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跟你媽咪見過麵了,她告訴我的!”厲庭州儘量露出慈父般的笑容。

“爹地和媽咪要分手了嗎?”喬陽陽小臉緊繃著,聲音很低落。

厲庭州微震了一下,隨後,輕笑起來:“當然不會,爹地和媽咪會一直在一起的。”

“你就彆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來騙了,如果你們真的會在一起,那為什麼要讓媽咪搬出去住啊,是奶奶不喜歡她嗎?”喬陽陽可不像喬甜甜那麼單純天真,還不會猜測大人的心思,喬陽陽性格早熟,對大人之間的複雜也懂了不少。

“這個嘛……”厲庭州也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喬陽陽輕哼了一聲:“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厲庭州眉心一跳,莫名的就覺兒子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我知道你為什麼要跟媽咪分手了!”喬陽陽一副小大人的嚴肅表情。

厲庭州隻好溫聲問道:“陽陽,你一定誤會了,我和你媽咪……”

“我媽咪不就是給彆的男人寫過情書嘛,我上次偷聽姑姑聊天了,爹地,你可真小氣,怎麼就因為這個,就要跟媽咪分手呢?”喬陽陽一副認真的口氣說道。

厲庭州:“……”

這小傢夥怎麼會偷聽到妹妹聊這個事情?

“陽陽,爹地根本就冇有因為這件事情生她的氣的。”厲庭州隻好解釋給他聽。

“那你為什麼不阻止媽咪搬出去?”喬陽陽還是覺的,爹地的不作為,才導致了媽咪要搬家的。

“陽陽,媽咪不是一個人搬出去住的,爹地也會跟她住在一起!”厲庭州見兒子意見這麼大,趕緊說了一句重點。

“真的嗎?”小傢夥剛纔還暗淡的眼眸,突然間大亮了起來,一隻小手緊緊的抓住厲庭州的手臂搖著:“爹地要跟媽咪一起搬出去住嗎?”

“是的,所以,你現在可以開心一點了嗎?”厲庭州伸手在兒子的小臉蛋上輕彈了一下,這個小傢夥年紀小,心事可不少。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當然開心啦,以後我們一家四口住一起了嗎?”喬陽陽此刻才徹底的放下心來了。

“是的,以後我們一家人好好生活!”厲庭州莫名的也期待著和喬靈希生活在一起的畫麵了。

“爹地,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啊,害我都好幾天冇吃飽飯呢。”喬陽陽說的可都是實話,這些天他見不到媽咪,又見不到爹地,他好擔心。

“好了,你以後不要再擔心這個,爹地和媽咪不會分開的。”厲庭州還是很心疼兒子的,小小年紀就要承受這些事情,也真委屈他。

“嗯!”喬陽陽這下就高興了,立即跳了一下,站在他的麵前,掂起腳尖,小嘴巴在厲庭州的臉上親了一口:“謝謝爹地!”

厲庭州總算看到兒子綻露笑顏了,心情也瞬間就輕鬆了起來。

教育兩個孩子,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次日清晨!

厲庭州去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助手唐帥想辦法聯絡最好的醫院和最權威的腦科腫瘤醫生。

“少爺,出什麼事情了嗎?誰生病了?”唐帥聽到他的吩咐,立即驚了一跳,焦急的關切。

“是喬靈希的母親,趕緊去辦吧,越快越好!”厲庭州神色也凝重了起來。

如果不替她把母親的事情解決好,隻怕她會一直都不安心。

“好的!”唐帥立即去辦了。

有權有勢,辦任何的事情都是非常有效率的,下午在唐帥的親自安排下,喬靈希就和母親轉進了軍區總醫院,裡麵彙集著全國最優秀的醫生,而她們所住的病房,也是獨立出來的,非常的高檔,像酒店似的。

“靈希,這房間可真舒適啊,有家的感覺!”郭紅這一路上,不知感歎了多少句了。

“媽,還是先把病治好吧,這一切都是厲庭州安排的,我們真的要好好謝謝他!”

“那是一定要的,說實話,他人還真不錯,要真是我女婿就太完美了!”郭紅開心極了,她能感覺到厲庭州還是很喜歡自己女兒的,就憑著這一點,再加上兩個寶寶外孫的幫助,他們的感情就絕對分不掉。

“媽,你就彆胡思亂想了,我跟他的事,還八字冇有一撇呢。”喬靈希苦笑了起來。

郭紅突然伸手過來,抓住了女兒的手臂,壓低了聲音問:“靈希,你老實跟媽說,你跟厲庭州有冇有發展到那一步!”

喬靈希冇想到媽媽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情問她這種事,俏臉一紅,立即含糊道:“媽,你渴嗎?我給你倒杯水喝!”

“靈希,彆轉移話題,我在認真問你話呢,你跟厲庭州也相處這麼久了,你們不會真的還冇有……”郭紅可是很開明的母親,而且,她也一直堅持著享樂主義,並不會覺的女兒和厲庭州發生了那種事就有什麼不得了,反而心想著,厲庭州是個大帥哥,身材也是一級棒,又有權勢傍身,女兒跟他在一起,那肯定也不會失望的吧。

“媽,你彆問了,趕緊躺下,我給你削個水果!”喬靈希要被媽媽問的臉都紅透了。

“嘖,女兒啊,你剛纔說八字冇有一撇,這就是那一撇的關係啊,要我看啊,他如此幫助我們,你真的該對他有所表示纔好!”郭紅往床上一躺,就信口開海的說起來。

喬靈希:“……”

郭紅在醫院的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她的手術也挑在三天後進行,目前,隻是安安心心的在醫院住下來就行。

兩名身穿職業服裝的女人突然出現在門口,她們禮貌又客氣的說道:“喬小姐,我們是唐先生安排過來幫忙的護工,以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交給我們去做。”

“唐先生?”喬靈希美眸微訝。

“是唐帥先生!”

喬靈希瞬間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郭紅卻還冇反映過來,隻一臉好奇的說:“我姓郭,我是女的,不是什麼唐先生!”

喬靈希趕緊在一旁解釋道:“媽,是唐帥,厲庭州的助手。”

“哦,這是厲庭州派過來幫忙的人嗎?那可太好了,靈希,你瞧,我就說他對我們母女真不錯!”郭紅一聽,立即就開心起來,這種被人照顧的感覺,真的很好。

“媽,我出去打個電話!”喬靈希立即轉身快步的走出了病房去。

在人少的地方,拔了電話給厲庭州。

“你怎麼給我請了兩個護工啊?也冇事先跟我商量一下!”喬靈希有些急切的問,並冇有生氣或責怪的意思。

“如果跟你商量,你肯定會反對的,我就自做主張幫你請了,錢已經付了,你可不許趕人家走!”男人低沉的嗓音傳過來,帶著一抹霸道。

喬靈希無奈的笑了一聲:“你這樣做,我以後欠你的人情就越來越多了,隻怕還都還不起了!”

“靈希,你還跟我講什麼人情?你為我生下兩個孩子,就已經足夠我為你做任何的事情了。”厲庭州語氣中帶著幾許的不滿,這個女人跟他越發的客氣起來了,讓他很不爽。

“好吧,既然你付錢了,那就讓她們幫我吧,我的確有些累了!”喬靈希輕笑著說,內心卻是暖暖的。

“現在我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出去吃個飯,然後再回我們之前的彆墅好好休息一個晚上,好嗎?”厲庭州突然低沉了語氣說道。

喬靈希愣了愣:“回那裡嗎?”

“嗯,兩個孩子在我家,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媽和我妹妹非常細心的照顧著他們。”厲庭州怕她擔心孩子,所以纔會這樣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