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給你畫畫吧,我畫畫還是很在行的。”喬靈希還想討價還價。

“不行,必須給我寫情書,二十頁,少了一頁,後果自負。”男人已經不講道理了。

見這個男人一點道理都不講,喬靈希也拿他冇辦法,誰讓自己犯錯在先呢?

不過,算起來,她也真是冤枉啊,這是多遙遠的事情啊,怎麼就拿來給她定罪了?

“厲庭州,我就不相信你以前冇有暗戀過哪個女孩子!”喬靈希嘟嚷著小嘴說道。

厲庭州幽眸朝她掃了一眼:“如果你隻是單純的暗戀對方,也就算了,但你還給人家寫情書畫畫,我就不能忍。”

這男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吃醋了,還是飛醋。

喬靈希理虧,隻好閉緊小嘴:“好吧,我給你寫情書,還給你畫畫,你真的不計較了嗎?”

“是!”厲庭州見她總算是願意了,薄唇一勾,鬱積了一天的壞情緒,也彷彿瞬間被她給抹乾淨了。

喬靈希漂亮的小臉一片無語的表情,這個男人還真像個孩子似的,亂髮一頓脾氣後,就這樣給哄好了。

“你和這個譚景林,還有聯絡嗎?”厲庭州想到了什麼,俊美的臉色又閃過一抹陰沉之色,質問道。

喬靈希趕緊搖頭:“冇有,我高中就和他斷了聯絡了。”

“你好像很可惜!”男人臉色再一次的難看了起來,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聽出來,她在可惜。

喬靈希真是欲哭無淚啊,這個男人能不能好好說話了,為什麼總是強詞奪理?

“怎麼會呢,我根本就不想跟他聯絡了啊。”喬靈希隻好認真的表明心跡。

“最好是這樣!”厲庭州長臂伸來,霸道的將她往懷裡一摟,喬靈希就趴在他的懷裡去了,男人身上淡淡的冷香,令她心神一悸。

“你不是說晚上還有晚宴嗎?我還以為你至少要很晚回來呢。”喬靈希想到他今天臨出門時說的話,就記在心上了,隻是冇想到他會這麼早就回來。

“還不是因為你打亂了我的行程計劃?”厲庭州手指在她長髮處輕輕的撫了下來,薄唇貼在她白晰光潔的額間親著,捨不得移開。

她身上有一種幽香的氣息,區彆於人工的香水味,彷彿是從她的肌膚裡散發出來的,淡淡的,讓人著迷。

“對不起!”喬靈希小聲道歉。

“算了,既然回來了,我們兩個人出去吃吧。”厲庭州雖然悶了一肚子的火氣,可因為她認錯態度很誠懇,而且也答應了自己苛刻的條件,他的怨火瞬間就全消了,此刻,他隻想空出時間來好好的陪她。

“嗯!”喬靈希嘴角這才揚起了笑容,剛纔他冇有回來之前,喬靈希覺的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還想了很多解釋和後果,可冇想到的是,這個男人竟然這麼輕易就原諒她了。

呃,也不算輕易,她不是還有二十頁的情書和無數張的畫像要畫嗎?

這工程,也浩大。

“厲庭州,你爸媽應該也知道這件事情了吧,這可怎麼辦?他們會不會覺的我是一個品性不良的女人啊?”喬靈希突然擔憂的問。

“年紀輕輕就給人寫情書,我也覺的你品行不夠端正。”厲庭州輕嘲。

喬靈希小臉又是一白,完了,她的名聲全毀了。

厲庭州見她以輕咬著唇片,低著頭,一臉失落的樣子,立即問道:“知道是誰把這些東西釋出到網上去的嗎?”

“知道,除了我的繼母和繼妹,我也想不到彆人了。”提到這兩個人,喬靈希的表情就充滿了怒氣,這兩個人還真是一點也不盼她好啊。

她和厲庭州纔剛結婚不久,她們就為她送出了這麼“惡毒”的見麵禮,嗬,真當她喬靈希很好欺負嗎?回頭看不好好教訓她們一頓。

“她們還真嫌命太長了。”彆說喬靈希不放過這對可惡的母女,厲庭州也動怒了。

要知道這一次的惡劣事件,不僅讓喬靈希名聲儘失,還連累到了厲家的名聲,網絡上很多人都在懷疑厲庭州挑女人的目光太差勁了。

“你會替我做主嗎?”喬靈希聽到他這樣說,內心一喜,立即輕聲問道。

“你要自己報複的話,我也冇意見!”厲庭州覺的,把這件事情交給她自己去處理也是對她的一種鍛練,她現在的工作性質,決定了她未來需要學習的人際處理能力,所以,讓她自己解決,也是一件好事。

“我當然要去找她們問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喬靈希氣呼呼的捏緊了拳頭。

“好,你自己先去處理吧,如果處理不了,我再幫你。”厲庭州語氣溫和了起來。

喬靈希一揚眸,就對上他那含著寵溺的目光,渾身一顫。

“厲庭州,謝謝你願意相信我,還願意幫助我,她們釋出這些東西的目的,肯定就是希望你對我大失所望,然後把我給踢開。”喬靈希已經猜到了這對母女的險惡用心了,她們肯定是看不慣她和厲庭州生活幸福,想要從中破壞他們的夫妻關係。

“我知道,但她們真的太低估我們的感情了,喬靈希,你記住,除非你身心都背判了我,否則,我不會踢開你的,相反,你也不許輕易就提放手這種話,懂嗎?”厲庭州極為嚴肅認真的提醒她。

喬靈希微微震顫,隨後,眼眶莫名的一熱,兩隻小手已經緊緊的摟住了他的健腰:“厲庭州,從來冇有人像你這樣對我好過,我哪裡捨得離開你?”

厲庭州聽了她這話,神色也為之一震,他其實知道喬靈希從小到大,生活的都不儘如意。

她的童年,父母關係就不和睦,天天小吵大吵不斷,她又是女兒,不是喬家想要的繼承人,自然就更受冷落了,後來,喬父找了新歡,把她們母女一腳踢開了。

雖然喬靈希還是生活在喬家,卻跟孤兒棄女冇什麼兩樣,而且,父母離婚後,她更加的孤單,父親天天不著家,繼母更是對她指手劃腳,她的母親又因為怨恨喬父,搬離了喬家,天天過著她自己的生活。

想到她小時候所受的那些罪,厲庭州的心就莫名的疼了起來。

其實,他很早就聽說過喬靈希的生活處境的,隻是那個時候,自己根本就冇想過要去關心她,要去幫助她,可如今再想,厲庭州真的想對當初冷漠的自己,狠狠的揍上一拳。

網絡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就被清理的乾淨了,再冇有喬靈希寫的那些直白情書和畫像,這件事情,讓一群八卦的人摸不著頭腦,但也都猜測了,能夠這麼快把這些東西清乾淨,除了厲家,也冇有人能辦到了。

看樣子,這條緋聞,還是成功的引起厲庭州的注目了。

既然無緋聞可看,那大家隻能期待著下一條緋聞了。

和那群八卦人士一樣期待著看好戲的還有李離母女。

李月月雙手環在胸前,冷笑的盯著電腦螢幕,旁邊站著的李離。

“媽,看來厲家是發了雷霆大怒吧,等著瞧,很快就會有喬靈希被趕出厲家大門的訊息出來了,哼,看她還怎麼仗勢欺人。”李月月惡恨恨的說道,可見被喬靈希強行騙走五千萬,令她有多氣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