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走開,小寧!”一隻小手,很溫柔的伸過來,輕輕的推著他的臉,女人迷迷糊糊的喃喃著,卻是把他當成了兒子韓小寧。

韓野明忍不住悶了一股得意的笑意,這個女人不會是做夢在跟兒子玩耍吧,竟然把他當小寧了,不能忍。

韓野明突然想捉弄一下楚顏,可是,一時又不知道要怎麼捉弄她,正苦惱著,突然看到自己某個位置,他邪氣的笑了笑,立即就伸出大手,去輕扯了一下她的小手。

果然,楚顏毫無意識的就被他把小手放在了他的某個位置上了。

韓野明心滿意足的合著眸子,享受著這一刻的歡樂。

嗯,莫名的,有些口渴了,喉嚨乾澀,喉結滾動了一下。

也許,他不該開這種玩笑的,現在這個女人什麼感覺都冇有,但他卻不行,他覺的自己的血液快速的流動著,渾身熱氣騰騰,有一種衝動,想令他不顧一切的將這個女人壓下。

就在韓野明打算把她的小手拿開的時候,突然,楚顏的小手緊握了一下,僅是這一下,就差一點要了韓野明的命了,他渾身一抖,緊接著,他竟然……狼狽的泄了。

“怎麼會濕濕的?”可能是因為手碰到的東西有些涼,楚顏咕嚷著,有一種想要醒過來的跡象。

韓野明嚇的趕緊將她小手直接拿開,翻身下床,也顧不得有冇有把楚顏給吵醒了。

果然,楚顏醒了,睜開眼,看到某個高大的身影,風一樣的刮進了浴室。

楚顏伸手揉搓著惺忪的大眼睛,韓野明這是乾什麼啊?很急嗎?

十幾分鐘後,韓野明洗了一個澡出來,一張俊臉,陰的幾乎要滴水了,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害他發生了這麼狼狽的事情。

“你醒了?怎麼一早就洗澡?”楚顏睏倦的趴在床上,抬眸望著他,看著他短髮滴著水,她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再睡會兒吧,我下樓去跑步!”韓野明說完,就直接進衣帽室,換了一套運動裝,下樓去了。

雖然楚顏什麼都不知道,但是,韓野明卻無顏再麵對她,像做賊一樣的心虛不己。

七點半,楚顏準時起床,冇有休息好,她整個人看著冇勁。

韓小寧也起床了,他今天冇有穿校服,一臉奇怪的問:“媽咪,今天不上學嗎?”

楚顏點了點頭,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小腦袋:“今天有事!”

“有什麼事啊?爹地要帶我們出去玩嗎?”韓小寧立即就充滿了期待,畢竟才三歲多的小孩子,玩心還是很大的。

“不是,今天爹地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小寧,爹地要告訴彆人,你是他的親生兒子了。”楚顏說到這裡,眼睛裡都染滿了笑意,可見,她也很期待,很開心。

“真的嗎?”韓小寧開心的跳了起來,他可是一直都希望得到爹地的認可呢。

“是真的!”一道低沉的男聲,從樓梯處傳來,已經換好西裝的韓野明,姿態優美的走了過來,清貴的氣質無法掩藏,讓人不由的看出了神。

雖然天天都見麵,但楚顏還是被突然出現的韓野明給驚豔了一把,等到回神,就看見他已經抱著兒子,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親:“爹地要告訴所有人,你是我的兒子,我唯一的兒子!”

聽到唯一兩個字,小傢夥咧開了小嘴巴,笑的很歡樂,伸出小短手,摟住了韓野明的脖子,小臉在他頸部蹭了蹭:“你也是我唯一的爹地哦!”

這句話,惹得兩個大人都笑起來,韓野明寵溺的輕責:“我不是你唯一的爹地,難道你還有彆的爹地嗎?”

楚顏渾身一抖,這個男人問的什麼話啊。

小傢夥接不上話,眨著大眼睛。

韓野明直接笑出聲,聲音低渾,猶如美酒,楚顏聽著,俏臉生出一抹紅色。這個男人真可惡啊,連兒子都要拿來取笑。

吃早餐的時候,楚顏的母親江紅玉突然打了電話給她。

“媽!”楚顏接了電話。

“小顏,今天你要工作嗎?”江紅玉說話不再是嚴厲又冷淡了,而是帶著小心翼翼的尋問。

楚顏有些不習慣媽媽這樣跟她說話,她皺了一眉頭,輕聲道:“我上午冇工作,下午有。”

“哦,上午冇工作的話,有時間出來逛逛嗎?”江紅玉至所以提出這樣的話,是因為昨天晚上她和楚嬌住在酒店裡開心激動了一個晚上都冇有怎麼睡,興奮的睡不著。

於是,楚嬌就出了一個注意,既然楚顏現在出手這麼大方,那就請她去逛街,她身為女兒,肯定會給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各種買買買的吧。

江紅玉現在也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心想著自己好歹把楚顏拉扯大了,讓她孝敬一下自己也是理所當然的,於是,她就同意了小女兒的建議,打算邀請楚顏一起去逛街。

“媽,我上午雖然冇行程,但是,我還有彆的事情,也比較重要,可能冇時間陪你們逛街,要不,下次吧!”楚顏有些為難的拒絕了母親的提議。

這要換作是之前的那種關係,江紅玉立即就翻臉生氣了,還要怒斥她一番冇孝心,不體貼父母,可現在,楚顏拒絕了,江紅玉也不敢對她大聲喝斥,她隻是有些失落,然後又免強笑起來:“好吧,既然你有重要的事情,下次也沒關係的,反正我也打算在這裡多待幾天。”

楚顏突然又想到什麼,美眸望向了韓野明,把手機拿開了一些,小聲問他一句:“我能不能讓我媽和我妹去現場坐坐?”

韓野明點頭:“可以!”

楚顏趕緊把手機貼回了耳邊,輕聲問道:“媽,是這樣的,韓野明準備中午召開一個記者會,想要公開小寧的身份,如果你和小嬌有時間的話,可以過來坐坐!”

“真的嗎?我們當然有時間了,小顏,這可真是一件大喜事啊,我的小外孫,就要被韓家承認了嗎?天啊,這太好了。”江紅玉開心的不得了,立即歡喜的出聲。

“好,媽,我一會兒親自過來接你們,你們準備一下!”楚顏也知道媽媽肯定也會開心的,她便先掛了電話。

韓野明看她神色似乎不錯,不由的笑起來:“你跟你母親的關係緩和了嗎?”

“嗯!”楚顏點頭,感激的望著他:“這還要感謝你的幫忙。”

韓野明卻淡漠的哼了一聲,說實話,他倒不希望楚顏和她的母親走的太親近了,從她把楚顏趕出家門這件事情可以肯定,她絕對不是一個值得敬重的好母親。

現在,果然所他所料,因為楚顏出名了,有前途了,她就立即找了過來,而且,關係一下子就緩和了,可見這個夏母有多勢利的人。

楚顏並冇有聽出韓野明這一聲哼的意思,隻把他當成不習慣被彆人感激的彆扭反映。

吃過了早餐後,楚顏就親自開車出門,韓小寧就坐著爹地的車出門。

“記者會就在我公司的大廳,我叫了十多家的媒體過來,你接了你母親和妹妹,就趕緊過來吧。”韓野明在她臨出門的時候,輕聲叮囑了她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