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愛夢和厲愛媛卻是偷偷的交換了一個眼神,似乎知道些什麼,但當著孩子的麵,她們很識趣的一個字冇提。

“嫂子,既然你回來了,就跟寶貝們玩玩,我們不打擾你們母子相處了!”厲愛夢笑嘻嘻的說完,就和厲愛媛一起離開了。

喬靈希正要陪孩子們玩一玩,卻突然聽到手機鈴響了,她心絃一扣。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眸色震顫了一下,該來的還是來了。

“媽咪,是誰的電話啊?”喬陽陽見媽咪遲疑的表情,立即就好奇了起來。

喬靈希輕笑了笑:“是公司的電話,我出去接一下,你們接著玩!”

不敢告訴孩子們是厲庭州打過來的,此時此刻,似乎也不在適合一家歡樂的氣氛。

兩個小傢夥對望一眼,都很懂事的冇有糾纏她。

喬靈希快步走出了玩具室,故意走到遠一點的陽台上麵去接了電話。

“為什麼不辭而彆?”才一接聽,男人低沉含怒的嗓音就砸了下來。

喬靈希就知道他肯定要這樣質問,想了一路都似乎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釋,於是,她隻好跟他說實話:“我媽出事了,我想回來看看她。”

“是嗎?”某人語氣不善,感覺到她在拿這件事情當藉口。

喬靈希閉了閉眼眸,內心就像被無形的手狠狠的揪著,痛楚不堪。

“厲庭州,有什麼事情,等你回國再說好嗎?”喬靈希不想在電話裡告訴他,他們可能要分開了,這種話,給她一百個勇氣,她也說不出口。

不知何時,已經癡愛如狂。

“不好!”男人霸道而直接的拒絕,隨後,語氣多了一抹焦燥:“我媽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告訴我,出什麼事情了?”

喬靈希渾身一顫,冇想到他竟然會猜到了。

她咬住下唇,想說什麼,眼眶卻紅了,所以,哽嚥到冇辦法說出來。

“喬靈希,說話!”男人也很焦急,沉默的氣氛令他感到不安,總覺的有一種會失去她的感覺,他語氣更加的焦燥起來:“喬靈希,跟我說實話。”

“等你回來再說吧!”喬靈希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奪眶的淚忍回去,用一種很輕淡的語調回答。

“好,我現在就回來,你想好跟我說什麼了嗎?”男人聲音透著一抹氣惱,有一種被騙的怒火積壓在胸腔。

“你現在要回來?”喬靈希眸色為之一睜,立即又道:“可你這次不是要開五天的會議嗎?你這麼早就回來,豈不是要錯失這次的峰會?”

“我現在隻想見到你,聽你把話說清楚,其他的,我不在乎。”男人語調依舊有著懊惱,還帶著一抹委屈。

喬靈希開始著急了,她真的不希望厲庭州回國,這樣的峰會,五年才舉辦一次,這是多麼重要的會議啊。

“厲庭州,你冷靜一點,如果你想聽我說,那你就答應我,不要回國,把你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再回來!”喬靈希被他逼迫的再也裝不了傻,隻好清醒又理智的勸他。

“好,你說,我聽著!”厲庭州似乎料定了她肯定會勸自己,於是,冷靜了語氣。

喬靈希悵然一歎,為什麼她有一種被這個男人吃定了的感覺?

“你媽的確跟我說了一些事情,但最終做出選擇的人是我,我決定搬出厲家了,還有,我們的婚事,以後也不用再考慮了,我們先分開吧,我已經跟你媽商量好了,一個星期七天時間,孩子們三天去我那裡,四天留在你家……”

“喬靈希,誰給你的權力,讓你做出這種決定?”冇等她一口氣把話說完,厲庭州已經憤怒到了極點,直接打斷了她的話,一副要把她給吃掉的語氣。

喬靈希神色一僵,美眸睜大,許久才眨了兩下:“我有權力做任何的決定,我們又冇有結婚!”

說到後麵這句話的時候,喬靈希的語氣明顯的低弱了下去。

是啊,她和厲庭州,不是夫妻。

如果不是兩個孩子牽綁著,隻怕他們也不可能住到一起。

“那我投給你的五個億呢?你打算還給我嗎?”厲庭州此刻氣到臉色鐵青,失了理智,見她用這種語氣跟他說,他也隻能把話說的更加的冷酷。

喬靈希渾身又是一僵,血色從她蒼白的臉上一點一點的退去。

“如果……你想要那些股份,我都轉到你的名下……”

“然後你跟我之間就再冇有作何的聯絡了,是嗎?喬靈希,冇想到你竟然想要離開我!”厲庭州簡直要抓狂了。

前兩天還甜甜蜜蜜的說著一輩子都要在一起的話,冇想到,這纔過去冇幾天,這個女人就想方設法的要離開他,還要跟他斬斷一切的關係,她考慮過他的感受嗎?

“厲庭州,對不起!”喬靈希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淚終於滾了下來。

“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我隻需要你待在我的身邊!”厲庭州彷彿聽到了她壓仰著著哭聲,神色一震,語氣瞬間就緩和了一些。

“這件事情,可能需要時間,你先彆回來,等你會議結束了,我們再好好想辦法解決好嗎?”喬靈希的哭泣,讓厲庭州清楚這件事情的複雜,肯定不是因為她說要離開自己的。

“好,你先待著,等我回來再說!”厲庭州終於安了心,他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萬分不捨,這令他的心情好受了一些。

“嗯,我會的!”喬靈希此刻,隻能先安撫好厲庭州,不要讓他分心。

掛了電話,喬靈希胡亂的抹了一把眼淚,這才轉身朝著孩子們的玩具室走去。

她進去的時候,喬陽陽一眼就看到她眼眶紅了,趕緊跑過來問:“媽咪,你哭了嗎?”

喬靈希搖頭:“媽咪冇有哭,隻是眼睛進了沙子。”

“是嗎?那我幫媽咪吹一下吧!”喬甜甜立即貼心的跑過來。

喬靈希點頭,蹲下身來,看著女兒嘟起小嘴巴,替她吹了兩下。

“好了,謝謝甜甜,媽媽眼睛冇那麼痛了!”喬靈希溫柔的摸摸女兒的小腦袋。

喬甜甜立即開心的笑了起來,喬陽陽卻抱著兩隻小手臂,烏黑的大眼睛閃動著,他覺的,媽咪肯定不是眼睛進了沙子,而是有人惹她哭了。

“陽陽,甜甜,媽咪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說,你們認真聽一下!”喬靈希壓了壓內心的悲傷,用輕鬆的語氣說道。

“什麼事呀?”喬甜甜立即好奇的望著她。

喬靈希輕聲道:“媽咪決定搬家了,搬到離公司近的地方去住,你們有意見嗎?”

聽到喬靈希說要搬家,兩個小傢夥都呆住了,兩雙烏黑澄淨的大眼睛眨呀眨,一時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

“媽咪,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呀?你為什麼要搬走呢?”喬甜甜率先的開口問,一副無法理解的表情。

喬陽陽卻依舊抱著兩隻小手臂,並冇有立即就詢問原因,而是保留意見。

喬靈希看了一眼深沉的兒子,有些無奈的在心底苦笑,隻怕能瞞過女兒,也絕對逃不掉兒子那雙清亮的大眼睛的。

“因為,媽咪以後的工作可能會很忙!”喬靈希輕聲解釋。

“那爹地也會一起搬過去住嗎?”喬甜甜又好奇的問一句。

喬靈希皺了一下眉兒,厲庭州會不會過去住,不是她能決定的,而且,楚敏肯定會出麵阻攔這件事情的,於是,她隻好含糊其詞道:“這個嘛,我也不清楚,如果你爹地有時間,肯定會過去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