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離卻冇有女兒那麼天真,她臉色陰睛不定:“厲家真的會因為她高中給彆的男生寫情書就把她趕出來嗎?我們會不會想的太簡單了?”

“媽,你還不瞭解豪門嗎?他們最看重的是什麼?就是名聲啊,喬靈希寫情書給彆的男生,這還不夠丟臉啊,你也看到那些評論了,不僅丟了厲家的臉麵,就連那個討厭的老女人,也被一併扯進來了,大家都說她教育失望,也是,一個天天換男朋友的母親,能教出什麼樣的女兒啊。”李月月卻是自信十足,堅信喬靈希肯定會被厲家嫌棄的。

李離也恨透了喬靈希,她拿走她五千萬的私人存款,導致她現在和女兒的經濟都要陷入困難了,恨不能看到她淒慘的下場。

“希望厲家真的把她趕出來。”李離隻能這樣禱導了。

就在母女二人得意洋洋的等著看結果時,聽到了門被人雷的碰碰作響。

“誰啊?吵死了!”母女二人臉色大變,李月月氣死了,立即轉身外跑去。

當母女二人打開門的時候,迎麵就潑來一臉的東西,黑漆漆的,氣味難聞嗆鼻,竟然是一桶油漆,母女二人毫無防備,都遭怏了,從頭到臉,漆黑一片,隻有兩雙眼睛還能動,全身都是僵硬的。

“郭紅,你個潑婦,你要乾什麼?”李離一看到提著桶的女人,瞬間氣到渾身發抖,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你有病吧,你乾什麼往我們身上潑油漆。”

郭紅也是一臉的怒火,氣恨冷笑:“為什麼,你們做了什麼陰險惡毒的事情,你們心裡冇底嗎?我可警告你們,今天是潑油漆,明天我就來潑硫酸,彆以為我們母女好欺負。”

李離母女此刻氣到發抖,如果她們手裡有刀子,隻怕早就捅過去了吧。

以前一直都是李離力壓郭紅,冇想到,如今局麵大轉,郭紅竟然反敗為勝,朝她母女潑油漆了,這簡直是她們做夢也想不到的。

“你敢,你要是毀了我們母女的容,你也休想好過!”李離看著愛女從頭到腳都是黑的,氣的要跟郭紅拚老命了。

就在這個時候,郭紅身後的跑車上麵,走下來一個渾身肌肉發達的男人,下一秒,那個男人就把郭紅攬到懷裡來。

李離原本是想拚命的架勢,在看見對方有一個這麼粗實的男人幫助後,這個想法轉瞬即逝了,立即氣憤罵道:“你有病就去醫院看,彆來找我們的晦氣!”

李離不想再和郭紅杠下去,識時務的罵罵咧咧把門給關上。

“媽,我是不是毀容啦?”旁邊李月月從小到大,哪裡受到過這樣的委屈,嚇的她整個人都僵掉了,嚶嚶的哭了個不停。

“冇事,就是油漆,我們趕緊回家洗掉。”李離也心疼女兒,一邊安慰她,一邊痛罵著外麵的郭紅。

郭紅洋洋得意的提著油漆桶,轉身就和自己的小男友上了車離開。

隻是,郭紅並冇有想到,剛纔她潑油漆的畫麵,竟然會被緊隨在她身後的一名記者給拍下來了。

這名記者原本是蹲在豪車門外想拍明星的,可冇想到,等來了郭紅。

郭紅的照片在網絡上被人扒出來了,她本身長的很漂亮,氣質也不錯,小記者一眼就認出了她,然後就一路緊緊跟隨著她。

原本隻想拍她和小男友的恩愛事蹟的,可冇想到,竟然拍下瞭如此驚心動魄的事情。

所以,當郭紅帶著他的小男友開著跑車離開後不久,網絡上又出現了一個令人熱議的話題。

這是一段視頻,視頻裡的主角正是郭紅和李離母女。

不過,此刻李離母女完全就看不出真正的麵容隻有兩個人從頭黑到腳的樣子,看著好像很是可憐的樣子。

當然,可憐的一方,自然就會博取到大眾的同情,於是,郭紅這潑油漆的舉動,自然就變成大家譴責的對象了。

國外已經是第三天了,大清晨,厲庭州就去了參加會議,而喬靈希則歪著腦袋,拿著一隻筆,正在想著要怎麼給厲庭州寫情書。

腦子完全是一片空白的,以前的文采和靈感,現在都跑光了。

所以,她真的是一句飽含情意的話都寫不出來,於是,乾脆改畫他的肖像。

幸好畫畫是喬靈希最拿手的,她憑藉著記憶中厲庭州的樣子,很快的就畫出了一個最初的模型。

旁邊的手機,突然就響了,喬靈希驚一跳,趕緊拿過來看了一眼,是好友程星星打來的。

喬靈希趕緊接聽:“星星!”

“靈希,你媽出事了!”程星星又是第一時間看到了那條視頻,但此刻,下麵已經有一長竄的人都在罵郭紅的行為很過份了。

“我媽又怎麼了?”喬靈希聽了,心都涼了半截,怎麼這幾天總也不太平呢?

“你媽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提了一桶的油漆,跑去潑了李離母女,被人拍攝到了,現在網絡上好多人都在罵你媽的行為過份呢。”

“什麼?”喬靈希扶額,媽媽肯定是替她報仇去了,可是,冇想到竟然會被人拍到,又傳到網上去了,這些記者還真有預知能力啊,這個也能拍個正著。

喬靈希讓程星星發來了那個視頻,拍這個視頻的人應該躲的比較遠,所以,隻看到了媽媽朝對方潑了油膝,卻並冇有聽見她們互換對罵的聲音,但看得出來,媽媽的情緒也很激動,李離母女更是狼狽不堪。

喬靈希看著這一幕,備感揪心,她知道媽媽是替自己鳴不平的,所以,此刻看到媽媽被一群人追著罵,各種難聽的話都有,她一時複雜難受,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而此刻,喬靈希的手機又響了,她看了一眼,內心驚了一跳。

竟然是楚敏打來的電話。

完了!

喬靈希硬著頭皮,接了電話。

不等她開口,楚敏的聲音已經充斥著怒氣傳了過來:“靈希,你母親的行為實在過份了吧,她怎麼可以拿油漆去潑彆人呢?你知道這影響有多惡劣嗎?她可是孩子們的外婆,自己不豎立好的榜樣,萬一教壞了孩子怎麼辦?”

麵對著婆婆這又氣又怒的質問,喬靈希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對不起,我媽也是一時心急想要替我報仇,纔會衝動做了這種事情的。”喬靈希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媽媽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