業務上的來往,所以需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交流一番。

“孫先生,你來了!”對方說的是英文,一臉開心的過來,直接給了孫靳澈一個擁抱,這是他們打招呼的方式。

孫靳澈也伸手跟對方象征性的抱了一下,然後又禮貌的握了手。

“孫先生,這位是你女朋友嗎?又年輕又漂亮,你豔福不淺哦!”對方立即就關注到了站在孫靳澈身側的池小萌,一番打量,發現對方一看就是年輕可愛的女孩子,立即就打趣的笑起來。

孫靳澈俊臉微怔,隨後,想要解釋,卻又覺的冇這必要,反正池小萌的英文那麼差勁,相信她此刻也聽不懂這位友人在講什麼。

“謝謝誇讚!”孫靳澈俊臉掛著微笑,感激了對方一句。

旁邊的池小萌也朝對方露齒笑了笑,隨後,她就打了一個響指,旁邊路過的服務生立即就走了過來,池小萌趕緊伸手取了一杯東西。

孫靳澈聽到她竟然用這種打響指的方向叫喚服務生,一張俊臉瞬間就僵住了。

這該死的丫頭,不知道這樣很失禮嗎?池小萌也是被逼的,誰讓她英文差勁呢?

幸好,彆人並冇有注意到池小萌的這個小細節,但孫靳澈卻十分不快,真後悔把這個小東西帶過來。

“我的媽呀,這什麼東西啊,好嗆人!”池小萌也是胡亂的端了一杯東西,並不知道這竟然是一杯調製好的雞尾酒,所以,她看著顏色很漂亮,就直接放嘴邊償了一品,這一償,她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立即控製不住的低叫出聲。

孫靳澈聽到她又亂說話,冷眸朝她盯了過來,池小萌卻苦著一張小臉:“真的好難喝哦,要不,你也償償!我冇騙你!”

孫靳澈就看見池小萌要把酒遞給他喝,說實話,他真的不想喝。

對麵站著的友人卻是笑嗬嗬的望著他們,一副瞭然的表情。

孫靳澈朝他乾笑了笑,實在拒絕不了池小萌這強勢的舉動,於是,伸手拿過那杯酒,薄唇抿了一口,這種烈性的酒,對孫靳澈來說,並冇有池小萌所說的那麼難喝,隻是味道比較濃鬱了而於。

這明明是很好的酒,隻是這個小東西不會品味。

那名友人看著這對像在熱戀著的情侶打情罵俏,立即就識趣的找了個藉口先離開一步。

等到那個人走遠了,孫靳澈俊臉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