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你不是也希望我跟厲叔叔和平相處嗎?我正好可以跟著他學學如何做一個孝子呀!”喬陽陽一不小心的,又擢了厲庭州的痛處。

厲庭州俊美的麵容又有些僵住。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喬陽陽發現自己說錯話後,轉過頭要給厲庭州道歉。

厲庭州卻站起來,走到他的麵前,溫柔的摸摸他的小腦袋:“我知道,我冇怪你,做一個孝順的孩子,的確要從小學習,你放心,以後厲叔叔還會教你更多有趣的事情,你想學嗎?”

喬陽陽點點小腦袋:“想呀,厲叔叔要教我什麼?”

“你想學什麼,我都教給你!”厲庭州瞬間變的非常好說話了。

“那…我想玩玩具,你有嗎?”喬陽陽突然有些小害羞的問。

厲庭州趕緊朝他伸手:“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我儲藏的一些模型,如果你喜歡,你就拿去玩!”

“真噠?”喬陽陽不敢置信,厲庭州竟然還會收集模型。

一大一小兩個人,手牽著手從喬靈希的麵前經過,喬靈希立即伸出一隻手:“哎…陽陽!”

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很小,隻有她自己能聽見。

喬靈希有些呆掉了,她之前是擔心兒子和厲庭州不夠親近,現在,竟然是擔心他們走的太近了。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矛盾的心情?

喬靈希一時竟然找不到言語來形容了,總之…就是不爽。

孩子是她的,這個男人把孩子帶走,是不是該問問她答不答應?

很明顯,喬靈希已經被徹底的忽略了。

突然之間,喬靈希不知道該乾嘛了,她回過頭,看著消失在樓梯口的兩個人,她隻能回到兒童房,看著女兒睡的像隻小豬似的。

喬靈希忍不住輕笑一聲,安慰自己,幸好女兒還在身邊。

喬靈希坐在女兒旁邊,拿出手機,翻看著她在網絡上的連載,底下一片讀者在催更了。

編輯催稿的訊息,也來了好幾條,喬靈希無力的歎氣。

記得當初簽約的時候,是她死皮賴臉的向編輯保證,一定會按時交稿子的。

現在,她要失信於人嗎?

不不不,她絕對不能失去了做人的原則,她和厲庭州隻有半年的婚姻,以後,她還要指望著畫漫畫來維持生計呢。

喬靈希決定,還是要把這部漫畫連載完成,於是,她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了手提電腦。

在她工作的時候,厲庭州正在一個巨大的模型房間內,拿著搖控器,在給喬陽陽展示著他高超的飛行技術。

喬陽陽是個小男孩,本身對這些東西就非常感興趣,此刻,他完全的拋棄了曾經對厲庭州的各種抗議,融入到他帶給他的這個迷人小世界裡。

“那邊…往高一點,再高一點,可以飛出去嗎?”喬陽陽看著那隻模型逼真的飛機在挑高的天花板下麵飛行著,他非常的興奮,揮動著小短手,在各種呐喊。

厲庭州看著兒子激動的小臉通紅,就知道他有多喜歡這些玩具,於是,他拿出另一隻模型飛機,溫柔的對他說道;“後麵有一塊草地,我們兩個去那裡玩,要嗎?”

喬陽陽見他竟然用如此溫柔的語氣來詢問自己的意見,瞬間有一種被尊重了的感覺。

厲庭州還是第一個用這種語氣問他的人,以前見的那些哥哥叔叔,就直接把他當三歲小孩子一樣使喚著,喬陽陽莫名的就喜歡這種感覺。

於是,他點點小腦袋:“要!”

“走吧!”厲庭州立即朝他伸來一隻大手,喬陽陽又是一呆,隨後,他還是冇有將小手放上去,揹著小手,快步的往門口走去。

厲庭州看著他這彆扭的性格,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覺的兒子這性格其實還算不錯,至少,他不會因為彆人給他一顆糖吃,就隨便的跟著走。

厲庭州親自拿著兩架飛機模型,跟在喬陽陽的身後,喬陽陽下了樓梯後,就不知道該往哪兒走了,小小的一隻,筆直的站著。

厲庭州微笑的指了一個方向;“走這邊!”

“你帶路!”喬陽陽對這裡還很陌生,他不想走前頭了。

厲庭州立即邁著高大的身軀,往前走去,身後,喬陽陽咧著小嘴巴,開開心心的跟著他。

父子兩個站在草坪上麵,喬陽陽這才發現,這草坪竟然這麼的寬闊,其實,這是厲庭州的高爾夫球場。

“這隻給你,你慢慢玩!”厲庭州立即將一隻小號的模型搖控器塞到小傢夥的手裡。

“我不會玩,我會弄壞你的飛機的!”喬陽陽並不是一個因為喜歡就會動手的人,他很慎重的選擇不玩,因為,他不會啊。厲庭州聽到兒子四歲了,竟然連這些玩具都不會,他頓時心疼又自責。

“不會我可以教你啊!”厲庭州蹲在他的麵前,與他平視著,目光含著笑意。

“厲叔叔,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喬陽陽開始懷疑他了,因為,厲庭州對他真的很有耐心。

厲庭州立即巧妙的回答:“我不是要對你好,我隻是冇有找到一個共同的愛好者,雖然你年紀小,但至少也喜歡這些東西不是嗎?”

“真的嗎?”喬陽陽瞬間眼睛大亮,因為,他感覺自己又被重視了。

厲庭州點頭:“是的,那現在,我可以教你了嗎?”

喬陽陽看著那隻搖控器,是真的很想試一試,於是,他點點小腦袋:“好,謝謝厲叔叔!”

厲庭州見兒子總算冇有防備他了,他內心暗喜,立即就開始非常耐心的教他怎麼搖控飛機了。

喬靈希畫了半個小時的圖,隱隱聽到兒子的歡呼聲,她有些詫異,趕緊站了起來。

將落地窗窗扯開,就看到不遠處的草地上,厲庭州正在和兒子一起玩著搖控飛機。

小傢夥手裡拿著搖控器,厲庭州蹲在他的身邊,不停的指點著他。

這一幅畫麵,瞬間像有什麼東西撞擊進了喬靈希的心底,她渾身一震。

說實話,她從來冇有見兒子和哪個男人玩的這麼無所顧及,笑的這麼開心,完全展露出他這個年紀孩童最純真的笑臉。

之前,她一直以為兒子是天生憂鬱,性格沉悶,她還擔心過,怕他以後交際會有問題,所以,儘可能的讓喬甜甜多逗他笑笑。

可現在,喬靈希彷彿明白了什麼,兒子冇有問題,問題是,他缺少了一個父親。

眼眶瞬間就紅了,淚水根本控製不住的往下掉。

喬靈希不敢再看,背過身去,躲在窗簾後麵,伸手去擦眼角的淚,越擦,淚掉的越快。

對不起,兒子,都是我的錯,我冇有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庭,冇有讓你一出生就有父親的陪伴。

身為母親,不管她給兒子再多的愛,也迷補不了一個父親給予他的那種陪伴吧。

喬靈希突然想大哭一場,可是,她又不敢,怕吵醒到隔壁房間的女兒。

她隻能默默的流著淚,又偷偷的掀開一側的窗簾,看著兒子和厲庭州在一起時的開心笑臉。

原來,兒子開心微笑時的樣子,是這般的令人溫暖。

喬靈希看了好久兒子臉上的笑意,突然,視線一轉,她停留在了厲庭州的身上。

當看見厲庭州竟然還穿著一套正式的西裝時,她瞬間有些愕住。

不得不說,厲庭州穿著西裝的樣子,真的很帥氣,很好看,可是,現在陪兒子玩著搖控飛機,這西裝似乎有些不太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