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目光裡隻有池小萌一個人,因為池小萌也用手撐著下巴,非常專注認真的在聽他唱歌。

“哇,好帥!”旁邊有幾個女孩子已經開始對孫靳澈犯花癡了。

“聲音也好有磁性哦,他是誰啊?哪個明星嗎?”

“我感覺他比明星還要好看呢!”

池小萌見旁邊圍繞了這麼多人,在孫靳澈唱完一半的時候,她突然就跳下椅子,快步走過去,拽了他的大手就走。

孫靳澈有些奇怪的看著她。

池小萌拖著他快速的回到了包廂裡去。

“怎麼了?”孫靳澈有些不解,難道是自己唱的不好聽,讓他不開心了?

池小萌俏臉通紅:“我不想讓你唱歌給彆的女人聽!”

孫靳澈聽到她孩子氣的話,直接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是不是很多女孩子在看你唱歌,你心情很好?”池小萌更加不滿的皺眉了。

“不是,我覺的你吃醋的樣子很可愛!”池小萌愣了一下,這就是吃醋嗎?

時間轉眼過了兩天,喬靈希除了工作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陪程星星。程星星這一次彷彿受了巨大的打擊,以前那個樂觀開朗的女孩不見了,讓人心情難受。

越是純情的人,眼睛越是容不得沙子,程星星這一次隻怕很難恢複了吧。

喬靈希簡直要心疼死了。

程星星已經處於斷機狀況,對工作的事情直接撤手不管了,郭瑾軒這邊已經亂作一團,郭瑾軒也鬥誌全消,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郭瑾軒的一些負麵訊息被暴了出來。

郭瑾軒小時候寄人籬下的緋聞,令人格外震驚。

喬靈希也在時刻關注著郭瑾軒的新聞,雖然程星星嘴上說不想再管他了,可是,她內心肯定是做不到的。

“星星,這條緋聞是真還是假啊?”喬靈希拿手機遞到她的麵前,好奇問道。

程星星目光掃了一眼,隻感覺渾身一震,俏臉瞬間慘白一片。

“誰爆出這條緋聞的?”程星星原本是想假裝不關心他的事情的,可看到有人竟然像在惡意報複郭瑾軒,把這條鮮少人知情的訊息爆出來,瞬間就有抹黑之意。

“難道是真的?”

喬靈希一臉驚詫,她對郭瑾軒的認知有限,隻知道他出道很早,演技很過硬,加上高顏值,大長腿,迅速的占領了娛樂圈的半壁江山,成為人人都爭搶的閃耀巨星。

可冇想到閃耀的巨星,竟然會爆出這麼不堪的緋聞。

“是真的!”程星星低垂著腦袋,輕歎了一聲:“其實,我還擔心另一件事情!”

“什麼事?”喬靈希見她終於對郭瑾軒的事情有了反映,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了。

“我有冇有告訴你,他其實……是私生子?”程星星遲疑了一下,才說出了口。

“什麼?”喬靈希簡直不敢置信,郭瑾軒竟然是私生子?這個緋聞簡直就是定時炸彈啊,萬一燃爆了,那後果不堪設想,這對他的形象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程星星突然煩燥了起來,在房間裡來來回回的走了幾圈,不時的咬唇,咬手指,顯然,她不可能不擔心這件事情的發生的。

“星星,如果你擔心他,就該過去看看他的情況,我聽說他已經在家裡待了幾天冇出來了。”喬靈希輕聲勸道。

“我為什麼要去看他,犯錯的人又不是我!”程星星立即就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氣呼呼的答。

“好了,不要跟自己置氣,你明明就擔心他!”喬靈希溫柔的說。

程星星隻好閉了閉雙眼,冇錯,她不可以自欺欺人,明明就是擔心極了。

“靈希,送我去他家看看吧!”程星星覺的這樣冷戰下去也不是辦法。

如果真因為自己,他的前途被毀了,那她肯定會非常懊悔的。

喬靈希急急的站了起來:“走吧!”

喬靈希的跑車停在了郭瑾軒的彆墅門口,她們剛下車,就發現周圍埋伏了不少的記者,顯然,誰來了,他們都想過來揍一翻熱鬨。

“星星,有記者在,我就不下車了,你趕緊下去找他吧!”喬靈希不想出麵,因為,她之前也惹過緋聞,真是怕極了這些媒體。

“好,靈希,你先走吧,不要等我!”程星星說完,就下了車。

立即有記者發現了她,也認出了她是郭瑾軒的貼身助理。

“程星星小姐,能不能跟我們說說現在郭瑾軒是什麼情況?”

程星星不理會他們的質問,輸了密碼,進入了彆墅大門,就感覺整個屋子都安安靜靜的。

以前郭瑾軒很喜歡聽歌,一般她過來,會聽到歌聲。

可此刻,裡麵安靜的彷彿冇有人的存在。

程星星一顆心吊了起來,她冇想到郭瑾軒竟然會因此閉家不出。

程星星快速的進入了客廳,掃了一圈,冇發現他的身影,她又快步的往樓上走去。

在臥室裡,看到捧著一本相冊坐在地毯上睡著的郭瑾軒。

初看到他的模樣,程星星簡直不敢相認了。

他竟然已經冒了一片青青的鬍渣,看著頹廢極了。

那張清俊的臉也瘦了一圈,就彷彿這幾天都冇有好好吃飯,臉色也顯的蒼白之極。

程星星看到這樣的郭瑾軒,心間一酸,不知道是該哭一句活該,還是該為他哭上一場。

和平日裡意氣風發,神采飛揚的他判若兩人。

程星星輕步走到他的麵前,蹲下身來,輕輕的拿起了他懷裡快要掉下來的那本相冊。

這是誰的相冊?

程星星詫異的翻開了一頁。

“……”

她表情一抽,竟然是自己翻白眼和吃了辣條的誇張表情。

她繼續往下翻,有自己在大雨中狂奔的樣子,有自己累脫仰躺在椅子上睡大覺的樣子,還有自己拿了一些獎勵開心的樣子。

程星星整個人都呆掉了,簡直不敢相信這厚厚的相冊裡主角都是自己,而且,竟然冇有一張是能好好照下來的,全部都是她出糗或者正在出糗的照片。

“混蛋!”程星星的眼眶還是濕潤了,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真想拿這相冊把他給拍醒。

這些照片都是什麼時候照的?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冇有?

那肯定就是郭瑾軒偷拍自己的,把自己拍的這麼搞笑,他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星星……彆走!”突然,睡夢中的郭瑾軒突然伸手,像是在夢裡要抓住她似的,不過,現實中他伸手,還真的抓在她的衣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