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任何的場合,我都會帶你去,隻要你喜歡!”

厲庭州也是第一次帶女伴來這種宴會,身邊有一個小女人倍伴著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由其是這個女人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還那麼的惹他心動,恨不得將她拽回酒店裡去,用唇封住她那優美的嘴角,不讓她對著彆人笑的如此清甜嫵媚。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我記住這句話了。”喬靈希立既開心了起來。

厲庭州停下了腳步,喬靈希被他摟著,也跟著停下。

“靈希,你今晚很美,知道嗎?”厲庭州伸手,勾挑起了她的下巴,薄唇強勢的封住了她柔嫩的唇片。

喬靈希來不及反映過來,就感覺到男人吻的深沉而強勢,她呼吸一亂,小手本能的就揪緊了他的衣襟,生怕自己腿軟會摔倒在沙子裡。

男人當然不會讓她摔下去,大掌也有力的托在她的腰跡,不讓她有片刻退離。

這片沙灘,地處在七星級大酒店的後花園裡,這裡人很少,此刻,四周那柔和的路燈,讓氣氛顯的迷離又浪漫。

這個吻,彷彿來的恰到好處,喬靈希心緒翻湧的厲害,有一種想要將自己融入到他的懷裡去似的,一向被動的她,難得的主動了一次,伸出了小舌…

厲庭州被她這個動作惹到健軀一震,心底升起一抹喜色,自然是更加熱情如火。

幾秒後,厲庭州退開一步,看到她緋紅如酒般的小臉,暈著迷人的羞赧。

“靈希…”男人嗓音暗啞之極。

“嗯!”喬靈希的呼吸已亂,大腦也空白了起來,隻憑著僅存在意識去應他。

“我想要你!”厲庭州終於說出了那句話,這一句在他心底翻滾了很多次,可每一次想說的時候,不是氣氛不對,就是時機不對,可此刻,他真的不想再忍了,他怕自己要憋出內傷來。

喬靈希的意識被強行的扯了回來,一雙美眸不可置信的睜大,眨了眨。

“我…我不方便!”喬靈希俏臉更羞的通紅,尷尬之極。

“我知道!”厲庭州也強壓住了內心的那一份難受感,保持著他的冷靜:“等這一次過後,我們在一起好嗎?”

喬靈希也知道時機已經很合適了,她不應該再這樣去折磨這個男人,每一個晚上相擁入眠,她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之前,她是儘量去忽略掉,但是,此刻,他嗓音裡透著的那一份強烈渴求,讓她再難忽視。

“好!”喬靈希嬌羞的低著頭,聲音像蚊子似的響起。

四周有海浪聲,可厲庭州卻還是聽見了,薄唇勾起了滿意的笑意:“真的?這一次,不後悔了?”

喬靈希想到上次自己的反映,她噗哧一聲笑起來,看樣子,厲庭州還是很怨唸的吧。

“嗯,不了,我保證不會了!”喬靈希也不想再騙他,因為,她也是真的對這個男人動心了,愛情都是相互作用的,在剛纔如火般熱烈相吻的時刻,不僅僅厲庭州有了那種強烈的渴望,喬靈希也有,隻是,她不會像男人這麼直接的表白出來,羞於藏匿在心底,不敢亂說。

“好,我們回酒店吧,明天我還要早起!”厲庭州總算是開心了,長臂一摟,將她再一次的納入懷中,兩個人踏著乾淨的夜色小道,朝著酒店的大廳走去。

在大廳內,卻突然撞見了同樣這麼晚纔回來的孫靳澈和池小萌兩個人。

“你們…一起吃晚飯了?”厲庭州本不是八卦的人,可莫名的,看著好友那一臉彆扭的表情,忍不住的打趣他。

池小萌卻甜甜的開口喊道:“厲大哥,你們去海邊浪漫了嗎?”

喬靈希看著這個笑容可掬的女孩子,莫名的有份親近感。

“累了,我先上去休息!”孫靳澈可不想跟厲庭州多交流,由其是他的身邊還站著喬靈希。

雖然他已經放下了那份爭奪的心事,可是,並不代表他還要被他們的狗狼狠狠的拍一臉。

“厲大哥,我們先走一步嘍!”

池小萌趕緊跟在孫靳澈的身後,朝厲庭州二人揮揮小手。

厲庭州和喬靈希對望一眼,彷彿都看出了一點什麼貓膩。

電梯裡,孫靳澈的俊臉黑沉一片,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池小萌也感覺到了他渾身散發出來的這種冷漠氣質,不過,她並不害怕,反而笑眯眯的問他:“你是不是生氣了?”

“冇有!”某人冷著語氣回答。

“冇有纔怪呢?你要是這麼不甘心,你去搶啊!”池小萌孩子氣的說道。

孫靳澈卻冷哼一聲,他已經冇有勇氣去搶朋友的妻子了。

孫靳澈的俊臉依舊陰沉的彷彿要滴水,池小萌的話,令他眼眸一沉,語氣瞬間冷洌無溫:“我跟你什麼關係,你那麼關心我乾什麼?”

池小萌:“…”

是啊,她剛纔為什麼要那麼激動的慫恿他去搶厲庭州的女人啊?她一定是腦子進水了吧。

“呃…咳,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關心你一下!”池小萌漂亮的大眼睛胡亂的閃動著,語無倫次的想解釋什麼,可卻發現,越描越黑。

“我不需要你的關心!”電梯到達孫靳澈所在的樓層,門一開,高大的身影不留一絲餘溫,沉步邁了出去。

池小萌感覺自己真的關心則亂了,她懊惱的咬了咬唇片。

果然不能多管閒事啊,明明是一片好意,可卻被當成歹心,唉,池小萌決定不再去管孫靳澈的私事了。

厲庭州和喬靈希也乘著電梯上了樓,此刻,已經快十點了,厲庭州明天還有重要的會議要參加,所以,喬靈希洗了澡後,就冇有去打擾他,厲庭州也在為明天的會議做準備。

十二點多,喬靈希已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摟自己的腰,大掌強勢而溫暖,她也習慣性的側過身去,溫暖的臉蛋貼在了男人滾燙的胸膛上。

厲庭州看著她像小貓似的,蹭了蹭又繼續睡了過去,薄唇勾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厲庭州和孫靳澈都去參加金融峰會去了,喬靈希一個人待在酒店裡,也冇有閒著,正通過電腦,正在跟自己的幾個得力乾將視頻通話,瞭解公司的最新動向。

突然,手機響了!

喬靈希以為是兩個孩子給她打來的電話,趕緊拿起來看了一眼。

卻是媽媽郭紅的來電。

喬靈希貼到耳邊:“喂!”

“靈希,在哪,晚上回家吃個飯吧,我介紹你認識一個人!”郭紅心情似乎格外的好,想必又遇到有緣人了。

喬靈希已經不去管束媽媽的交際關係了,聽到她這話,她隻是笑笑:“媽,我現在陪厲庭州在國外,等我回國再說吧,你這次又遇到個什麼樣的男朋友了啊?”

“還是你最瞭解我了,你一定要相信你媽媽的眼光,對方可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哦,比我小五歲,我現在玩的是姐弟戀。”郭紅笑眯眯的說道,語氣中難掩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