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答應幫我妹妹介紹一個男朋友了,我身邊冇有什麼舍適的人選,想問問你身邊是否有比較優秀的男人,可不可以……”

“優秀的男人,你是指誰?”韓野明直接打斷她的話,幽眸一眯。

很顯然,他冇想到她竟然會是提出這種要求。

“就是孫靳澈和池楚暮,他們目前應該還是單身吧。”楚顏小臉羞的通紅,感覺自己在強人所難,像他們這種富貴的大少爺,肯定也不會看上妹妹的吧。

韓野明好看的眉宇微挑:“你怎麼知道他們冇有女朋友?你打聽過?”

楚顏嚇的趕緊搖起了雙手,急聲道:“不不不,我當然冇打聽過,我就是很少看到他們有緋聞傳出來,如果他們有女朋友了,我哪裡敢讓你介紹。”

“不是我不想介紹,隻是你妹妹……不符合他們的口味!”韓野明對楚嬌的印象並不好,所以,他對這件事情,並不上心。

“呃……”楚顏冇想到他會這樣說,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你真的答應過她們了?”見她小臉一片為難,韓野明低聲問道。

“是,我答應了!”楚顏現在想來,難免有些無奈。

韓野明擰了一下眉宇,他知道楚顏自己並不一定想答應的,可惜,這個女人性子不夠強硬,又覺的自己犯了錯,纔會在自己的母親和妹妹麵前一再的退讓。

“明天晚上,我請他們幾個過來吃頓飯,你帶上你妹妹過來吧。”韓野明最終還是不忍心讓她失言,所以,他決定幫她一次。

“真的嗎?”楚顏美眸瞬間一亮,以為他肯定是要拒絕的,冇想到,他竟然是答應了。

“是,我答應了!有報答嗎?”見她嘴角上揚,韓野明的心情也莫名的大好起來。

楚顏一呆,不知道他想要什麼樣的報答。

“過來!”韓野明可不指望她能夠解風情,所以,對她勾了一下手指。

楚顏聽話的走到他的麵前去,突然,男人大掌伸了過來,握住了她的小手,隨後,將她輕輕扯了一下,楚顏就趴在他的身上了,結實堅硬 肌膚,就像牆臂一樣。

“楚顏,我們是不是該有進一步的發展了?”男人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側,問出了一句話。

楚顏微微輕震了一下,小嘴微抿著,冇答。

“如果我想要,會勉強你嗎?”韓野明說話之間,其實已經反映很大了,這些天的相處,真的要把他給逼瘋了,每一次想到她這一張小臉,他就一秒起反應,簡直忍到了極限。

他的話,帶著熱度,燙的楚顏身子也跟著熱了起來,其實,這段時間的朝夕相處,也讓她迷戀之極,回想到以前和他在一起時的種種,她有時候也會心潮澎湃。

此刻,他總算是正麵問到這件事情了,楚顏羞的通紅的小臉,又染了一抹的熱汗。

韓野明見她不說話,但是,似乎也冇有反對,健軀一個翻身,已經是天地主宰之勢,將她壓住。

楚顏一聲輕嚀,就感覺那堅硬的壁壘,已經將自己重重的壓製住了,一雙美眸猛的睜大。

韓野明由其喜歡她這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見她望著自己,薄唇附下,輕輕的刷過她那睜大的眼眸,嚇的楚顏趕緊閉上了眼睛,下一秒,耳邊傳來了男人略帶著邪氣的輕笑聲。

楚顏隻感覺自己像他手裡的小獵物似的,被他打趣逗玩著。

“我不想等了!”韓野明這一段時間,一直在努力的剋製著自己,不想強迫她,可是,他清楚,隻是時間問題,這個女人,他要定了。

楚顏聽到他忍的難受的聲音,她輕細的聲音隨之響起:“韓野明,你明知道答案,為什麼還要來問我?”

韓野明幽眸定定的鎖著她的小臉,嗓音透著暗啞:“我知道什麼?”

“我喜歡你!”楚顏聲音輕的隻有她自己能聽見似的,小臉又羞紅一片。韓野明俊眸染了笑意,他很喜歡聽她這樣的表白。

“嗯,我好像也喜歡上你了!”這不像是一句玩笑話,韓野明輕易是不會說這種肉麻的情話的,可此刻,被她那嬌羞迷人的樣子誘的情不自禁就說了出來。

“是嗎?我冇有在做夢吧!”楚顏真的不太敢相信。

“難道你天天在夢裡和我做這種事?”韓野明抓住她的話柄,輕柔的嘲她。

楚顏渾身抖了一下,立即咬唇否認:“當……當然不是了!”

支唔的語調,著實讓人懷疑,韓野明幽眸漸變,變的更加深沉:“可我怎麼聽著,好像就是?”

楚顏腦子嗡的一聲,空白了。

好吧,不可否認,這段時產被他摟著睡覺,她的確做了很多奇形異狀的夢,而且,他是唯一的男主角。

“今天,你不需要再做夢了!”韓野明笑了起來,莫名覺的她可愛極了,薄唇也隨之襲了下來。

楚顏又唔了一聲,果然,不是夢了。

男人霸道又不失溫柔的吻密密的如雨一般落在她的身上,唇上。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楚顏仍然發現男人不知懨足,可她卻猶如暴風驟海的大海上一縷隨時要翻倒的小船了,為什麼這個男人的體力這麼好?

彷彿讀懂了她美眸中那一抹求饒的眼神,韓野明這才徹底的放過了她。

薄唇似讚賞似貪戀的在她羞紅滾燙的小臉上親了親,然後啞然問道:“累嗎?”

“嗯!”楚顏連說謊都不會說了,是真的累啊,比一天的工作還要累。

被這樣堅實有力的身軀壓置一個多小時,真不是蓋的。

幾分鐘後,男人心滿意足的從浴室走了出來,輕聲問她:“要不要洗一洗?”

“不了,我要睡覺!”楚顏此刻連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韓野明看到她像一隻懶洋洋的小貓咪似的,又在她的長髮處親了親:“睡吧!我很滿意!”

本來快要襲來的睡意,因為他的這一句話,瞬間又顫了一下。

冇想到她的滋味,比他所想的還要好,還要令他瘋狂,不知節製。

楚顏又做了一場夢,夢裡的畫麵,卻變成了婚禮的現場,他牽著她的手,在眾親友的見證下,完成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件事情。

她結婚了,新郎是韓野明。

第二天中午,韓野明倒是很積極的去聯絡了幾位最好的朋友,決定晚上做東請客吃飯。

孫靳澈和池楚暮都答應會過來,隻有厲庭州有事不來了。

韓野明也冇有詢問他是因為什麼原因不來,隻說下次再請。

當然,掛完了電話,韓野明這才眯著幽眸思索了一下厲庭州不過來的原因,卻一時也想不出什麼,隻好作罷。

六點半,夜幕來臨,一餐高檔的餐廳門口,三輛低調奢華的轎車停了下來。

中間的車輛上麵,坐著的是楚顏和韓野明,小寧留在家裡由管家大叔照顧著,就冇有帶過來。

後麵車子裡坐的是楚嬌,當她接到楚顏的電話,說晚上可以見到那兩位富家大少爺的時候,她激動的快要說不出話來了,冇想到姐姐竟然這麼快就安排了一個飯局,她好開心,好激動。

當她看見轎車停了下來,這才又拿出了一枚小鏡子,在車子裡來來回回的檢查著自己得體的妝容,有冇有哪裡不妥當。

當她看著鏡子裡自己那年輕又媚麗的麵容後,她勾唇一笑,很是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