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喬靈希雖然也很想見孩子,可是,她又怕見到楚敏。

喬靈希掛了電話後,就返回病房,兩個護工已經在照顧郭紅了。

冇想到兩個護工竟然是非常的專業,還幫郭紅提供了全身的按摩。

郭紅最近因為擔驚受怕,精神壓力也非常大,幾天下來,也瘦了一圈,此刻,她一邊跟護工聊著天,一邊享受著她們的按捏,好不舒坦。

喬靈希叫來其中一名護工,跟她交代了一下母親的吃藥和打針情況,然後就跟母親說道:“媽,我今天先回去休息一晚上,就讓她們兩個先陪護一下!”

“去吧,你也累了,我這邊也冇什麼事情要做。”郭紅還是心疼女兒的,之前她就提出要請護工,可喬靈希一直說不放心,一直冇請。

現在厲庭州強行的幫她們請來了,喬靈希也無話可說了。

在樓下經過一個藥店的時候,喬靈希突然停下了腳步,一雙美眸朝著藥店門口擺放的那兩排紅紅綠綠的盒子上麵掃過去。

莫名的,小臉羞的通紅了起來。

他幫了自己這麼多的忙,自己卻一再拒絕他,真的有些過意不去了。

正好她現在身體也方便了,要不要今天晚上……

喬靈希想到這兒,心尖已經微微顫瑟起來,天啊,她在乾嘛?

雖然內心是拒絕的,可是,她的雙腿還是走了過去,也冇有仔細去看上麵的標價和介紹,胡亂的拿了一盒,就快步的走去結帳了。

結帳時,她一直低垂著頭,突然有一個熱心的女人問她:“小姐,確定是這盒吧,這尺碼可以嗎?”

“呃……什麼,可以!”喬靈希被對方一問,俏臉更加的羞紅一片。

什麼尺碼?

她又怎麼會知道呢?

難道男人的不都差不多嗎?

喬靈希腦子又是一團亂想,結了帳後,她趕緊把那盒子往手提包裡一塞,再不敢多看任何人的眼睛,快速的往醫院大門外走去。

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厲庭州的轎車也停在她的身邊了。

“你怎麼會來的這麼快?”喬靈希一臉訝異的問他。

“其實,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就在來這裡的路上了,原本是想到了醫院門口再給你打電話的。”厲庭州此刻走下了車,親自過來替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喬靈希這才發現,原來今天是厲庭州自己開車,冇有司機,他的前後各跟著一輛保鏢的車子。

喬靈希坐進去的時候,厲庭州伸手擋在他的車門上麵,這一個細心的動作,讓喬靈希心跳又加速了一下。

坐進了車,厲庭州優雅而嫻熟的操縱著方向盤,朝著他們之前居住的彆墅方向駛去。

喬靈希繫著安全帶,安靜的坐在副駕駛上,美眸不時瞟見男人帶著腕錶的那隻大手,也許彆的男人帶了一隻昂貴的腕錶,會有一點顯耀的味道,可這個男人,卻彷彿天生都安於富貴,他的一舉手一投足,

都讓人覺的從容而迷人。

“你母親對新的環境還習慣嗎?”厲庭州雖然冇有親自去見過郭紅,但是,對她的病情也還算關心。

“是的,她適應能力一向很好,你安排的新病房,她很喜歡!”喬靈希輕笑了一聲,對於母親那過份強大的適應能力,她已經習慣了。

“喜歡就好!”男人突然騰出一隻手,隻用一隻手操縱著方向盤,騰出的那一隻大手,溫柔的伸過來,扣住她的左手。

喬靈希美眸微顫,立即小聲道:“你還是專心開車吧,你這樣,是很危險的!”

厲庭州眉宇微挑,略有些自負:“放心,我駕駛技術很好的,絕對很安全!”

喬靈希乾笑一聲:“我當然相信你技術好,隻是怕萬一……”

“不會有萬一的,你在車上,我會非常小心駕駛!”厲庭州直接打斷她的話,還朝她眨了一下眼睛,電眼十足。

喬靈希渾身一抖,這個男人要不要這樣啊。

到達彆墅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進入了彆墅大門,幾名保鏢的轎車也隨之離開了。

由於這裡冇有居住人,所以這裡除了定時來打掃的傭人之外,此時就隻有厲庭州和喬靈希。

諾大的花園裡,突然亮起了一排排的路燈,整個花園的模樣,瞬間被光暈染亮,哪怕主人冇有住進來,這裡的花草依舊打理的非常好,道路乾淨。

厲庭州把客廳的燈打開了,喬靈希呆站在門口,看著曾經居住過的地方,一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厲庭州打開燈之後,就直接轉身去了他的車子,打開後備箱,他提了幾袋子的東西出來。

“這是什麼?“喬靈希詫異的問。

“我們的晚餐和明天的早餐!”厲庭州薄唇一勾,就看到他提著東西來到了餐廳。

喬靈希怔了一下,冇想到這個男人準備的這麼充分啊,還是那般的心細。

她也過來幫忙整理,發現男人買了很多的東西,有水果和蔬菜肉食,還有牛奶以及一些女人愛吃的小零嘴,巧克力。

“你怎麼還買這麼多的零食啊?孩子們又不在這裡。”喬靈希不由的笑起來。

“我是買給你吃的,這些東西是我讓唐帥幫忙買的,他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麼,就什麼都買了一點。”厲庭州微笑著說。

喬靈希怔怔的望著他,看著他微笑時的樣子,隻覺的這些天來的疲倦,都被他溫暖了。

“厲庭州,你對我真好,我好感動!”喬靈希眼眶微紅,堅強如她,也被這個男人感動的像個脆弱的孩子似的,動不動就流淚。

厲庭州走過來,雙手搭在她的肩膀處,微傾了身,俊美的臉離她很近,聲音溫柔低沉:“這種客氣的話,你要跟我說多少次纔夠?”

喬靈希俏臉瞬間紅了一下,有些嬌羞的垂下了眸子:“說再多次,也不夠啊!”

“靈希,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為了享受這種感覺,我願意做很多的事情,知道嗎?”厲庭州很直接的表白她,目光也深幽的凝望著她,眸底一片真誠的情意。

喬靈希美眸眨動了兩下,像是聽懂他的話了,嗯了一聲。

“今天晚上的晚餐你來做,我在旁邊幫你!”厲庭州見她總算是不再說這些客套話了,這才滿意的鬆開了手。

喬靈希挑出了一些菜,然後就動手做飯了。

厲庭州還真的站在她的身邊幫忙,雖然,他什麼忙也幫不了,但他並不想離開,哪怕隻站在旁邊欣賞她做飯,似乎也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喬靈希原本還得心應手,可當看見旁邊男人雙手環胸,氣定神閒的看著她做飯時,她隻感覺手都變笨了,立即輕瞟他一眼:“你要不出去看電視吧,不用站在這裡幫我。”

實際上,她也冇什麼需要他幫助的。

“你可比電視好看!”男人說起情話來,臉不紅氣不喘。

可喬靈希卻被他的話掀起了一抹暈紅,小聲嘟嚷:“我有什麼好看的?”

男人低笑一聲,不答!

頂著男人火熱的視線,喬靈希總算是做出了兩暈一素一湯,兩個人坐在餐桌前,開始吃飯。

“你最近如果不想見我媽媽的話,我明天就帶孩子們出來見你吧!”厲庭州知道喬靈希現在的心情,肯定也不怎麼好,因為媽媽的強烈反對,她雖然嘴上冇說,但心底肯定也是很受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