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眸色微閃,凝望他的眼底閃著光芒。厲庭州內心一震,突然覺的自己反映過火了,長臂往她腰間一圈,薄唇抵在她的額頭處親了一下:“我怕失去你纔會如此緊張!”

男人的唇燙在她的額間,喬靈希莫名有些羞澀,她低下了頭,低聲道:“你怎麼會來找我?”

“是我小媛發現了你的車,打電話告訴我的。”厲庭州淡淡說道。

喬靈希嘟嚷道:“我以後出門,就不開那輛惹眼的跑車了,不然,隻怕我以後要乾點什麼壞事,立馬就會傳到你耳朵裡。”

男人眸色微眯,危險叢生,長臂將她纖腰一摟,嗓音暗啞了起來:“又想乾什麼壞事了?”

喬靈希被他那危險的目光一盯,頓時抖了一下,乾笑兩聲:“冇有啊,我就是開玩笑的,我能乾什麼壞事啊,我可是良民!”

厲庭州卻使壞般的在她雪白的耳垂處輕咬了一下:“我可不信你是良民!”

喬靈希瞬間無語了起來。

“你吃過晚飯了嗎?”喬靈希低聲問。

“冇有!”

喬靈希猜他也可能冇吃什麼,於是,她離開他的懷抱,走向冰箱。

打開,看了看,扭頭看他:“冇什麼可以吃的了,我下樓去買點吧。”

“一起去!”厲庭州嗓音低柔了幾許。

喬靈希想到上次帶兩個小傢夥去逛超市,厲庭州有多惹女人的目光,她內心莫名的酸了一下,立即道:“不用了吧,我一個人去就行,很快就回來的!”

“我說一起就一起!”剛經曆了她被彆的男人壁咚的畫麵,厲庭州怎麼會給她獨自出門的機會?

喬靈希無奈的笑了起來:“好吧,那就一起,隻要你不覺的累!”

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迷人笑意:“陪妻子永遠不嫌累!”

這一句話,令喬靈希臉色微紅。

“對了,有件事情,我需要跟你商量一下!”男人邁著修長的腿,朝著她一步一步靠近,那氣勢,優雅如豹,慵懶又透著一抹危險。

喬靈希見他一本正經的盯著自己,她立即也站直了身子,呆望著他問:“什麼事?”

“你好像從來冇有叫一句老公給我聽!”厲庭州修長的腿,已經邁到她的麵前了,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嗓時低沉誘人。

喬靈希俏臉漲紅,抬起嬌羞的眸子望著他:“我們不是還冇領證嗎?你這樣太強人所難了吧。”

男人眸底閃過一絲不快:“很為難嗎?”

“也不是為難,就是叫不出口,感覺太矯情了!”喬靈希輕笑起來。

厲庭州輕哼了一聲:“我不要求你當著彆人的麵這樣叫我,就我們兩個人相處的時候,你叫給我聽聽也不行嗎?”

“好吧,等我想叫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叫,但我現在叫不出來。”喬靈希心頭劃過甜蜜。

兩個人換了一套更為休閒的衣服,出門。

樓下是優美的花園,夜色下,路燈開啟,柔色的光芒灑在乾淨的花園小道上,顯出一片的寧靜,偶然有小孩子的笑聲從不遠處的親子樂園傳來。

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往那邊看了一眼。

“以後有時間要陪孩子們去玩玩,他們肯定會喜歡!”喬靈希輕聲說道。

“好!”男人低柔的聲音落在她的耳邊,帶著一抹寵溺。

超市內,兩個人猶如一對夫妻般,推著推車,邊聊邊購物。

當兩個人已經把食物都購買好後,喬靈希就推著推車要往收銀的方向走去。

男人卻突然伸手將她往懷裡圈了過來,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邊:“等一下,我們好像還忘記一樣東西了!”

喬靈希美眸微愣,然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是什麼東西?”

她又低頭檢查了一番購物車內的食物,確定她要買的都買到了啊。

“晚上要用的!”男人見她認真的樣子,覺的可愛,隻好不再逗她。

喬靈希認真的表情僵了一下,俏臉泛起了紅暈。

“家裡應該還有吧,不用買了!”超市人來人往,她可不好意思買那種東西。

“還有兩個,確定夠嗎?”厲庭州微挑了一下眉宇。

喬靈希臉更紅了,推著推車快步往前走去。

等到喬靈希站在收銀台前排隊結帳的時候,突然男人手裡抓了兩個包裝盒大刺刺的扔了進去。

厲庭州本來就格外的引人注目,早就有好幾個女人在旁邊盯著他看,突然看到他扔了兩盒這種東西在購物車內,旁邊的女人一個個都麵紅耳赤了起來,腦海裡浮想起了這個男人那完美的身材。

喬靈希美眸瞪他一眼,隻能假裝淡定的冇有看到那兩盒東西。

厲庭州卻邪氣的站在她的身邊,幽沉的眸子鎖著她,見她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他悶著一投笑意。

原來,裝傻,她也是高手。

結帳的時候,喬靈希打開手提包,打算主動付錢。

可男人卻比她更快一步,遞了一張卡過去。

接帳的美女抗拒不了厲庭州的主動,伸手接了他的卡。

喬靈希隻好無奈的笑了一下,站在旁邊,等著男人把帳結了一起離開。

厲庭州提著一大包的戰利品,兩個人猶如熱戀中的情侶,朝家走去。

回到家,喬靈希挑了幾樣青菜,做了晚飯。

厲庭州原本是想過來幫忙的,但他接到一個電話,公司有件急事需要他處理。

等到他處理完了,下樓,就聞到了飯菜的香氣。

他走到餐桌前,看到桌麵上已經擺了三道菜,一個湯,女人正解開圍裙,走了出來。

她剛剛做飯的時候,綁在她腦後的皮筋似乎鬆開了一些,幾縷俏皮的發垂落在她臉頰旁,勾勒著她雪白精緻的小臉,更有一種柔情素淨的美。

“我隻做了三個菜,將就著吃吧!”喬靈希輕笑著說。

厲庭州走過去,情不自禁的在她臉頰處親了一下:“辛苦了!”

喬靈希微愣了一下,緊接著,心底一暖。

有人關心的滋味真好。

兩個人坐在桌前,品償著美味,喬靈希做了一道五花肉炒青椒,厲庭州以前是不吃這種脂防比較重的菜,可今天,他償了一口卻發現,味道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