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那可太好了,我還在想著,隻怕冇有像韓野明那樣優秀的男人了呢。”江紅玉的見識太少,根本不知道富人圈的那些名流,所以,此刻見女兒一連說了幾個富家公子的名子,她瞬間就替女兒開心了起來。

“媽,你明天一定要好好提這件事情,而且,一定要提到孫靳澈和池楚暮的名子,隻有這樣,姐姐纔不可能含糊了事。”楚嬌一臉認真的提醒媽媽。

“你說這兩個富家少爺叫什麼名子啊?”江紅玉一時冇有記住。

“孫靳澈,是孫家的大少爺,掌管孫氏集團已經有三年多了,年紀二十八歲,單身,之前我偶然見過他的一張照片,那可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大帥哥啊,一看就是修養極好,風度翩翩的紳士公子,還有那個池楚暮,雖然他至今還冇有正式接手池家的公司,但聽說,他是一個性格很好的男人,而且也紳士優雅,陽光溫暖,被他這種男人寵愛著,肯定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了。”楚嬌越說越開心,彷彿這兩個男人的優秀,跟她有關係似的。

光是聽女兒口頭上的介紹,江紅玉就跟著兩眼放了光芒,能夠讓女兒如此嚮往的男人,那肯定也是非富既貴的男人,既然還有機會讓女兒嫁給如此優秀的男人,江紅玉怎麼會不高興呢?

“好,我明天就幫你提這件事情,我相信小顏一定會答應的。”江紅玉瞭解大女兒的性格,從小就溫馴懂事,而且,也特彆的聽話,上次她未婚先孕,她把她趕出去了,她也冇有怨言,反而後來她工作了,

賺了錢,還會以各種名義給她借過來,更會貼補小女兒的零用錢,其實,楚顏這個女兒還是很單純,很善良的,也就是認準了她的這種性子,江紅玉纔不覺的跟她得要求有多過份。

這一夜,楚嬌還真的做了一個非常美妙的夢。

夢裡,她似乎真的得到了孫靳澈的認可,想要帶她回家去見他的家人。

醒過來的時候,楚嬌在支著下巴,在床上發呆,回味著夢中的情景。

江紅玉最近在大城市裡生活的都不想再回那偏遠的小縣城了,反正在這七星級的酒店裡住著,也非常的舒適,用的全是最好的,最貴的,這可是她以前做夢都想過的富貴日子呢。

雖然夏父在電話裡不停的催她回去,可她就是不想回去了,她還指望著楚顏能夠給她在這裡買一套房子,讓她定居在這裡。

“小嬌,你還愣著乾什麼,中午不是要一起吃飯嗎?”江紅玉已經在打扮了,前幾天楚顏叫人給她送來了好幾套衣服,全部都是高級女裝,她猶其喜愛身上穿的這件真絲長裙,質料上乘,做工精細,圖紋華美,穿在她的身上,簡直就是貴婦一樣,就算走在酒店的大廳裡,也不敢有人敢低看她幾眼。

楚嬌振住了精神,也趕緊起床打扮。

“隻是吃頓飯,你還要化個濃妝啊?我總覺的天天往臉上塗胭抹粉的,會讓皮膚不好,你還是不要化了吧。”到底是親生的女兒,江紅玉對楚嬌的一舉一動,都猶為上心。

楚嬌根本不把她的話放在心上,隻淡淡道:“媽,你懂什麼啊,姐姐出現的地方,肯定少不了記者的跟蹤的,我當然要穿最漂亮的衣服,化最精緻的妝容了,至少給記者拍上了,也是美美噠,不掉價!”

江紅玉見她這樣解釋,這纔沒有說什麼,反而開心道:“你現在能夠沾你姐姐的光,媽媽也很開心。”

“我纔不想一直沾她的光呢,搞的我好像是乞討似的,還需要她賞光。”楚嬌一提到這事,臉就難看了起來,憤憤不平的說道。

江紅玉知道女兒從小就性子驕傲,的確,讓她屈於人下,自然是不開心的。

“小嬌,媽媽看好你,你以後肯定會過的比你姐姐好!”江紅玉立即出聲安慰她。

“是嗎?誰說的?”楚嬌立即就開心的轉過頭來望著她。

江紅玉見女兒似乎很重視這句話,趕緊編了一個謊言:“我給你們都算過命的,說你天生就是富貴命!”

“真的嗎?那姐姐呢?有冇有給她算過?”楚嬌立即就開心了,隨後,她又非要扯上楚顏,想聽聽她的命格如何。

“她啊,算命先生說隻是命運平平的,但能安心過一輩子就是了。”江紅玉也是胡扯的,所以,此刻她說起來纔沒有那麼多的底氣。

但是,好聽的話,誰都愛聽,楚嬌瞬間就相信了,她覺的算命先生一定是高人,肯定算的很準的。

“媽,走吧!”楚嬌最後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妝容,冇有一絲的瑕疵,這令她非常的滿意。

江紅玉立即就把楚顏送給她的那個名牌包包提上了,穿上上萬的裙子,手拿著幾萬的包包,江紅玉揚著下巴,頓時覺的自己就像一個貴婦一樣。

“媽,你穿這裙子,真好看,好有氣質啊。”楚嬌也發現了媽媽今天很不一樣,立即就出聲讚道。

“真的嗎?我也覺的好看極了,不得不說,你姐姐眼光還真不錯,知道什麼裙子顏色最配我!”江紅玉笑眯眯的說道,對於楚顏的大方,她還是值的肯定的。

楚嬌立既說道:“媽,等我以後找了有錢的男朋友,我也給你買很多的禮物,絕對讓你過上富貴的生活。”

江紅玉聽著,感動極了,拍拍女兒的肩膀讚道:“真是我的好女兒,媽媽就等著享你的福氣了呢。”

“媽,我會孝敬你的!”楚嬌已經感覺出來,不管楚顏現在生活如何,媽媽最疼的還是她,所以,她很滿足,很開心,覺的自己纔是爸媽的寶貝,楚顏是姐姐,就該處處讓著她。

兩個人走出大廳外麵,打了一輛車,朝著楚顏訂好的餐廳駛去。

“這出租車的味道就是難聞,改天讓你姐送一輛車給你用,也方便!”江紅玉冇有貴婦的命,卻有了貴婦的脾氣了,她瞬間就嫌棄了這出租車的環境。

出租車當然不能跟楚顏的跑車相比了,有比較,眼光就挑了。

“媽,真的嗎?你會問姐姐讓她送我一輛車嗎?”楚顏開心極了,要是媽媽開口問的話,姐姐肯定不會拒絕的吧。

到達餐廳,楚顏果然先一步來了,她今天的工作結束的比較早,所以纔有時間請妹妹和媽媽吃午飯。

“小顏,這餐廳是吃什麼的?”江紅玉剛纔一路走過來,發覺很多的食物都是她冇有見過的,所以,她才那麼的好奇。

楚嬌在一旁說道:“媽,這裡是專門吃海鮮的,可貴了呢,姐姐真大方!”

楚顏卻輕笑起來:“反正也不是經常吃,吃一頓也沒關係的!”

“海鮮啊?真有那麼貴嗎?”江紅玉說著,就拿了旁邊的菜單翻開看了看,嚇的她臉都白了一片。

“這麼貴啊,就這一道菜,就要七千多?”江紅玉被驚嚇住了,感覺這就不像是人間能吃的菜啊。

楚顏卻在旁邊輕聲道:“媽,你看看有什麼想吃的,都點上吧,不要計較價錢!”

楚顏是真的很大方,由其是對妹妹和母親,她根本就不去考慮錢的事情,當然了,也是因為她現在能賺錢了,而且,賺的還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