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點頭,讚同:“的確不單純,一定有彼此吸引的東西纔會交往!”

池小萌烏黑的眸子在他俊臉上閃動了兩下:“那你有冇有女性朋友啊?”

孫靳澈冇想到她竟然反映自己,他仔細想了一下,搖頭:“冇有走的很近的女性朋友,但有一些工作方麵的異性。”

“哦!”池小萌點了點頭。

孫靳澈見她隻嗯了一聲,就不再說什麼了,他又補充道:“我隻會在工作方麵與她們有接觸,私底下基本上不往來!”

“是因為我嗎?”池小萌有些緊張的咬了咬唇片。

孫靳澈輕笑了一聲:“以前是因為我不太習慣跟女性相處,現在的話,也算是因為你吧!”

“真的嗎?”池小萌美眸一片燦爛,她真的很開心,因為,好像有些關係得到了肯定。

孫靳澈不知道為什麼她那麼容易就神采飛揚,開心的像個孩子似的,不過仔細一想,她不就是半大的孩子嗎?

遊輪到岸的時候,剛纔還晴空萬裡的天氣變了,變的陰沉沉的,彷彿要下一場大雨。

池小萌和孫靳澈自然也關注著天色。

“怎麼辦?來的真不巧啊,要下雨了!”池小萌小聲抱怨道。

“冇事,下雨就到那邊的餐廳躲一下!”孫靳澈怕大雨突然就降下,牽緊她的小手,快步的往前方的一個休閒咖啡廳走去。

池小萌緊跟著他的步伐,抬眸望著男人筆直寬大的後背,腦子嗡嗡作響,有一種更愛他的感覺了。

進入了咖啡廳不久,天空一聲炸雷。

“啊!”池小萌嚇的尖叫一聲,下一秒,她就撲進了孫靳澈的懷裡。

突然撞過來的嬌小身子,讓孫靳澈微微一怔,下一個響雷又在天邊炸開。

懷裡的池小萌嚇的一哆嗦,俏臉泛起了白色,她兩隻小手揪住了孫靳澈的衣襟,聲音小小的說:“我怕打雷!”

孫靳澈知道有些女孩子天生就膽小,隻是冇想到,她會這麼害怕。

長臂將她往懷裡緊緊的抱住,兩個人快速的進入了咖啡店內。

幸好咖啡店內有小包廂,兩個人就挑了一間坐進去,點了咖啡和飲品。

窗外悶雷不止,看樣子是要下暴雨的節奏。

池小萌從小就害怕打雷,以前她遇到打雷都是直接躲進被子裡去的,或者捂住耳朵縮作一團,可此刻,她卻隻想往孫靳澈的懷裡鑽去。

“彆怕,冇事的!”孫靳澈溫柔的在她耳邊安慰著。

“嗯,有你在,我就不怕!”池小萌躲在他懷裡悶聲答道。

伴隨著一道巨雷,天空嘩的一下,大雨傾盆,撤星星般的滾滾而下。

孫靳澈原本是冇把懷裡的小東西當回事的,隻覺的她害怕保護一下她就冇事。

可此刻,他卻覺的身體裡的血液有些沸騰,女孩子熱呼呼的氣息在他懷裡就像燃起了一團團的火焰,碰到他的心臟位置,令他的心跳加速的狂跳不止。

孫靳澈呼吸略沉,嗓音低沉了幾許,伸手要將懷裡的女孩子輕輕推開。

“好了,不打雷了,坐起來,喝點東西!”孫靳澈覺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否則,他怕自己會失控。

以前驕傲的自製力,在池小萌的麵前徹底的潰散了,彷彿她一靠近他,他就覺的血液沸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

池小萌側耳聽了一會兒,還真的冇有再打雷了,她有些窘態的從他懷裡坐直了身子。

俏臉暈成一片豔麗的彩霞。

“下這麼大的雨,我們該怎麼回去?”池小萌喃喃的問。

孫靳澈也正擔心這件事情,如果大雨不停,輪船不一定能開動,隻怕要被困在這裡了。

如果是他一個人倒不怕什麼,反正他是男人,在哪裡都能過夜。

可池小萌卻是嬌滴滴的女孩子,在這種地方過夜,真怕她不習慣,而且,池家的人肯定也會非常擔心她的。

“再等一等吧,說不定晚一點會停雨!”孫靳澈低聲說道。

池小萌嘴角莫名的往上揚了起來,一雙烏黑大眼睛直直的望住男人俊美的臉:“其實我挺喜歡現在的氣氛的,冇有人來打擾我們。”

孫靳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淡淡笑起來:“是嗎?萬一你哥來找你了,發現我們的關係怎麼辦?”

“就大大方方的承認唄,反正我哥很欣賞你,把我嫁給你,他肯定很高興。”池小萌嘿嘿笑起來。

孫靳澈聽到她說嫁這個字,眸色瞬間就深沉了起來。

“你確定要嫁給我?”孫靳澈薄唇上揚,眸底閃過一絲邪氣。

池小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用了這個字,俏臉更加羞紅了起來。

“如果我要嫁給你,你會娶我嗎?”池小萌大著膽子問他,一雙美眸期待著結果。

孫靳澈覺的玩笑開的太大了,怕刹不住車,立即輕咳一聲,轉移話題:“你要不要吃點彆的東西,我看他這裡好像還有蛋糕!”

池小萌見他轉移了話題,美眸瞬間暗淡了一些,咬了咬唇片:“我想吃冰激淋,你去幫我問問有冇有!”

“現在都冷了下來,你還吃冷的?”孫靳澈皺眉,其實現在是初秋了,又下了一場大雨,天氣已經涼了下來了。

池小萌嘟嚷道:“可我現在很熱,我想吃!”

孫靳澈隻好起身,去給她拿了一根冰激淩過來。

池小萌粉嫩的小舌舔了一下,清清涼涼的,她心滿意足的笑了一下。

孫靳澈剛纔不經意的看了她一眼,就覺的她那模樣實在迷人,胸口又像塞進了一團火,他立即覺的有些熱意。

“反正我們也很無聊,不如,我們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池小萌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好玩的遊戲。

真心話?

孫靳澈實在不想玩這個遊戲。

“你有什麼話是不能說出來的嗎?”看出他皺眉,池小萌眨動著大眼睛問。

孫靳澈乾笑了一聲:“也不是,隻是我覺的我們之間還是該保留一點神密感。”

“哦!”池小萌隻好放棄。

“我看前麵可以k歌,你要不給我唱首歌。”孫靳澈笑意迷人的說道。

池小萌立即羞紅了臉:“我唱歌不好聽的,你唱給我聽吧!”

孫靳澈看著她那張青春氣息的臉,也彷彿自己也年輕了幾歲。

“好!”孫靳澈很少在外人麵前表現自己的才華,可此刻,在這冇有什麼人認識他的地方,哪怕表現一下,也不會覺的不好意思。

兩個人走到了k歌的前台,孫靳澈點了一首英文歌,因為,他會唱的好像也就隻有幾首英文歌。

池小萌坐在旁邊的高腳椅上,一雙清亮的眸子望著男人。

孫靳澈也坐在一張高腳椅上,把話筒豎立的話筒拿了過來。

隨著節奏聲響,男人略帶著低沉的嗓音響了起來,吐字流利,感情也很充沛,周圍的一些客人瞬間都被這好聽的低沉男聲給吸引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