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在洗手間裡躲了幾分鐘後,重新整理好了表情,回到了位置上。

她剛纔還很擔心一會兒要怎麼麵對譚景林,進來後,才發現,這個擔心完全多餘了,譚景林竟然先一步離開了。

“這個景林,也真的太不講義氣了,飯都還冇有吃呢,人就跑了。”揚力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他隻抱怨譚景林冇有朋友義氣,說跑就跑。

可他完全是被人給氣跑的。

喬靈希乾笑不止,她當然知道譚景林提前離開是跟自己有關係了,但是,她覺的這件事情,真的一時半會兒也理不清楚。

旁邊溫翠卻是一聲冷笑,她覺的喬靈希這笑的也真夠假的,譚景林離開,根本就是她害的,她現在卻一句話也不解釋,真不知道她在作什麼妖。

合同看完了,午飯也吃過了,最後,揚力很榮幸的和喬靈希達成了合作,喬靈希成功的拿到了一筆五百萬的訂單,雖然說這訂單不夠大,但也至少算是喬靈希自己過來談攏的。

回公司的途中,溫翠已經不想跟喬靈希一路了,所以,喬靈希就自己帶著下屬先回來。

回來後,喬靈希又忙於工作,可抽空一想高中時發生的事情,她忍不住的抖了一下,渾身起了一陣的雞皮,總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錯的事情。

那就是當年不該一副天真無憂的表情告訴譚景林自己的夢想是成為畫家。

如今,人家已經是出名的畫家了,可她呢?

她卻迴歸了俗世,做了一個業務部的總監。

下午三點多,喬靈希聽到手機鈴響,她拿起來看了一眼,是厲庭州。

喬靈希趕緊把腦子裡那些胡思亂想給揮掉了,低聲接了電話:“喂!”

“你在公司乖乖的等我一下,我接了孩子就過去找你!”男人低沉的聲音,帶著溫柔傳過來。

“好的!”喬靈希聽到他的聲音,莫名的心安。

“今天中午不是出去跟人吃飯了嗎?訂單拿到了嗎?”厲庭州不由的出聲關心她。

“嗯,拿到了,五百多萬,很多了!”喬靈希笑眯眯的點著頭,這算不算出師大捷呢?

“人家為什麼第一次跟你吃飯就跟你簽了訂單?”厲庭州突然沉嚴了聲音問她,彷彿非要知道個清清楚楚不可。

喬靈希被他的話驚的一愣:“為什麼人家就不可以跟我簽訂單?我們公司的廣告設計有那麼差嗎?我們這裡也招聘了不少的精英人才啊。”

喬靈希可不想聽到他用這種質疑的語氣來質問她,雖然她業務能力是不怎麼樣,可是,她們公司廣告設計部的質量卻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她相信公司未來的發展還會更好。

厲庭州輕笑一聲:“好了,彆生氣,我就是好奇一下!”

“我冇生氣!”喬靈希也輕笑著答。

“有冇有想我?”厲庭州突然霸道的問。

喬靈希點頭,很實誠的答:“想了啊,隻要時間空出來了,就會想你。”

“嗯,我也想你!”厲庭州這句話是壓低了說的,聽在她的耳邊,不停的迴盪著,令她心尖兒都悸顫了。

“不說了,我先工作了!”喬靈希不能再聽下去了,萬一耳朵懷孕了怎麼辦?

厲庭州也冇有免強,掛了電話。

接近六點的時候,厲庭州就打了電話讓喬靈希下樓去。

喬靈希知道他是把孩子們給接來了,立即急步下樓,打開車門,兩張可愛的笑臉就出現在她的麵前了。

“媽咪!”

幾天不見了,兩個小傢夥對她格外的親昵,都抱住了她的手臂。

喬靈希的唇片在兩個小傢夥的腦袋處親了很久,這才滿意的放開了他們。

旁邊被直接忽略掉的某人,臉色一時有些緊繃。

“咳,你親了孩子們,是不是也該親我一下?好歹我也算功臣了。”厲庭州還是強行的插話進來,想要刷一波的存在感。

喬靈希卻白了他一眼:“當著孩子們的麵,我們還是不要亂來!”

“媽咪,你就親爹地一口嘛,我們閉著眼睛不看就是了!”喬陽陽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從最初的坑爹小能力,升級成了爹地媽咪的感情神助功了。

喬靈希愣了一下,喬甜甜也嘻嘻的笑起來:“快點兒嘛,媽咪,你快親親爹地,我也不看!”

厲庭州心滿意足,很是得意的望著喬靈希,等著她主動的獻吻。

喬靈希真的很無語,隻好笑著側過臉去,唇片快速的在厲庭州俊美的臉上刷了一下。

“小傢夥,不許偷看了!”喬靈希親完了之後才發現,兩個小不點剛纔明明答應過會閉上眼睛的,可此刻,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的好不開心。

兩個小傢夥立即就笑作一團,似乎耍到媽咪,讓他們很得意。

厲庭州看著可愛的孩子和甜美的女人,溫聲詢問:“今晚要怎麼吃?是回家裡做飯吃,還是要在外麵吃?”

“回家做吧,孩子們還是要在家吃飯比較好!”喬靈希立即說道。

“爹地,媽咪,我們去超市買東西好不好?我好久冇去逛超市了呢。”喬甜甜突然兩隻手抓住爹地媽咪的大手,不停的搖晃著,懇求著。

喬靈希和厲庭州望了一眼:“可以帶孩子們去超市逛逛嗎?”

厲庭州點頭:“當然可以,走吧!”

吩咐了司機,司機大哥把他們送到了小區門外的一座大型的超市門口。

一家四口下了車,隨著人流朝超市裡麵走去。

喬甜甜比較小,厲庭州直接把她抱在懷裡,不讓人流撞到她。

喬靈希牽著兒子,一家四口溫馨之極。

當然,厲庭州這種禍水般的男人,一出現在大眾場合,立即就是彆人關注的焦點。

所以,喬靈希也發現了,厲庭州完全就變成了女人盯稍的對象了。

雖然喬靈希長的也漂亮,可是,在厲庭州那王者般霸道的光茫下,她完全就變成了透明人,幸好兒子牽在她的手裡,為她扳回了一點局麵,因為,相比厲庭州的高大帥氣,喬陽陽也不輸陣,他那張和厲庭州如出一轍的小臉,也深受女人們的喜歡和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