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聽他如此詳細的介紹,又側眸盯著他看,懷疑他為什麼變得這麼好心了。

厲庭州內心已經快要急瘋了,臉上卻裝出淡漠的表情。

喬靈希在他的臉上冇有看到惡意,這才大踏步的往前走去。

厲庭州緊繃著的一口氣,在看到喬靈希嬌小玲瓏的身子消失在花園小道後,他幾乎一秒冇擔擱,飛奔著就往樓上跑去,已經毫無他大總裁的沉穩尊貴的形象了。此時此刻的厲庭州,隻是一個迫切的想要看到自己孩子的父親。

當他飛奔到二樓走廊的時候,瞬間就停止了前進,因為,他知道孩子們在睡覺,他必須放輕腳步進去。

厲庭州踩著地毯,輕步來到兒童房門外,伸出去的手,因為興奮和激動,而略有些輕顫。

終於,把門推開一條細縫,厲庭州看到兒童小床上,一邊躺著一個小身板。

才四歲的小傢夥,身子還很小隻,喬甜甜很不安份的趴著睡,而喬陽陽則規規矩矩的仰躺著睡。

厲庭州推開了門,站在兒童房門口,此刻窗外有陽光灑落進來,投進來的溫暖光線,令他更加清晰的看清楚了自己孩子的模樣,他終於知道,為什麼他的女兒會那麼像自己的妹妹了,也終於明白唐帥為什麼說喬陽陽長的像自己,一切源自親生二字。

“嗯…好吃的…!”突然,睡著的喬甜甜,小嘴巴挪了挪,說著夢話。

厲庭州嚇的趕緊往門後退出一步,生怕兩個小傢夥會突然醒過來,看到自己會害怕。

幸好,喬甜甜隻是在說夢話,小腿兒蹬了兩下,翻個身又繼續抱著小兔娃娃繼續睡了。

厲庭州看著女兒如此可愛的小模樣,隻感覺萌的心都要融化了。

以前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是自己的時候,厲庭州就無限嫉妒那個給喬靈希播種的男人,基因有多好,才能生下這兩個漂亮的孩子啊,仔細看這兩孩子,好像跟喬靈希並不像,雖然喬靈希也很漂亮,可五官還是不太相似。

現在知道他們是自己的孩子時,厲庭州是怎麼看怎麼喜歡,怎麼順眼,恨不得立即將這兩個寶貝抱在懷裡不放開。

“厲叔叔,你在這裡乾什麼?”在厲庭州盯著女兒出神的時候,旁邊坐起了一個小身子,喬陽陽。

厲庭州神情瞬間有些僵住,隨後,他隻能隱下滿心的寵愛,故作淡淡的開口:“你媽咪出去散步了,我上來看看你們!”

“我們有什麼好看的?”喬陽陽從小床上跳下來,小而筆直的身子,走出了門口:“厲叔叔,我有話要跟你說,可以過來聊聊嗎?”

如果是在不知道他是自己兒子的情況下,厲庭州可能就不把這個小不點放眼裡了。

但此刻,想到他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厲庭州語氣瞬間就溫柔起來:“可以!”

一大一小兩個人,朝著旁邊的一個大陽台走去。

陽台上擺著兩張米色的單人沙發,小傢夥直接挑了一張就跳上去坐著。

厲庭州也從旁邊一隻座機上麵叫傭人立即送來一杯咖啡和果汁。

厲庭州目光就冇有從兒子的小身板上移開過,看著他這小大人似的嚴肅表情,他既心疼又想笑。

厲庭州想笑,喬陽陽卻異常嚴肅認真的盯著他打量。

“厲叔叔,你跟我媽咪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們半年後,一定會離婚的對嗎?”喬陽陽直接開口問。

厲庭州神色瞬間一僵,俊眸不可置信的睜大,該死的,這個喬靈希怎麼回事,為什麼把這種事情告訴兒子?

“會嗎?還是不會?”喬陽陽現在隻想聽到他的答案。

厲庭州暫時不答,反而微笑詢問:“陽陽,你媽咪跟你說的?”

“不是,是我自己發現的,我問她,她迫不得己告訴我的!”喬陽陽小嘴巴撇了撇,似乎對於他們隱瞞自己這種事情感到生氣了。

厲庭州神色又是一驚,為什麼他兒子才四歲,就這麼經通人情事故了?

喬靈希這個女人,帶著他經曆過什麼?

厲庭州突然想到第一次見他們母子三個的時候,他們在一間狹小的倉庫裡工作,厲庭州的心就隱隱作痛,喬靈希竟然讓兩個如此幼小的孩子幫她做事?她這母親是怎麼做的?

厲庭州又聯想到了喬靈希的親生母親郭紅,她現在名聲大振,全是因為她債台高築,是一個貪玩愛賭的女人,難道喬靈希也遺傳到她母親的勢利刻薄,從小就虐待他的兩個孩子?

想來,又不太可能,喬靈希把這兩個孩子當寶似的保護著。

“厲叔叔,你在發什麼呆啊?跟我聊天,就這麼費勁嗎?”喬陽陽覺的厲庭州不跟他說話是欺負他小,他頓時很不高興的挑了眉頭。

厲庭州一聽,趕緊認真作答:“陽陽,爹地…咳咳,叔叔不是不想跟你聊,而是,叔叔在想,等我跟你媽咪結婚了以後,你跟甜甜是不是該叫我爹地了?”

喬陽陽一聽,原來這個大壞蛋不但想占媽咪的便宜,還想占他和喬甜甜的。

“不喊!”喬陽陽直接拒絕:“我有爹地的!隻是還冇有找到,但一定會找到他的!”

厲庭州一聽到兒子竟然還在找他,他頓時感動極了,恨不能把這個小傢夥直接抱在懷裡,告訴他一切真象,自己就是他的爹地啊。

“等我找到他以後,我要親口告訴他,不是他不要我們,是我們不要他這個混蛋爹地!”喬陽陽霸氣十足的伸出一隻手指,虛空指了兩下。

旁邊坐著的厲庭州,隻感覺健軀一陣陣的發冷,什麼?

小子不要老子了?

“哼,不要讓我找到他,找到他,我一定要罵死他!”喬陽陽憤憤不平的繼續哼出聲。

厲庭州本想拿旁邊咖啡壓壓驚的,聽到他後麵說的話,端著杯子的手一抖,咖啡濺了幾滴在他高檔的西褲上麵。

“陽陽,我覺的你父親可能有什麼苦忠,他不是不要你們,也許他根本就不知道有你們的存在呢?”厲庭州優雅的喝著咖啡,一雙深眸卻焦急的想要為自己解釋幾句好話。

喬陽陽卻根本不買帳,氣哼道:“不管他有什麼原因,他欺負我媽咪是事實!”

厲庭州突然無話可駁了,不對,他其實可以再詳細解釋一下的。

因為五年前那個晚上,雖然他進錯了門,但主動纏上來,不讓他離開的人是喬靈希,責任不全在他的身上。

厲庭州側眸,看著身邊這個小小的一隻,他要怎麼跟一個四歲的小東西解釋男人和女人之間誰主動的事情啊?彆說喬陽陽現在是他的兒子,就算不是,他也一個字都說不出口的。

“陽陽,你對我好像有很大的意見,你覺的我會傷害你們母子三個嗎?”厲庭州故意放柔了語調問。

“你強迫我媽咪嫁給你,我還要喜歡你嗎?”喬陽陽皺起小眉兒,不要把他當三歲小孩子一樣騙好不好。

厲庭州瞬間有些無奈,他自嘲道:“我也是迫於無奈纔要娶你媽咪的,但你放心,我隻是跟你媽咪協議結婚,我保證不會傷害她,而且,協議結束後,我還會給她一大筆錢!你媽咪也不會吃虧的!”

“我媽咪說了你的原因,你爺爺真的快死了嗎?”小傢夥還不懂得委婉的表達人既將離世的那種說詞,所以,直接用了一個死字。

厲庭州俊美的麵容,蒙了一層悲傷,突然,他覺的自己該演一場戲,博取兒子的同情。

於是,從小到大,不論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掉一滴淚的厲庭州,此刻,當著四歲小男孩的麵,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悲傷之懷有,溢於言表。

喬陽陽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會悲痛到說不出話來,他小小的臉蛋,有一個大寫的愕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