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仔細的想了想,還是決定再去見他一麵。

有些話,就攤開了說,有些感情,也隻能遺撼說抱歉了。

她現在心裡所愛的人,隻有厲庭州,她孩子的父親。

喬靈希在下行三點多的時候,打了電話給厲庭州,詢問了一下孩子們晚上去哪兒住的事情,厲庭州有些無奈的告訴她,下午顧願會去接孩子們回厲家吃飯。

喬靈希內心堵悶了一下,顧願真的對孩子們太上心了,這令她莫名的有了一些不安。

如果有一天,她和厲庭州真的要分開了,是不是她真的就會失去對孩子們的撫養權?

不,她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她不能失去孩子,一個也不能失去。

“我晚上有點事情,可能會晚點回家,先跟你說一聲。”喬靈希低著聲音說道。

厲庭州關切道:“你晚上有什麼事情?”

“就是一些跟工作有關的事情,我先掛了!”喬靈希一想到顧願隻要孩子不接受她,她就有些鬱悶,連帶著對厲庭州的語氣也不太好了。

厲庭州聽著電話裡傳過來的茫音,這個女人就這樣把電話給掛斷了?

厲庭州有些無奈,以前,都是他這樣掛彆人的電話,現在,風水輪流轉了,終於有一個人敢這樣無視他,直接掛他的電話了。

厲庭州能感覺到喬靈希對孩子們的事情,總是有一種莫名的緊張。

也難怪,孩子們是她一手帶大的,現在突然要分離,她肯定會很傷心的。

下午五點多,喬靈希下了班後,就直接開著跑車去了譚景林舉辦畫展的地方。

他果然很出名,來賓不少,喬靈希把車子停的遠遠的,然後步行過來。

看到人潮如織,她不由的替譚景林感到高興,當初她隨口一說的夢想,冇想到他竟然已經成功了。

喬靈希隨著人群,踏入了展覽廳內,一進門,一幅畫就映入了她的眼斂,這是一個少女的背影圖,站在赤紅的楓林下麵,揹著一個書背,閒懶的往前走去。

喬靈希停下了腳步,一臉怔愕的看著那幅畫,莫名的覺的很熟悉,彷彿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高中的時候。

她回家的路上,總會經過一片楓樹林,那個時候的自己,一到楓葉變紅的時候,就會變的懶洋洋的,會一個人坐在楓林下麵發呆,用腳去踢樹葉,還會拽著書包在旋轉。

喬靈希突然看到一顆橫臥在一片楓林中的樹木,那也是一棵楓樹,隻是被車子撞倒了,倒在馬路邊上,很惹眼。

突然有人輕輕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喬靈希徹底的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看著這副畫,就陷入了對過往的回憶之中。

看到那顆倒在旁邊的楓樹,她幾乎可以肯定,這上麵畫的那個揹著書包,漫不經心踏在楓葉林道上的女孩子就是自己的真實寫照。

奇怪了,為什麼譚景林會畫這樣一幅畫,難道,他看到自己穿過楓葉林的樣子嗎?

是什麼時候,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冇有呢?

喬靈希心跳微亂,心口起了慌色,她覺的自己應該轉身離開,不要再往裡麵走,如果第一副畫,畫的就是她的背影,那麼,裡麵還有多少畫,是跟她有關係的呢?

旁邊有服務生送來一杯酒,喬靈希慌張的伸手接了過來,就聽到旁邊有兩個年輕女孩子在談笑議論。

“這幅畫裡的女孩,會不會就是譚景林暗戀的人?”

“我覺的很有可能,看這女孩子的背影這麼美,如果現實中真的存在的話,那肯定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吧。”

喬靈希聽了之後,後背緊繃著,那兩個女孩子在議論完之後,一轉身,就看到了喬靈希。

兩個人表情都訝然了一下,因為,她們覺的,畫裡的那個女孩子要是長大了,可能就長的像眼前這個身穿著職業套裝的女人一樣美吧。喬靈希嚇的趕緊轉身就走,彷彿自己的心思會被她們看穿似的。

喬靈希端著一杯酒,慌不擇路的往前走去,差一點又撞到了人,把她嚇的趕緊往旁邊一躲,緊接著,她又看到了一副畫,這副畫是一個少女的側臉。

她閉著雙眼,正在聞一朵花香,整麵牆都是綠油油的爬山虎,少女神情陶醉,彷彿沉浸在花香之中,陽光明媚,光線一縷一縷的曬在她的身上,臉上,令她整個人看上去很溫暖。

喬靈希端著酒杯的手又是一抖,酒杯又差一點掉地上去了。

不用懷疑,這上麵聞花香的那個少女就是自己,她記得,這一次是學校組織大家去效遊,路過一個古鎮,古鎮的一麵牆全都是爬山虎,在牆角的位置,一枝蘭花,顯的猶為獨立,喬靈希就蹲了下來,閉著眼睛,想要去聞花的香氣。

真冇想到,這麼一個不經意的瞬間,竟然會被譚景林直接定格在了這幅畫裡。

畫裡的少女,神情恬靜,給人的感覺,也是這樣安靜的氣息。

喬靈希腦子一片的空白,覺的自己好像誤闖了自己的記憶裡似的,她竟然看到了這麼多屬於自己的過往。

怎麼會這樣?

譚景林是瘋了嗎?

怎麼會把她當成女主角,畫進他的油畫裡呢?

天啊,這簡直太令人難於置信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喬靈希絕對不相信這一切都是跟自己有關係的。

就在喬靈希驚訝於自己所見時,門外停車場內。

厲愛媛正和她一個朋友開車過來,當看到那一輛耀眼的跑車時,厲愛媛急急的喊住了朋友:“停一下,停一下,我好像看到我嫂子的車了。”

那個女孩子聽到她喊嫂子,立即驚道:“你是說那輛限量款的跑車嗎?是你嫂子的啊,天啊,好酷啊。”

厲愛媛卻皺了皺眉頭,喃喃道:“難道我哥和我嫂子也來了嗎?我打個電話問問他們。”

厲愛媛拿出手機,先拔了喬靈希的電話,一直處在無人接聽的狀態下。

厲愛媛嘟嚷:“靈希怎麼不接我電話啊。”

“可能是裡麵太吵了吧,冇聽見!”她的朋友在一旁解釋道。

厲愛媛隻好打了電話給大哥,厲庭州倒是很快就接了她的電話。

厲愛媛開口笑著問道:“大哥,你和靈希怎麼會來看譚景林的畫展啊?”

厲庭州聽到譚景林三個字,語氣瞬間沉了下來:“你在說什麼?”

“難道不是嗎?我看到嫂子的跑車停在畫展門外了,大哥,你們冇有在一起嗎?”厲愛媛聽了,突然一臉的驚訝和不可思議。

厲庭州語氣瞬間急了起來:“你剛纔提到譚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