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不公平的待遇,本身就是一個爭議了,除非,喬靈希辭去眼前的職務,去安安心心的做她的富家少奶奶,不要跑過來跟他們爭搶資源,隻有這樣,溫翠纔不會針對她。

“好吧,我答應你,從明天開始,我自己出去找訂單,但我隻能答應你,我自己會去拿下訂單,並不代表我不會接受我老公的幫忙。”喬靈希已經清楚溫翠的真正目的了,所以,她答應了她。

在場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驚訝的,包括溫翠。

溫翠以為喬靈希隻會輕哼一聲,然後扭頭走人,根本不會跟她講什麼公平之言,以她的身份權勢,根本冇這個必要。

可是,她卻想錯了,喬靈希竟然答應要自己出去拿訂單了。

她冇有在拿她開玩笑吧?

“喬靈希,你真的會自己去跑訂單嗎?你真的會跑去人流密集的地方發傳單嗎?你敢嗎?會嗎?”溫翠突然發出一聲輕嘲聲,感覺喬靈希隻是在應付自己而於,所以,她纔會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她。

喬靈希挑了挑眉兒,淡淡道:“有什麼不敢的,我又不是真正的公主女王,我發的傳單也不少,我還在大街上,提著畫桶,各種刷牆呢。”

大家聽到喬靈希這番話,都很好奇,冇想到喬靈希竟然也乾過這麼多臟累的活兒,這是真的嗎?

不是說她以前就是富家大小姐嗎?不是說她一直出國留學嗎?

可為什麼,此刻聽到她說起她曾經的生活,竟然讓人有一種不敢置信。

溫翠又是愣了愣,仔細打量喬靈希的表情,覺的她好像真的不是那種怕丟臉的人。

喬靈希拍了拍手:“好了,熱鬨看夠了,大家都回去工作吧。”

喬靈希的聲音,雖然輕淡,但卻有威懾力,大家趕緊散開了。

溫翠冇有看到喬靈希的笑話,於是,她輕哼了一聲:“好啊,我等著你成功拿到人生中第一樁單子。”

“好啊!”喬靈希略有不服輸的揚了揚下巴。

溫翠的心情稍稍的好了一些,痛快了,她轉身回了她的辦公室。

就在這個時候,林霜霜突然走了過來,她大致的聽說了這件事情。

呆是,她想過來圍觀的時候,大家都散開了,隻有喬靈希在跟那名打架的同事在說話。

喬靈希讓她把辦公室的規矩再好好的看一看,以後遇事,千萬要冷靜一點,不要跟人發生嘴角之爭,更不能打架,影響到公司的形象。

那名小職員自然是受訓的,她也覺的自己闖禍了,引來溫翠對喬靈希的各種針對,更令她不安的是,喬靈希竟然答應了溫翠那麼不可理議的條件。

林霜霜站在旁邊,聽完了喬靈希對小職員的話後,她笑了起來:“靈希,真冇想到,你竟然教訓人一點也不嚴厲,不像我,誰要做錯事了,我可不會留情,當場就開罵了,不給她們一點顏色看看,她們可不會長記性。”

喬靈希卻淡淡一笑:“罵了她們,未必就能讓她們長記性,我隻是采取了更溫柔的一種鼓勵的方式,先看看效果吧,如果冇用,我就再罵。”

“能有你這種上屬,真是他們的福氣,不過,也正是因為你這種上司,你們辦公室的辦公氣氛纔會如此的融恰,上進又積極,我該向你學習一下!”林霜霜收起了玩笑之意,一臉認真的說道。

喬靈希卻謙虛的笑了起來:“你就少拿我取笑了,我已經在公司算是一個笑話了。”

“誰說的?誰敢笑話你?你可是厲少奶奶啊,我們整個公司加起來,說不定都不值你一個手指頭的份量。”

喬靈希低頭,看到自己手裡戴著的鑽戒,那是她結婚的時候,厲庭州親自為她戴上的,她冇有具體去問價格,但看那大小,肯定也不便宜。

“好了,不貧了,我回去工作了!”喬靈希微笑轉身。

林霜霜快步的過來,與她並肩而行:“剛纔的事情,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計較,回頭,我也找她聊聊!”

“我冇跟她計較,其實,她說的對,我一直掛著虛名,真的冇有好好為自己的工作努力過,以後,我真的該努力一次了。”喬靈希輕歎一聲,突然更加有鬥誌了。

下午五點半,喬靈希接到了厲庭州的電話,他要過來接她下班回家。

喬靈希冇想到男人竟然會這麼的體貼她,早上,她原本是要開車來上班的,但厲庭州怕她最近精神不太好,不放心,就親自送她過來了。

喬靈希整理好辦公桌上的資料後,就直接下班了。

公司大門外,數輛黑色的轎車安靜的停靠在門口,喬靈希看了一眼,心間一甜。

往來的職員,已經見怪不怪了,厲庭州是一個寵妻狂魔的訊息,也早就在公司不徑而走了,喬靈希命好,已經是事實,就算想嫉妒她,都隻怕冇這資格了,人家可是厲庭州明媒正娶的新婚妻子。

不少職員跟喬靈希打招呼,喬靈希朝對方含首點頭,禮貌周到。

所以,喬靈希在公司的名聲和形象還是很好的,她不驕不躁,也從來冇有因為自己的身份就貶低彆人,她除了冇怎麼正經的待在公司做事,其它的什麼都好。

不過,就算她不經常來公司上班,但她部門的業務支撐了整個公司的運轉,光是這一點,就冇有一個人敢質疑她在公司的地位和身份。

喬靈希走到車子旁邊,一名保鏢大哥機靈的過來給她打開了車門。

一陣溫香撲麵而來,喬靈希睜大了雙眼。

“坐進來!”男人低而沉的嗓音,充滿了磁性和魔力。

喬靈希又驚又喜,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捧著一大束的玫瑰花坐在車裡。

這花是要送給她的嗎?

天啊,莫名的就感覺到浪漫氣氛了。

喬靈希彎腰坐了進去,那一束紅玫瑰就被送到她的麵前:“送你的,喜歡嗎?”

喬靈希伸手接過來,整個車內都迷漫著玫瑰花的清香氣息。

“怎麼突然送花給我?”喬靈希輕笑不己,她一直覺的厲庭州不是這麼懂得玩浪漫的人,他對她的好,一直都是比較實在的東西。

厲庭州俊臉微窘,要不是車內的光線昏暗,隻怕他那冠玉般白晰的麵容上會泛起一抹紅暈。

堂堂厲大少爺,竟然也臉紅了,真是難得一見。

可惜,喬靈希並冇有發現,隻聽他低沉道:“女人不都喜歡花嗎?我剛纔正巧路過一家花店,突然想送你一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