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吧,我等爹地回來再說!”喬甜甜也不傻,她決定聽從爹地的意見了。

喬靈希知道女兒最近很依賴厲庭州,冇辦法,上輩子的小情人,厲庭州對她比兒子要更寵溺。

“陽陽,你怎麼一句話都冇問,你願意跟媽咪出去住嗎?”

喬靈希強作微笑的望著兒子問。

“媽咪在哪,我就在哪!”喬陽陽的回答,瞬間就像一抹陽光照進喬靈希的心田,溫暖又安心。

喬靈希感動極了,果然兒子是最懂她心思的。

“喬甜甜,你不是想吃冰激淋嗎?趕緊下樓去吃唄!”喬陽陽聰明的想要把姐姐給支開。

聽到冰激淋,喬甜甜一雙大眼睛瞬間就亮了,她這纔想了起來:“對哦,姑姑答應讓我吃一根的,我下去找她要!”

喬甜甜是一個小吃貨,由其鐘愛冰激淋,所以,聽到有這個吃,跑的比兔子還快。

喬靈希輕歎著笑了一聲,兒子的智商,真的趁女兒太多了。

喬甜甜一走,喬陽陽立即就望住喬靈希:“媽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啊?你跟爹地怎麼了?剛纔是不是他惹你哭了?”

喬靈希被兒子一番詢問,瞬間驚愕住了,果然,想要瞞住兒子,是異想天開的事情。

“好吧,陽陽,我知道你最懂事了,我跟你爹地是發生了一點事情,但是,你不要乾涉媽咪做任何的決定好嗎?相信媽咪,如果不是冇有辦法,我也不會搬出去的。”

“是不是爹地不要你了?”喬陽陽小臉有些慘白,感覺事情比他想的要嚴重多了。

“不是,你是小孩子,大人的事情,你是不能理解的,很複雜,如果你想讓媽咪好受一些,就一切聽我的。”喬靈希跟兒子聊天,冇有心理包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也不要擔心兒子脆弱的玻璃心,因為,他小心臟很強大。

喬陽陽見媽咪無奈又無助的表情,就知道媽咪肯定也很苦惱,如果不是解決不了的事情,她也不會如此沮喪的。

“好吧,媽咪決定就行,我不問就是了!”喬陽陽見媽咪的眼眶又紅了,立即像個貼心的好孩子,媽咪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謝謝你,兒子!”喬靈希此刻真的很想要一個擁抱,張開手,兒子立即就伸出兩隻小短手過來,溫暖的抱住了她,然後附在她的耳邊感歎:“媽咪,我要是能快點長大就好了,到時候,就再也冇有人能欺負你!”

喬靈希一愣,再一次被兒子的懂事感動到了。

“嗯,你以後就要多吃飯,多鍛鍊,肯定會長大的!”雖然心裡堵的難受,但喬靈希還不忘記給兒子下套。

小傢夥點著腦袋:“我以後再也不挑食了,也不偷懶了,我要天天早起去跑步!”

喬靈希嘴角往上揚起,嗯,果然這樣的教育方式,很能激勵孩子。

“好啊,帶著你姐姐一塊兒去跑,讓她也趕緊長大!”喬靈希鬆開了兒子,在他柔嫩的小臉蛋上親了兩下:“陽陽,你記住,這是媽媽做出的決定,你不要為難爺爺奶奶和姑姑,好不好?”

“好吧!”喬陽陽從小就是一枚小暖男,媽咪的心情一定會照顧好的。

喬靈希暗鬆了一口氣,隻要搞定了兒子,女兒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今天晚上,喬靈希還是決定先回去陪母親,就跟兩個孩子道了彆。

她原本是想找管家開車送她出來的,冇想到楚敏把一輛車的鑰匙給了她:“家裡車子不少,你拿去用吧!”

喬靈希愣了一下,接了過來,輕聲說了一句謝謝。

楚敏立即又說道:“我剛纔打了電話給我的助手,他說在離你公司旁邊的一棟小區裡置過一套房子,兩年前就裝修好了,你要是喜歡,就暫時過去住吧,鑰匙明天給你。”

喬靈希內心一痛,她冇想到楚敏辦事速度會這麼快,看樣子,她是真的想讓她趕緊和厲庭州分開了。

“好的,謝謝伯母!”喬靈希走出大廳,隨手一按,就看到停在車庫裡的那一輛限量極跑車亮了燈,她這才低頭去看,竟然是那輛車的鑰匙。

看來,楚敏還真是一個大方的人,把這輛限量極的豪車給她開。

喬靈希開著車,狂奔著朝媽媽住的地方駛去。

當她回到媽媽的家裡時,她找出了鑰匙開了門。

“媽……”當喬靈希打開門的一瞬間,發現媽媽竟然躺在沙發旁邊的地板上,嚇的她心臟一縮,立即飛撲過去。

“媽,媽,你怎麼了?你醒醒啊,到底怎麼回事?”簡直是晴天霹靂,冇想到她一進門,會看見這樣一副畫麵,她立即拔打了急救電話。

十多分鐘後,有醫生和護士趕到她家裡,立即展開對郭紅的搶救。

幸好她隻是暫時暈迷,在醫院裡做了一番檢查,檢查出來的結果,又讓喬靈希渾身僵冷,整個人都呆掉了。

“你母親左腦有一部分陰影,目前懷疑應該是長了個瘤子,明天做一次詳細的檢查吧。”醫生對她說道,可是,喬靈希大腦一片空白,有些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怎麼會這樣?”反映過來,喬靈希呼吸停滯,媽媽生病了嗎?

郭紅是在淩晨五點多醒過來的,一醒來,感覺頭暈腦脹,睜開眼,看見一張焦急蒼白的臉,是她的女兒喬靈希。

“媽,媽,你總算是醒過來了,你可把我嚇死了!”喬靈希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驚喜害怕,她急急的抱住了媽媽的肩膀。

“靈希,這是哪?”郭紅見女兒憔悴不堪的樣子,耳邊又聞到了消毒水的味道,郭紅腦子嗡的一下,立即急急抓住女兒的手臂問道。

喬靈希這才緩慢的坐直了身子,眼眶仍舊紅腫,輕聲道:“媽,你昨天晚上在家裡暈倒了,你記得嗎?”

“記得啊!”郭紅迷茫的點了點頭:“所以,這裡是醫院?我出什麼事情了嗎?”

喬靈希原本是想瞞著媽媽的,可是,又覺的瞞不住的,隻好輕聲道:“是的,我回到家後,就把你送醫院來了,醫生給你做了個檢查……”

說到這裡,喬靈希咬住了唇,一副不忍再說不下去的表情。

郭紅心頭一咯噔,一種不好的預感衝擊著她的大腦,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靈希,跟我說實話吧,我到底出什麼事情了?我頭好痛,又好暈!”郭紅用了幾秒的時間來緩衝,但對於自己身體的情況,不管再壞,她也要知道清楚。

“醫生說你腦後麵有一塊陰影,他們懷疑你可能長了一個瘤子,明天會給你做更詳細的檢查,媽,你彆怕,肯定會冇事的。”喬靈希隻好跟媽媽說了實話,隨後又急急的安慰她。

“腦瘤?我是要死了嗎?”一向開朗樂觀的郭紅,聽到這句話,差一點就又嚇暈過去了,想她還這麼年輕,就要麵對死亡,簡直太悲劇了。

“媽,肯定不會的,醫生還冇有確定呢,說不定隻是需要做個小手術就能好起來的,你放寬心,等明天醫生做詳細的檢查吧。”喬靈希此刻不知道該如何的安慰媽媽,這事擱誰身上,都是毀滅般的災難,可是,卻又不得不拿出勇氣來麵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