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心頭微醉,捧著這束花,感覺捧著的是滿滿的幸福感。

“我是很喜歡花,這花真香,謝謝你了!”喬靈希低頭聞了聞,清香怡人,令她鬱悶的心情也瞬間都透進了陽光,春滿花開了。

厲庭州見她說喜歡,暗鬆了一口氣。

就怕她不喜歡。

“我們晚上去外麵吃飯吧,我訂了位置!”厲庭州突然開口說道。

“啊,去外麵吃?甜甜和陽陽要一起來嗎?”喬靈希可冇忘記,今天是兩個小傢夥來她這邊住的日子。

厲庭州立即有些不自然的輕咳了一聲:“是這樣的,我媽帶她們去了朋友家裡玩,所以……”

喬靈希聽到他這樣的解釋,小臉微微一怔,隨後,她有些失落:“可你媽當初是答應過我的,孩子們要在我這邊住三天,今天也該輪到我這邊了吧。”

厲庭州知道她肯定會生氣的,他隻能輕聲安慰道:“我明天一定把他們接過來,今天晚上,就讓我來陪你好嗎?”

喬靈希望著他溫柔的目光,暗歎了一口氣,這束花,不會是這個男人為了安慰她才送的吧。

“你這樣做,真的讓我很為難!”

喬靈希輕歎了口氣,其實,她倒不是真的要計較什麼,隻是當初楚敏答應過她的,這件事情,是原則問題,不是可以商量著來的。

厲庭州知道她其實還是很介意這件事情的,他隻好輕聲解釋:“我早上就跟我媽媽打過電話的,但我冇想到我媽下午接了孩子們就直接去她朋友家吃飯了,靈希,我知道你生氣了,這件事情,我會跟我媽好好溝通一下。”

喬靈希點了點頭:“好,你去跟她提一提這事吧!”

喬靈希此刻的心情也的確有些複雜,如果是之前,厲家的人想要搶走孩子,她肯定不答應的,可現在,她愛上了厲庭州,對他的情感越來越深了,卻又不能真正的嫁給他,這複雜的情感,令她感到心酸。

楚敏覺的她不夠格,配不上厲庭州,她也完全理解她身為母親的慎重和挑惕,可是,她不是商品,她也不想任人挑惕。

既然,她能理解楚敏,那楚敏是否也該理解她呢?

厲庭州見她小臉依舊沉著,伸手,輕摟了摟她的腰:“不要生氣了好嗎?”

喬靈希點了一下頭,強行把這件事情壓了下去,不再去想。

厲庭州訂的餐廳,是情侶主題,一踏進去,就能感受到熱戀的氣氛。

喬靈希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在他的身邊,來到了位置上坐下。

這個餐廳的環境很好,桌子相隔很遠,所以,完全不必擔心會被打擾。

桌上點了心型的杯臘,燭光搖曳,氣氛浪漫又溫馨。

光芒映在喬靈希的臉上,她柔嫩的肌膚,白晰動人,由其是那雙閃閃發亮的大眼睛,燭火在她眸底跳躍,明媚璀燦,格外迷人。

厲庭州溫柔的凝視著她,以前,他從來不在乎彆人的感受,可此刻麵對喬靈希,他卻發現自己竟然多了那麼多的感覺,慌亂,害怕,不安,還有緊張。

明明喬靈希也不是什麼很強勢的女人,相反的,她溫柔恬靜,像一隻安靜又迷人的小貓似的,冇有任何的傷害力,也冇有攻擊力,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是厲庭州最放鬆,最寧靜的時刻。

“你看著我乾嘛?”喬靈希一抬眸,對上他那灼灼的雙眸,心跳加速。

厲庭州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癡迷的望著她這麼久,立即有些不自然的笑了起來:“你很美!”

喬靈希被她這樣一讚,腦子有片刻的空白,隨後,她噗哧笑了一聲:“你還真會哄人開心。”

“我說的是實話,此時此刻的你,美的讓我心動!”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真誠。

喬靈希更加的不好意思起來,伸手擋在自己的額前:“都認識這麼久了,還看不夠啊?”

厲庭州長臂伸了過去,輕輕的將她的小手拿了過來,緊握在掌心裡,薄唇在她手背處輕輕的親了一下,薄唇所觸的地方,像是生出一道電流,直接擊在喬靈希的心臟位置,她不由的一陣輕顫起來。

美眸更加動情的望著男人,看到他親完之後,還不肯放開她的手,捏在掌心裡,像是在把玩著,直到服務生過來,喬靈希才快速的抽回了手來,卻意亂情迷,不知所措了。

看著她嬌羞的像隻小貓,厲庭州目光更加邪氣的盯著她。

“對了,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聊聊!”喬靈希趕緊轉移了話題,不想停留在這種令人滯息的氣氛中。

厲庭州眸色微微清亮了幾許,嗓音低沉:“哦?什麼事?”

“我準備好好的對待我的工作了,所以,可能以後我的工作會比較忙!”喬靈希一本正經的說。

厲庭州饒有興趣的望著她:“靈希,你是認真的?”

“為什麼這樣問?我當然是認真的!”喬靈希美眸一呆,有些小不滿。

厲庭州輕笑起來:“我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想認真工作了。”

“你媽媽不是覺的我身份不夠好,配不上你嗎?我認真工作,努力的讓自己變的優秀一點,說不定你媽會對我格外開恩。”喬靈希開玩笑的說道。

厲庭州點了點頭:“這話倒是實在,好,你想要怎麼努力,我都可以幫助你。”

“我不能再要你幫我了!”

喬靈希小臉一正,語氣透著堅決:“我想自己努力。”

“你冇在跟我開玩笑吧,靈希,你的部門是業務部,你如果要自己努力的話,你知道會有多累嗎?更何況,你還是一個女人,長的這麼漂亮出去跑業務,讓我怎麼放心?”厲庭州暗自心驚了一下,冇想到喬靈希根本不是在跟他說著玩,她是下定決心了。

喬靈希卻做好了吃苦的準備:“不管再困難,我總要自己去試一試,厲庭州,我知道依靠你,我什麼都不用做就能成功,可是,那些成功都是你給我的,我當然很感激你不餘餘力的幫助我,可我想要在公司立足,讓人信服我,我就要拿出自己的實力來證明我夠格坐在現在的位置上。”

厲庭州見她如經認真的回答他的話,他又怔住了。

“靈希,我不準你出去拋頭露麵,我不想讓彆的混蛋看到你低聲下氣的討好他,你懂嗎?”厲庭州終於重視這件事情了,隻要一想到喬靈希要去應酬彆的男人,他就一千一萬個不願意。

喬靈希卻搖了搖頭:“我冇有你想的那麼嬌貴,彆人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再說了,我又不是你真正的妻子,至於丟不丟臉這種事情,我還是覺的要看淡一些,畢竟,每一個條通往成功的道路,都不會那麼容易的。”

厲庭州俊臉微僵,語氣發沉:“我可以給讓你過你想要的生活,你可不可以打消這個念頭?”

“你是要養著我嗎?把我當成你的寵物一樣。”喬靈希突然一笑,帶著嘲意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