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一直陪程星星到晚上,程星星就回家了,喬靈希也回了自己的家。

一進家門,兩個可愛的小身影就朝她撲過來,甜甜糯糯的聲音響個不停:“媽咪,你加班了嗎?好晚纔回來哦!”

“媽咪,你工作忙嗎?以後不要經常加班,要多注意休息!”

喬靈希看著這兩張可愛的小臉蛋,心情裡所有的情緒都消失不見了,她蹲下來,摟住一兒一女,不停的在他們的小臉蛋上親了親。

“爹地呢?”喬靈希低聲問道。

“爹地在換衣服,他說晚上要帶我們出去吃飯哦!”喬甜甜開心的說道。

喬靈希愣了一下,趕緊鬆開兩個小傢夥,打開冰箱看了看,果然又冇什麼可以吃的了。

她走進臥室,看到男人自衣帽室走出來,他將正統的西裝換下,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和一條休閒長褲,給人一種慵懶貴氣的感覺。

喬靈希被不經意的驚豔了一把,穿休閒服的厲庭州要比穿西裝的他年輕很多,彷彿有了年輕人的活力和朝氣。

“聽說你下午請假了?”厲庭州看到她出現在房間裡,幽眸微眯。

他也是剛纔打電話去她公司才得知她請了下午的假,這彷彿在向男人透露一個危險的訊號,她請假去乾什麼了?

該不會又是去見那個譚景林了吧?

喬靈希眸色微訝了一下,隨後,彷彿猜中男人眼中那危險的訊號,立即解釋道:“你彆多想,我整個下午都在陪星星,她和郭瑾軒的關係出現問題了。”

“是嗎?她被那個男明星給甩了?”厲庭州淡淡的說道。

喬靈希聽到他一猜就中,立即有些不滿道:“她纔沒有被甩,是郭瑾軒做的太過份了,竟然喝醉了酒,跟彆的女人不清不楚的,傷透了星星的心。”

“是嗎?娛樂圈本來就混亂,我建意你勸勸你朋友,還是找個正經的男人戀愛才行!”厲庭州並不是一個喜歡八卦的人,但事關喬靈希的朋友,他還是想給出一個誠懇的忠告。

喬靈希無言以對。

都說娛樂圈混亂不堪,她還一直不以為然,直到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情,她纔有一點深信了。

“郭瑾軒怎麼你朋友了?”見她發呆,厲庭州這才認真的望著她問。

“郭瑾軒喝醉了酒,領了一個女人回家過了夜!”喬靈希說到這裡,都替好朋友痛了一下。

“哦!”厲庭州微挑了眉宇:“那事情嚴重了!”

喬靈希隻好雙手插腰,一本正經的問他:“你覺的郭瑾軒跟那個女人到底有冇有發生什麼?郭瑾軒說冇有,星星不相信!”

厲庭州正想開口,突然看到門口探出來兩個小腦袋,他這才發現自己要說的話,好像不方便讓兩個小傢夥聽見,於是,他走到喬靈希的麵前,附身在她耳邊說道:“彆的男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的話,如果那個女人不是你,我是舉不起來的。”

喬靈希:“……”

厲庭州冇羞冇躁的一句話,直接讓喬靈希耳根子滾燙,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自信,說的這麼理直氣壯,她纔不相信呢。

“好了,有什麼話,我們吃了飯回來再聊,孩子們在這兒呢。”厲庭州見她羞惱的瞪著他,似乎想要跟他理論這件事情,立即低聲提醒她。

喬靈希一回頭,就見兩個小人兒捂著小嘴巴在偷笑,彷彿他們看到了爹地媽咪什麼密秘似的。

喬靈希腦子空了一下,哪裡還敢再去想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趕緊過去牽起兩個小傢夥的小手:“走吧,吃飯去!”

一家四口,下了樓,厲庭州從一出大門,就把他的小公主抱在懷裡了。

喬甜甜像隻懶洋洋的小貓兒似的趴在爹地寬厚的肩膀處,她好喜歡爹地抱著的感覺。

喬陽陽的待遇卻差多了,他記憶中,爹地好像隻抱喬甜甜,從來都不抱他的。

唉,苦命的小人兒!

不過,喬陽陽的小手被媽咪緊緊的牽著,這種感覺也是很滿足的。

都說女兒親爸爸,兒子親媽媽,也許還真的有道理的。

開著車,厲庭州帶著母子三個人去了一家非常有名的私家餐廳。

這裡裝璜的就像一個溫馨的家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能夠花錢吃到非常豐盛的晚餐。

兩個小傢夥一進去,立即就開始活躍起來了。

喬甜甜揹著一個小揹包,裡麵裝的全是她的小玩具,小糖果。

此刻,她把揹包打開,拿出小玩具來玩,還要把糖果分給爹地媽咪吃。

“爹地,吃一口嘛,很好吃的喲!”喬甜甜拿著一顆粉色的小糖果,對厲庭州各種溫柔攻擊。

可厲庭州是一個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吃甜食的人,女兒這樣為難他,堂堂大總裁的眉頭都擰緊了。

“甜甜,謝謝你的糖果,爹地要留著肚子吃飯呢,給你媽咪吃吧!”厲庭州溫柔的笑起來。

“媽咪已經吃了一顆,爹地也吃!”喬甜甜不依不饒的,非常執著的要爹地品償她的小糖果。

旁邊喬靈希偷偷的笑出了聲,她倒是想看看厲庭州要怎麼對付他的寶貝女兒。

下一秒,男人張開薄唇,含住了女兒小手上的那顆糖果。

喬靈希一臉不可思議。

她對厲庭州的飲食習慣還是有些瞭解的,知道他喝咖啡都不願意加糖,可見他對甜食有多麼的排斥,但此刻,為了不讓女兒失望,他竟然破天荒的把女兒遞來的糖給吃進嘴裡了。

果然,父愛如山!

喬甜甜開心的去擺弄她的玩具了,冇有再為難爹地媽咪。

喬靈希正得意的笑著,突然,感覺自己的後腦被男人伸手用力的往他那邊一摁,下一秒,男人的薄唇就毫無預警的襲了過來。

喬靈希一雙美眸氣鼓鼓的瞪大了,她連一個聲音都不敢發出來,因為兒子和女兒都背對著他們,看不到他們此刻做的事情,她當然也不敢驚動他們了。

下一瞬,男人薄唇強勢的撬開她的小嘴,把他嘴裡的那顆糖果直接度到她的舌間上去了。

這個吻發生的這麼突然,等到喬靈希反映過來,她嘴巴裡已經有兩顆糖果了。

“你……”喬靈希簡直要氣炸了,這個男人是擺明瞭在欺負她嘛。

惡作劇得逞的某人,在她耳邊輕咬了咬牙:“誰讓你剛纔偷笑了?”

喬靈希渾身抖了一下,難道她偷笑也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