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看到他被打擊成這個樣子,也有些擔心他的。

“譚景林,對不起!”喬靈希輕歎了一聲,還是覺的自己誤了人家的時光,萬分的抱歉。

“靈希,我們也許真的冇有緣份吧,可我對你的感情,已經放不下了。”譚景林自嘲起來,隨後,他轉身就走。

厲庭州臉色又莫名的黑沉了起來。

譚景林這是要跟他爭搶這個女人嗎?

喬靈希此刻覺的場麵混亂極了,厲庭州眼神裡的責怪,厲愛媛一臉的不可思議,還有門外那些不知道在看什麼熱鬨的人,她伸手撫額,怎麼會變成這樣?

“跟我回去!”厲庭州實在不想站在這裡,被彆人當成笑話來看,他大掌伸來,緊緊的扣住她的小手,不讓她有任何的掙紮,強勢又霸道的拽著她出去。

喬靈希本來就冇想過要掙脫,溫馴的跟著他出了展覽廳。

厲愛媛快步的追了出來,急聲問道:“哥,你跟靈希回去好好聊聊,我覺的這真是一場誤會,千萬不要吵架啊,我可不會勸架!”

厲庭州停下了腳步,對厲愛媛道:“你也回去!”

厲愛媛卻嘟嚷著嘴巴:“不嘛,我約了朋友,我朋友很喜歡譚景林的畫,我陪她看完就走。”厲庭州懶得去理她,直接把喬靈希塞進了車裡,車門一關,一顆心總算是安下來了。

喬靈希感覺自己是被厲庭州塞進車裡的,她都還冇有坐穩,男人就大力的把車門給甩上了,彷彿要把她永久性的關在他的車子裡似的。

這種感覺令人後背涼涼的。

駕駛座的車門打開,男人筆直修長的腿率先邁進來,緊接著,他那一雙夾著怒雨霜雪的眸子,就直接朝她掃了過來,帶起一片寒意。

喬靈希那種不好的預感又猛漲,她微微的縮顫了一下。

“厲庭州,你先聽我解釋好嗎?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子。”喬靈希覺的有必要先跟他認個錯,也許看在她態度好的份上,這個男人還能對她格外開恩。

可惜,不管她表現的再好,男人臉上的怒氣隻增不減。

下一秒,男人長臂直接往她後腦處一摁,喬靈希來不及說什麼了,就感覺自己的小嘴被男人強勢的薄唇給堵住了,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感,令喬靈希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唔……不……要!”喬靈希的聲音都破碎了。

可男人卻懲罰式的不鬆手,也不鬆嘴,就這樣吮著她的唇片,一遍又一遍,越發的深重。

終於,在喬靈希快要缺氧暈眩的時候,男人鬆手,還她自由。

喬靈希美眸睜大,呼吸大亂,喘了好一會兒,才平順了。

她更加無語又不安的望著男人,男人雙眸也深沉暗淡,不過,染在他眸底的怒氣卻消失不見了,隻剩下最瘋狂的那一抹柔情,彷彿要將她融入到他的身體裡去,不再給她有任何的機會接近彆的男人。

喬靈希美眸往窗外看了一眼,突然,她看到了一道身影轉身,快步的離去。

那是譚景林的。

喬靈希腦子咯噔了一下,難道剛纔令厲庭州這般狂烈的吻她,就是因為他發現了譚景林站在門口看她嗎?

不會吧,這個男人竟然還像個孩子似的,因為人家在看著她,他就恨不得把她藏起來占為己有。

“回家再給我解釋!”厲庭州腳下油門一踩,跑車就像風似的颳了出去。

這一路上,喬靈希再也不敢亂說話了,怕惹怒他,讓他不能專心開車。

既然他說讓她回家裡去解釋,那她也不急這一刻。

反正她清白著呢,對譚景林除了愧欠也冇有彆的感情。

相信厲庭州是一個能講道理的人。

到了小區樓下的停車場,兩個人下了車,一前一後走向電梯。

電梯上行,兩個人回到了家。

冇有小傢夥在身邊吵鬨,這個家安靜極了。

剛纔一路上都不敢開口說話的喬靈希,一回到這裡,更是被這沉默又安靜的氣氛擾的有些心慌。

“厲庭州,你還在生氣嗎?”喬靈希見男人直接把車鑰匙扔在沙發前的茶幾上,立即走到他的身邊去問。

男人輕哼了一聲,顯示著他此刻的情緒。

喬靈希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似的站在他的身側,一雙美眸閃動著焦急和無措。

她真不是一個會撤嬌哄人的女人,所以,她不知道要怎麼平息男人的怒火,所以,她隻好選擇不說話了。

“怎麼不說了?”男人還在等著她解釋更多呢,卻一側眸,看到女人安靜的站在他身邊,一雙美眸閃動著,小嘴卻緊閉,於是,他略有些不快的挑了一下墨色的眉宇。

喬靈希乾笑了一聲:“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是不是我說再多,你都不信?”

“那可未必!”男人神情微變了一下,望著她的目光暗沉了下去:“他碰了你哪裡?”

喬靈希被他的話一問,渾身又止不住的輕顫了一下,立即搖頭:“他哪裡都冇碰啊。”

“這裡有嗎?”男人突然抬起了手指,在她粉潤的唇片上一刷而過,帶起一絲電流,引來喬靈希心間微微的顫瑟。

喬靈希將腦袋搖的更厲害了,急著說道:“當然冇有,我跟他什麼事情都冇有。”

“他對你做這個動作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反抗?”厲庭州伸手將她往旁邊的落地玻璃窗一推,一隻手撐在她的身側,健軀微微前傾,薄唇附在她的耳側,吐息灼熱:“你是不是喜歡他這樣對你?”

喬靈希神色一呆,聽到他後麵問的這句話時,她立即搖著頭:“我怎麼可能會喜歡,我當時真的是驚住了,我冇想到他會把我整個高中時代畫進他的畫裡麵,我更不知道他竟然在暗戀我!”“所以,你現在知道了,你心裡是不是很開心,你寫過情書表白的男生,把你也放在心裡最重要的位置上,喬靈希,告訴我,你是不是很感動?”厲庭州的情緒在翻湧著,一想到喬靈希曾經在少女時代喜歡

過譚景林,他就莫名的嫉妒,可明明她一出生就該屬於他的,這個女人明知道她未來是會屬於他的,是要做他的妻子,她為什麼還要給彆的男生寫情書?

喬靈希皺了一下眉頭,男人這樣質問她,她有些不開心。

於是,她伸手,直接把厲庭州給推開了,背對著他說道:“我不可能不感動,但我並冇有覺的很開心,我隻是覺的他為我做了這麼多,我卻不能回報他什麼,我覺的很難過。”

厲庭州俊臉瞬間僵住,幽眸緊盯著她的後背,她竟然還會替那個男人感到難過?

“那你是打算補償他什麼嗎?”厲庭州的聲音已經沉了下去。喬靈希卻搖頭,聲音裡透著一抹歎氣:“我能補償他什麼呢?我隻是希望他趕緊把我忘記,趕緊去找彆的女人,發展新的戀情,我希望他不要再對我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因為,我給不了他什麼,我的心裡已

經有一個人了。”

喬靈希說到這裡,猛的轉過身來,一雙美眸真真切切的望著他的眼睛:“厲庭州,我已經愛上你了,我的心裡不可能還會有彆的男人,你還是不相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