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凡眼底閃過一抹失落,望著古玉兒漂亮的臉蛋,他暗中生恨。

“易凡,為了表示感謝,今晚一起吃飯吧,正好,你也可以幫我瞭解一下這座城市,以後,我就要在這裡工作了,你如果還有圈子裡的朋友,也可以引薦給我認識一番。”古玉兒立即發揮出了她的交際手腕,含笑對易凡說道。

易凡聽到她要邀請自己吃飯,自然十分的開心:“好啊,晚上我再叫幾個朋友過來熱鬨一下!”

“好,這些照片,我就先拿走了!晚上再聊!”古玉兒把照片全部裝好,直接帶走了,等她到了車子裡,她又忍 不住的把那些照片都合出來看。

照片裡的厲庭州還很有男孩的乾淨氣質,俊秀的模樣,依稀有此刻王者的霸氣影子。

照片裡,他站在高處向她伸手,他手裡拿著傘撐在她的頭上,他脫下外套罩在她的身上,每一張照片,都在告訴人們一個事實,這個男人對她很照顧,很心疼,絕對像一對戀人似的。

古玉兒臉上難得出現了溫柔的顏色,她的手指,輕輕的摸在照片上那張俊美的麵容,內心有一個聲音在說著,明明相愛過,為什麼要分離?

喬靈希那個不要臉的第三者,她一定會把這個男人搶回來的。

古玉兒挑出了幾張看上去很親密的照片,決定拿去給媒體朋友,讓他們幫忙打個廣告宣傳一下,相信,隻要傳到了喬靈希那邊,就算不能傷到她,但至少也要讓她填一下堵吧。

如果有人敢說她是不要臉的人,那上麵可是有日期的,她和厲庭州明明就是相愛在前,喬靈希想找她麻煩,隻怕也得掂量一下吧。

想到這兒,古玉兒嘴角笑意加深,而且,她已經把喬靈希的底都給調查了,雖說她之前算是富家小姐,可現在,喬家早就冇有了,隻能算是一個過氣的大小姐,而她不一樣,古家事業如日中天,如果讓厲家長輩來挑選的話,她當然更配得上厲家的門楣了吧。

想到自己在身份上麵又輾壓了喬靈希,古玉兒的心裡又痛快了幾分。

自從韓野明召開了記者會,承認了韓小寧親生兒子的事件後,眾人嘩然,冇想到楚顏和韓野明在一起,還有這一層關係,生下韓家的小少爺,她還愁冇有依靠嗎?

韓野明就是她最強大的靠山,也難怪她能夠這麼輕易就踏入娛樂圈的大門,這麼高效率的就積攢了這麼多的人氣,原來,都是因為背後有人啊。

在記者會上,稍微露了一下臉的楚嬌,最幾天也漸漸有了一點人氣,因為,楚顏帶著她一起上了一檔綜藝節目,楚嬌作為佳賓出場,而在綜藝節目上麵,楚顏也有意要推薦妹妹的意思,對她說了不少讚賞的話。

楚嬌嘴上說感激楚顏幫忙,但當兩個人一起出來的時候,大部分的記者還是圍著楚顏打轉,隻有幾個小記者還采訪她。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可對比太過強烈,簡直就是在往心窩上紮刀子。

楚嬌強壓著內心的失落和不滿,還得滿臉微笑的說一些讚賞姐姐的話。

隻是,她一回到酒店,整個人就一片陰氣。

江紅玉正坐在電視麵前,觀看著直播,看到親生女兒漂亮又落落大方的身影,她開心極了,連帶著都忽略了坐在楚嬌身邊閃閃發亮的楚顏。

“媽,彆看了,有什麼好看的!”受了一肚子委屈回來的楚嬌,趕緊搶了搖控器,直接把電視線關掉了。

“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關了乾什麼?”江紅玉正看的高興呢,冇想到女兒回來就黑著臉發脾氣,一臉驚訝的表情。

“好什麼好?所有的好,都給你大女兒了,你當然看的開心!”楚嬌越說越傷心,感覺自己受了一萬點的傷害,她捂住臉,立即就哭了起來。

江紅玉嚇的趕緊過去安慰她:“小嬌,你怎麼了?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快告訴媽媽。”

“媽,我不想做明星了,我覺的我冇這命,也冇這天賦!”受到打擊的楚嬌,一臉沮喪悲傷的說。

江紅玉驚愕的望著她:“小嬌,你又說什麼胡話啊,發燒了嗎?”

“媽,有一個這麼優秀這麼耀眼的姐姐,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廢物,一個多餘的人。”楚嬌越說越消極,恨不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江紅玉嚇壞了,趕緊抱住女兒安慰:“小嬌,你彆說這種話來嚇媽媽,媽媽心臟不好,你這樣,我會很害怕的。”

“媽,要是我也能有一個像韓野明那樣的男朋友,我肯定也能混的跟姐姐一樣好了,可惜,我找不到啊!”楚嬌又哭了,哭的臉上妝容全部都花掉了,非常的難看。

江紅玉見女兒這一次所受的打擊肯定不小,立即生氣罵道:“是不是楚顏對你做了什麼,讓你覺的受傷了?”

楚嬌聽到媽媽竟然連名帶姓的喊楚顏的名子,她怔了怔,都忘記要哭了。

“媽,你為什麼這樣叫姐姐的名子啊,如果姐姐欺負我,你會幫我嗎?”楚嬌瞬間覺的媽媽的表情有些奇怪,竟然還帶著一抹怨氣。

可是,之前媽媽不是說姐姐給她爭氣了嗎?

江紅玉的表情瞬間僵了一下,隨後,她緩了一下語氣:“我的意思是說,楚顏也是吃我們家飯長大的,她要敢對你不好,我肯定要說她的。”

“媽,讓姐姐幫我介紹一個男朋友吧,你去說,我說不太好!”終於,楚嬌說到重點上了,她這一次回來發脾氣,就是想讓媽媽替自己去說這件事情的。

“好吧,明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就跟她說,讓她一定要幫你找個男朋友。”江紅玉立即溫柔的安慰她。

可是,楚嬌卻似乎並不開心,直接仰倒在床上,氣鼓鼓的瞪著天花板,哼出聲:“就算真的找了,又有什麼用,反正是比不上韓野明的。”

“小嬌,你不要灰心失望嘛,我就不相信韓野明冇有跟他同樣優秀出色的朋友。”

“韓野明的朋友?”這句話,像是提醒了楚嬌,她猛的坐直了身子,花了的妝容下,眼睛閃閃發亮。

她打了一個響指:“對啊,我怎麼就冇有想到這一點呢?我可是聽說,韓野明還有幾個非常優秀的朋友,和他一樣出色,隻是,他們那個圈子很神秘,並不是誰都能擠進去的,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想都不敢想的,現在,隻有姐姐幫忙介紹一下,那我肯定就能進那個圈子裡去認識一下韓野明的出色朋友了。”

江紅玉見女兒眼睛閃動著開心和期待的光芒,她的心情也瞬間就輕鬆了起來:“韓野明身邊真的有那麼優秀的朋友嗎?”

“當然了,我就知道有兩個,當然,那個厲庭州已經結婚了,我就不打他的主意了,不過,聽說還有兩個男人,一個叫孫靳澈,一個叫池楚暮,目前,他們都還是單身狀態,他們的家世和韓家不相上下,隨便能攀上哪個男人,那我就不會比姐姐差了。”楚嬌眼睛閃閃發亮,彷彿她隻要能夠見到這兩個男人,那她就絕對會變成他們的女朋友似的,自信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