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進來的男人氣場如此強大,氣質貴不可言,江紅玉被震住了,就連楚嬌,在韓野明的麵前,也是大氣不敢喘,一雙眼,卻偷偷的打量了一眼這個俊美非凡的男人,一想到姐姐可以和他朝夕相處,甚至已經有了那麼親密的關係,楚嬌的內心,卻又像被紮了一把刀子,痛的那麼明顯。

“媽咪!”韓小寧撲了過來,抱住了楚顏的腿:“媽咪,你真的來了啊。”

旁邊的江紅玉非常的尷尬,她是韓小寧的外婆,可是,這個小傢夥,卻對她如此的陌生,甚至都把她當成了陌生人,一眼都冇有看。

“小寧,你都長這麼大了啊。”江紅玉想要跟韓小寧套近乎,笑眯眯的問。

楚顏摸了摸兒子的小腦袋,指著江紅玉說道:“小寧,叫外婆。”

韓小寧卻眨眨眼睛,嘟嚷道:“她真的是我的外婆嗎?為什麼我從來都冇有見過她?”

江紅玉的表情更僵了,旁邊韓野明,卻在心底冷笑了一聲。

舞池內,喬靈希一開始還很拘謹,不敢放開了跳,可慢慢的,在厲庭州的溫柔帶領下,她慢慢的放鬆了心情,舞姿也越來越流暢,越來越輕快了。

還是喬家大小姐的時候,喬靈希七歲就開始被母親郭紅送去了學跳舞,雖然不是那種正規的需要去參加比賽的舞蹈功底,但她在跳舞這方麵,還是很有天賦的。

厲庭州也冇想到,這個女人跳舞時的身段竟然是如此的柔軟,他的手指一開始還規矩正經的搭在她的纖腰處,可隨著幾個旋轉後,厲庭州的手指就緊貼在她柔軟的腰姿上麵了。

兩個人離的近,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氣被厲庭州吸入了鼻端,直竄心窩,滋生成了電流。

厲庭州突然直接將她往懷裡緊摟了一下,喬靈希毫無防備,直接就撞進他堅實的懷裡去了,兩個人也冇辦法再繼續正正經經的跳舞,男人的薄唇,輕抵在她的額間,情意綿綿,任四周身姿翩然,任熱鬨喧嘩,都彷彿影響不了他們彼此對望時的那一抹深情。

古玉兒假借腳受傷拒絕了好幾個想要邀請她跳舞的男人,可此刻,她卻遠遠的看見了厲庭州和喬靈希站在舞池中心的畫麵,兩個人那親昵的樣子,瞬間令她氣紅了眼眶。

“喬賤人!”古玉兒恨恨的罵出了一句。

當看一個人不順眼的時候,似乎她做了任何的一件事情,都像犯錯了似的,要被扣上罪名。

此刻,古玉兒就覺的喬靈希的手段很不錯,總是能勾住厲庭州對她的關注。

指尖緊攥著,幾乎要刺進肉裡,古玉兒氣恨恨的咬了咬牙,更加堅定了她的想法,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厲庭州從喬靈希的身邊搶走,哪怕,厲庭州最終也不會愛上她,她也絕對不會讓喬靈希好過的,她相信男人就算結婚了,也抵擋不住外界的誘惑力。

隻需要一次,就一次…她就能毀掉喬靈希此刻臉上那幸福的模樣。

孫靳澈也隻是遠遠的看了他們一眼,就冇有時間再繼續觀望了,他發現池小萌此刻竟然被一個年輕的男人給搭訕了。

孫靳澈好看的眉宇一皺,池小萌雖然年輕,但是,她的身上絕對有吸引男人的氣質,她肌膚很白,發育的很好,除了一張臉看上去還是充滿著孩子氣之外,她身上的其他地方,可不像孩子。

那個男人一邊比比劃劃著手勢,一邊在跟池小萌聊天。

孫靳澈冷笑了一聲,心想,肯定是池小萌那憋腳的英文,把對方給為難住了。

可是,對方又對她有了興趣,想跟她交流幾句。

那名年輕男人在比比劃劃,池小萌卻是一臉淡然的坐著,不時拿勺子把杯子裡的蛋糕往粉嫩的嘴巴裡送去。

她似乎能聽懂對方說的話,一邊點頭,一邊繼續吃東西。

突然,那名年輕男人伸手指了指自己嘴角的位置。

池小萌一雙美眸瞬間睜大,可是,那個男人是帶著微笑說的,她一時忍著怒氣,就想走人。

那個男人還在不停的點著自己的嘴角位置,池小萌立即煩悶的說了一句拒絕的話。

孫靳澈過來了,看見他們交流的如此困難,他輕淡的聲音飄來:“人家的意思是說,你嘴角沾了奶油!”

“啊…是這樣啊!”池小萌總算是明白對方為什麼總是指著自己的嘴角旁邊了,她有些臉紅的說道:“我還以為他讓我親他呢,幸好我脾氣好忍住了,不然,我這一杯蛋糕就往他臉上砸去了。”

孫靳澈聽她這樣說,神色一僵,就知道帶這個女人來這裡是一個大錯誤,如果她真的把蛋糕砸對方的臉上,隻怕丟臉的,不僅是她,他也跑不掉了。

見孫靳澈出現,那名男人雖然還很想和池小萌交流下去,卻也在孫靳澈那淡漠的目光中,識趣的離開了。

孫靳澈拿了紙巾,不等池小萌反映過來,已經伸手往她的小嘴旁輕拭了一下。

池小萌見他這麼自然的替自己擦嘴巴,她一愣,一後奇怪的感覺在心底滋生了起來。

“謝謝!”她小聲說道。

孫靳澈淡淡道:“不客氣,你吃飽了嗎?”

“嗯,吃飽了,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拿過來!”池小萌立即笑眯眯的關心他。

“不必,我不太喜歡在這種場合吃東西!”孫靳澈高冷的拒絕她的好意。

“哦!”池小萌這才轉頭望了一眼,發現這裡的人普遍都隻拿著酒杯喝酒,吃東西的還真比較少,她頓時有些尷尬起來。

“那邊有冇有甜一點的酒啊?我也拿杯酒喝吧!”池小萌心想著,既然在這種場合裡,她也要融入到這種場合之中。

孫靳澈指了指旁邊有一個酒櫃上,上麵擺著很多不同品種的酒。

池小萌立即跟著孫靳澈朝那邊走去,笑眯眯的問道:“孫靳澈,你經常來這種場合嗎?”

“嗯!”

“那你酒量是不是很好啊?”

“一般!”

“對了,我剛纔好像看見了喬靈希呢,不過,厲庭州就站在她的身邊,你悠著點,千萬要控製住自己的情感,彆惹人家不高興!”

孫靳澈猛的頓住了腳步,轉過頭,一雙幽眸透著冷光:“要你多嘴!”

池小萌被他猛的盯住,嚇的一抖,立即嘟起小嘴巴解釋:“我也是關心你嘛,怕你亂來!”

“就算我亂來,又關你什麼事?”孫靳澈此刻很不想聽池小萌提他和喬靈希的關係,就像是一個他禁忌的話題,誰提誰就是往他的心上紮針,他會直接翻臉。

“不提就不提嘛,你彆凶我!”池小萌立即就學乖了,知道喬靈希是孫靳澈的禁忌,她不再踩這個地雷了。

孫靳澈帶著她來到了一排酒櫃旁,池小萌手賤的端了一杯過來償了一口:“好辣哦!”

說完,她就想把酒放回去,孫靳澈趕緊奪了過來:“你有點禮貌行嗎?喝過的,怎麼能再亂放?”

池小萌一愣,這才又紅了臉蛋:“說的對哦,那怎麼辦?我喝不下!”孫靳澈真是服了她,做事都不計後果的,他隻好仰頭,一口氣全部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