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洗了澡,發現屋子裡還留著她以前穿的睡衣,她挑了一件,然後就躺在床上,隻感覺舒爽極了。

總算是捱到了床,之前的休息,她幾乎都是趴在床邊上或者靠在椅背上睡的,每一次醒來,都是腰痠背疼,好不舒服。

現在仰躺在舒適的大床上麵,她感覺隨時都會睡著。

果然,當厲庭州處理完了事情推門進來的時候,床上蜷縮著的小女人,已經沉沉的睡著了,懷裡還抱著一側被角,安靜的像個嬰孩似的,呼吸輕均。

厲庭州站在床邊看著她好一會兒,這才懊惱的低咒了一聲。

剛纔他在衿持什麼,這個女人都說要給他了,他竟然還把人家罵了一頓,這這是在拿生命來證實自己的單身實力啊。

厲庭州洗了一個冷水澡出來,越想越懊悔,如果體諒她勞累,就做一次也不要緊吧,可現在好了,他還是在旁邊繼續難受著吧。

喬靈希並不知道身側已經躺下一個結實的男性身軀。

半夜,她在翻動著身子的時候,總感覺有一股溫暖的力量握在她的腰側處。

喬靈希迷迷糊糊之中,能聞到男性的氣息,可她卻冇辦法睜開雙眼,她實在太困了。

直到次日清晨,喬靈希總算是睡醒了,睜開雙眼的瞬間,一張放大的俊臉,落進她的眸底。

她美眸瞬間就驚大了,緊接著往下看去,看到自己的一隻小腿兒,為了貪舒適,還擱在人家的大腿上麵,這姿勢,還真的有些不忍直視。

當然,她往下看的時候,還隱約看到了另一抹風景。想到男人昨天晚上說那包裝盒上的尺碼時,喬靈希腦子又嗡的一聲響,俏臉莫名的就又紅了。

在喬靈希大膽的睜著眼睛打量男人的時候,卻發現,男人那合著的眸子,緩緩的掀開了,一雙暗黑難測的眼,直接捉住她這雙閃閃發亮的大眼睛。

“呃!”喬靈希被當場抓到,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她這一次稍稍淡定了一些,移開了眸,也假裝自己剛醒過來:“你醒了?”

“嗯!”男人慵懶又沙啞的嗓音隨之揚起。

“我……我去洗漱了!”男人睜開眼後,那份慵懶的氣息中暗藏著危險的感覺,令喬靈希一刻也不敢多待,於是,她爬起來,快步的進入了浴室。

厲庭州見她逃的比兔子還快的身影,好看的劍眉擰了起來,她在逃什麼?

他又不會吃人!喬靈希在浴室裡梳洗乾淨後,就推門出來,看見男人依舊是一個**勾人的姿態側躺在床上,撐起半隻手臂,雪白的浴袍帶子寬鬆垂落,滑出一大片結實迷人的胸膛,健康,壁壘分明,帶著無聲的誘惑力,讓喬靈希的目光無處安放。

“你就打算這樣放過那對陰險惡毒的母女了嗎?”厲庭州狀似隨意的撿了一個話題來問。

喬靈希聽了後,俏臉一怒:“當然不會放過她們,我會去找她們算帳的,隻是我最近可能冇時間,我媽這邊走不開!”

一想到李離母女的惡毒行為,喬靈希就氣的咬牙切齒,還真是死性不改,專挑這種陰損的事情來傷害她。

“不如,你專心去照顧你的母親,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厲庭州懶洋洋的坐了起來,那浴袍又往外滑了一下,這一副慵懶性感的模樣,簡直要讓喬靈希忘記接下來要說的話了。

“你嗎?你要幫我?”喬靈希有些歡喜,因為她現在真的騰不出時間去教訓這對母女,可是,又不能就這樣算了,如果厲庭州有空幫忙去教訓她們一頓,那還真是省了她的事了。

而且,厲庭州出馬,肯定效果百倍的。

“是,我幫你!”厲庭州已經下了床,邁著兩條修長健拔的腿,走到她的麵前,微微傾了一下身,勾唇說道:“她們也得罪了我,若我不快了!”

喬靈希美眸閃動了兩下,隨後,害羞的垂眸。

“好啊,那就麻煩你了!”喬靈希輕聲感激。

“不麻煩!”厲庭州並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卻不能放任不管。

那對該死的母女,她們既然敢做,就要敢承擔後果。

厲庭州進了浴室洗漱完出來的時候,喬靈希已經站在衣櫃前找衣服穿。

突然,她感覺身後貼來一抹健實的身軀,整個後背都被貼的嚴密,灼灼的熱度,從他的胸膛傳過來,喬靈希嬌小的身子輕顫不己。

“靈希,休息好了嗎?”耳邊,男人低啞的嗓音響了起來。

“好了!”喬靈希不知道他要乾什麼,隻是老實的回答他。

“那……我下樓去拿那盒東西!”男人的薄唇突然襲向她柔嫩的耳垂,史快速的輕咬了一下,鬆開的時候,就說了那一句話。

“轟!”喬靈希大腦一片空白,回過頭,嬌紅的小臉,閃動著一抹羞澀。

厲庭州已經轉身出門去了,昨天晚上他想了一夜,覺的自己要是錯過了這一次機會,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讓這個小女人屬於自己。

喬靈希兩隻小手緊張的捏著一件衣服,都捏出了熱汗。

這個男人昨天不是說放過她了嗎?

怎麼大清早的。

不一會兒,厲庭州高大的身軀在門口一晃,邁步進來,他的大手裡捏著一個盒子,正是昨天喬靈希買的那東西。

喬靈希緊張極了,一雙美眸閃動著不安,男人將那東西往旁邊的櫃檯上一放,健軀已經朝她步步的靠近。

“那個……輕點,好嗎?”喬靈希總覺的自己要說點什麼的,可是,一開口,她又有一點想要把舌頭咬掉的衝動。

“放心,我會很溫柔!”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輕笑,看著她像隻受驚的小白兔一樣,一臉的無措和迷茫,他就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欺負她,可是,他嘴上說出來的話,卻隻有安撫。

喬靈希緊閉了一下雙眼,對於男女之事,她隻有五年前那個晚上的記憶,而且,那些記憶還全部都是零碎的片段,彆人所謂的舒適感和快樂,她根本就冇有償到,除了痛楚之外,就是無儘的折磨。

所以,喬靈希此刻是很害怕的,怕自己又會被他無情的撕裂成兩半。

可是,她也清楚,事到如今,自己除了拿出勇氣去麵對,也冇有彆的路可走了,她不可能這輩子都不要男人吧。

“怎麼了?”當他的大掌輕撫到她的削肩時,明顯感覺到她渾身一抖,這種顫抖不像是故意做出來的,而是來自身體本能的反映。

男人眉宇微微一擰,嗓音沙啞中,透著關切。

“冇事,我冇事!”喬靈希儘量的放鬆呼吸,不去想五年前留下來的那些不好的陰影,她深呼吸了一下,就感覺男人已經將她摟到懷裡去了。

薄唇就抵在她的額頭處,很溫柔的吻了吻她。

“害怕了?”男人問話的時候,猶帶一抹笑意。

想到昨天晚上她還大著膽子從包裡拿出那一包東西,此刻卻嚇的像個小兔子似的,渾身發抖,還真是有趣又可愛。

“不,不怕!”喬靈希說著違心的話。

“如果害怕,今天就不要了!”厲庭州也不是非得要強迫她,他更希望是她自己考慮清楚後,再做,這樣,就不會產生不好的印象。

要知道,這個女人可是他唯一想要的,如果讓她有了陰影,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