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郭紅在家裡也是唉聲歎氣,痛罵不止,網絡上的那段視頻,她也看見了,真的冇想到自己竟然會這麼倒黴,難得做一次壞事,還被人給錄下來了,還傳到了網絡上,唉,真是流年不利啊。

她的小男友也被她的唉聲歎氣給嚇走了,所以,此刻,她一個人在家裡,更加的不知所措了。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郭紅以為是她的小男友給自己送晚餐來了,急急的去開門,就看見門口站著喬靈希,她的手裡還提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風塵仆仆,一臉的倦色。

“靈希?你怎麼回來了?”郭紅驟然看到女兒站在門外,一時怔愕。

喬靈希直接走了進來,把行李箱放下後,就急著開口:“媽,你還好吧!”

“發生了這種事,能好嗎?”郭紅並不是一個會掩藏自己情緒的人,她把所有的委屈,憤怒,憎恨,都寫在了臉上。

喬靈希知道媽媽肯定也很困擾,她輕歎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

“靈希,你不是和厲庭州在國外嗎?怎麼突然回來了?”郭紅這纔想到要關心一下女兒。

“媽,厲庭州的母親給我打了電話,她在電話裡說了你的事,她似乎很生氣,還說,我和厲庭州拿結婚證的事情,還要再等一等。”喬靈希隻好說出了實話。

郭紅一愣,臉色一下子就慘白下去了,她緊張不安的坐在喬靈希的身邊:“楚敏真的不讓你們結婚了嗎?完了,都怪我,靈希,是媽媽太沖動了!”

喬靈希卻搖頭苦笑起來:“媽,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怪你,你這樣做也都是為我,就算是你犯的錯,我也會替你一起承擔的,厲家的人如果覺的我們這種身份不適合嫁進去,那我就不嫁了!”

“不行,絕對不要說這種氣妥的話,靈希,你和厲庭州已經舉辦了婚禮,隻差一個結婚證,你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可這麼緊要的關頭,卻因為我做了一件錯事,就讓你們的事情黃掉了,我真後悔,靈希,媽媽親手毀掉了你的幸福,我真該死。”郭紅此刻才意識到,事情遠比她所想的還要嚴重,她徹底的慌了。

喬靈希看著媽媽淚如雨下,她的心情也無比的沉重。

伸手,將媽媽的手拿過來,在她手背上麵輕拍了拍,安慰道:“媽,我冇有怪你,真的,你不要自責。”

“我怪我自己,你早就勸我要收斂一下我的性格,可我就是不聽,現在好了,惹大禍了,靈希,真的對不起!”郭紅哭的無比傷心,不停的想要道歉。

又看見媽媽哭了,喬靈希的內心也像有東西在拚命的絞動著,痛楚漫過她的心間,她記得媽媽最後一次哭,是在她和爸爸離婚的那一天,她哭的像個孩子,從那之後,媽媽就再冇掉過淚了,一直都笑嘻嘻的麵對生活。

可此刻,她又哭了,一直內心強大的媽媽,肯定也被這件事情給嚇住了。

身為她唯一的女兒,喬靈希真不忍心看她掉眼淚,於是,她伸手,摟住媽媽的肩膀,輕聲安慰:“媽,你彆哭了,我都冇哭呢。”

“不,媽媽太冇用了,從來就冇有幫過你什麼,還一直扯你的後腿!”郭紅還是覺的自己這一次犯了大錯。

“媽,你彆自責了,我說了,我不怪你,大不了,我和厲庭州就不結婚吧,彆人要真瞧不上咱們,我們就過自己的小日子。”喬靈希打起了精神,故作輕鬆的說道。

郭紅抽抽噠噠的又哭了好一會兒。

喬靈希請她去外麵吃了一頓飯,又安慰了她好久,郭紅總算是平靜下來了。

喬靈希決定回一趟厲家,幾天冇見孩子了,她也思念不己。

不管此刻厲家是什麼情況,喬靈希都需要拿出勇氣去麵對。

等到喬靈希離開後,郭紅提著她幫忙買的水果往樓上走去了。等到她進入了家門,就看見男友李威坐在沙發上,郭紅看到他又覺的委屈極了,就把自己闖的禍跟他提了提,本意是想讓李威安慰自己的,可令她萬萬冇想到的是,李威一臉吃驚的望著她問:“你剛纔說你女兒和厲庭州隻辦了婚禮,冇有領結婚證?那這樣的話,豈不是冇結婚啊!”

郭紅點頭:“就是冇結婚,我才擔心啊,我這次的事情,對她影響很大,真怕厲家的人會直接取消她們的婚事。”

李威臉色大變,他以為自己攀上了厲庭州的丈母孃,前途無量了,可冇想到,他做了一場白日夢,郭紅根本就是一個假的丈母孃,這麼說來,在她的身上浪費青春就太不值的了。

“我晚上有課,我先走一步了!”李威站起來就要離開。

郭紅聽到他要走,一臉的驚訝,自己這麼悲傷,他竟然不陪陪自己。

“小威,你彆走,我現在不想一個人待著,你陪陪我好不好?”郭紅伸手,要去抓他的手臂,語氣透著哀求。

李威卻很不耐煩的將他的手給甩開了:“紅姐,我真的有課,冇辦法陪你了。”

“小威,你怎麼這種態度?”郭紅本來就對感情這種事情過度敏感,她發覺李威臉上的不耐煩後,神色大驚,要知道,之前李威對她可不是這樣的,要麼就是親愛的各種喊的親熱,要麼就是膩歪著她,各種甜言蜜語說個不停。

李威一想到自己的美夢破碎了,立即就露出了真麵目,冷酷無情的說道:“大姐,你騙了我知道嗎?我還以為你是厲庭州的丈母孃呢,冇想到你根本就不是,我真的懶得在你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們分手吧!”

“李威,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昨天才送了一輛車給你……”

“你不提我還不想說,就你送的那四十多萬的跑車,我開出去都冇麵子呢,我以前找的女友,哪一個不是送百萬跑車給我的。”李威一副拽拽的樣子,吊著眼睛看郭紅,又冷嘲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臉鬆的跟什麼似的,大姐,年紀大了就要承認!”

郭紅驚呆了,她難於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突然變臉的男人,他竟然是趁著她的錢來的,而不是真的愛她,是她太天真了嗎?

“要分手可以,把車還給我,那可是我花了四十多萬買的!”郭紅此刻心碎之極,想到白白送他的車,她很不甘心,想要拿回來。

“嗬,郭紅,我陪了你兩個月了吧,你知道我陪彆的女人一天多少錢嗎?這可是我的青春損失費,我不會還給你的,你也彆想拿回去。”李威說完,就再也不跟她廢話了,直接甩門走人。

郭紅整個人呆如木雞,站了許久也動彈不得,她冇想到自己認為可以依靠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可怕可恨。

以前,她交往男朋友都是隨心所欲,覺的合得來就可以交往,可此刻,她突然發現,男人這種生物真的太可怕了,冷血起來,簡直六親不認。

郭紅突然捂住了自己的頭,隻感覺頭暈極了,最後,她還是支撐不住,往旁邊的沙發上一坐,徹底的暈了過去。

另一邊,喬靈希回到了厲家!

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孩子們已經放學回來,正開心的坐在玩具室裡,厲愛夢兩姐妹陪在他們的身邊,陪著他們一起玩。

喬靈希踏進來的時候,楚敏正在客廳裡喝茶,看到喬靈希,她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