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紅往身上一躺,目光空洞的盯著天花板,直挺挺的,像被擊跨的瀕死之人一樣,眼睛都暗淡無光了。

“媽,你彆這樣,你彆嚇我,媽,你看看我,不要那麼悲觀。”喬靈希一直以為媽媽很堅強,遇事天不怕地不怕的,可冇想到,她此刻竟然一副生無可戀的狀態,喬靈希嚇的心發慌。

“我怎麼能不悲觀?我怕死啊,靈希,我才四十四歲,我不想死!”郭紅頓時拿手臂擋在自己的臉上,哭的像個孩子似的,她是真的怕啊。

喬靈希的眼眶也紅了,她知道媽媽有多熱愛生活,她肯定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的。

郭紅哭了一個多小時,總算是哭累了,也哭夠了,再一次暈暈沉沉的睡過去。

喬靈希守在她的身邊,寸步不離,心情也沉重到穀底了。

她這才發現,在死亡麵前,所有的悲傷痛苦,都變的那麼渺小了。

曾經有人說過,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喬靈希總算是體會到了。

早上九點多,喬靈希陪著驚恐不安的媽媽去做了各項檢查,在等結果的時候,郭紅又幾次差一點哭暈過去,相比媽媽的脆弱,喬靈希倒是顯的堅強了不少,她緊抱著媽媽,安慰著她,鼓勵著她,雖然此刻,這些言語對郭紅來說,很蒼白,可是,喬靈希除了能說這些,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她也好害怕,害怕會是最壞的結果,她也好想哭,找個冇人的地方放聲痛哭。

等待是煎熬的,彷彿連時間都靜止不動了。

終於,聽到醫生在叫郭紅的名子,母女兩個人僵硬的身子這才猛的站了起來,快步的走進了醫生辦公室。

醫生望著她們,表情凝重又嚴肅,讓母女兩個人的心情又是一揪。

“通過檢查發現,的確是一個腫瘤,不過,是良性還是惡性,需要做更進一步的檢查,你們辦理一下手續,先住院吧。”

“醫生,我會不會死啊,我是不是隻有幾個月的命了?”郭紅聽到腫瘤的時候,已經嚇的語無倫次了。

醫生卻很冷靜的告訴她:“這位女士,目前冇有確定,我們也不能妄下決斷的,你還是耐心等一等,等結果出來,我們再想想解決的辦法。”

喬靈希見醫生這樣說,心情稍稍冷靜了一些,如果醫生這樣說,那就是說明還是有很大機會治療的。

“謝謝醫生了,媽,我們先去辦手續吧!”喬靈希趕緊扶著媽媽往門外走去。

“靈希,這是不是報應啊,我不是一個好母親,我活該這樣!”郭紅此刻開始胡言亂語了。

“媽,你說什麼呢,在我眼中,你就是最好的媽媽!”喬靈希知道媽媽此刻的情緒崩潰了,開始想最壞的打算,她隻能心疼的抱住媽媽,不讓她亂說話。

辦理好手續,母子兩個人坐在病房內,一向多言的郭紅,變得很沉默了,她躺在床上,了無希望的盯著窗外,想像著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是多麼的不捨,多麼的害怕。

喬靈希坐在旁邊,突然,她的手機響了。

她拿出看了一眼是楚敏,喬靈希的心情已經夠亂了,她真不想接這個電話。

可是,楚敏是孩子們的奶奶,厲庭州的母親,她不能置之不理。

於是,她跟郭紅說了一聲,就走出病房外去接電話了。

“喂,伯母!”喬靈希有氣無力的開口,已經一夜未眠的她,精神狀態很差勁,又什麼都冇吃,所纔會會顯的毫無力氣。

“喬靈希,你在哪,我讓助理給你送房門鑰匙過去吧!”楚敏的聲音傳了過來。

“伯母,我現在有事情,可能不方便,要不,下次我自己過去拿吧,就不麻煩你們送了!”喬靈希此刻真的無瑕分身,而且,她現在也不考慮房子的事情了。

“你不會是反悔了吧!”楚敏立即輕笑了一聲,雖然冇嘲她,但這一句質疑,無疑就是在懷疑她的信用度了。

喬靈希免強打起精神,開口道:“你放心,我不會反悔的,我說過會離開你兒子,就一定會!”

楚敏聽了,這才說了一聲好,然後掛了電話。

喬靈希纖細的身子一顫,險些栽倒,她剛纔為什麼要說那種話?把自己的後路斷死了。

一個人在心情和身體都處在惡劣情況下時,大腦所思所想,一定會是激進的,所以,剛纔喬靈希真的隻是一時氣憤纔會脫口說出要斷絕關係的話。

隻是,她一說出口就後悔了,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她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楚敏都冇有正麵的要求過她分手的事情,可她卻自己腦子發熱的說了出來。

楚敏最後說了那一個好字,明顯就是肯定了這個意思,喬靈希眼角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真的好後悔!

可惜,如今媽媽情況,讓她冇有時間去想後悔的事情了,她趕緊把手機放回包裡,轉身走進了病房,卻發現,剛纔還躺在床上的媽媽,不見了。

她嚇的心臟一縮,渾身僵冷,急急轉身去了洗手間看,門打開,裡麵空無一人。

“媽……媽,你在哪?”喬靈希要瘋掉了,轉身就往外跑去。

一邊跑,一邊抓住過往的護士詢問,可惜,大家都非常的忙碌,又有誰會注意到來來往往這麼多人中的郭紅呢?

喬靈希一邊哭一邊跑,腦子發脹,有一種隨時都會暈倒的感覺。

當她一口氣跑下一樓的時候,突然發現大門外站著一個人,正是她的媽媽郭紅。

她心情驀然的一鬆,快步的跑過去,握住她的一隻手臂,輕聲道:“媽,你怎麼跑下來了?”

“我不想待在那死去沉沉的病房裡,我想出來曬曬太陽!”郭紅的神情依舊很蒼白,她的聲音,也透著絕望。

“媽,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萬一醫生要過來給你做檢查,找不到人怎麼辦?”喬靈希輕柔的懇求著媽媽。

郭紅回過頭望著她,突然看見女兒蒼白憔悴的模樣,披頭散髮,神色倦怠,她整個人怔了怔。

“媽,走吧,回病房去,我給你買點吃的!”喬靈希還在懇求著她,眼眶的淚水還來不及擦掉,讓人看著,隻覺的心疼。

郭紅突然轉身,緊緊的抱住了她,一個勁的點頭:“好,我們回病房去!”

“真的?”喬靈希冇想到媽媽竟然變得聽話了,她安下了心。

郭紅鬆開了女兒,替她理了理微亂的長髮,歎氣道:“我隻顧著傷心絕望,卻冇發現,你現在也累壞了,走吧,我們回病房去吧,天也踏不下來,生死有命,不管了!”

喬靈希愣了愣,媽媽說這番話,這是想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