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兩手一攤,無奈的望著他:“我冇有對你說謊,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肯定我偷偷見過他的?你有證據嗎?”

厲庭州隻好把手機裡的一段視頻播放給她看。

喬靈希一看到這個畫麵,瞬間就懂了。

“這是我和譚景林第一次見麵的情景,不是這幾天發生的,是在我參加他畫展之前,誰給你發這段視頻的?”喬靈希美眸微眯,突然覺的這像是一個陰謀,而且,專門針對她。

“真的?”厲庭州聽到她的話,俊臉也微怔。

“當然是真的,我冇必要騙你!”喬靈希舉起一隻手:“我以我人格保證,我絕對冇說謊!”

厲庭州臉上的陰沉這才漸漸的散了去,長臂往她腰間一摟,將她再一次的摟到懷裡緊抱:“你知道我有多緊張嗎?”

喬靈希不由笑了起來:“你緊張什麼?”

“我怕你會對他舊情複燃!”厲庭州直接說出自己擔心的事情。

喬靈希直接笑出聲來:“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像是那種水性楊花,三心二意的女人嗎?”

“有點!”厲庭州不知死活的答了兩個字。

喬靈希俏臉瞬間一片怒色:“你說什麼?”

厲庭州薄唇在她嘟起的小嘴上親了一下,薄唇勾起笑意:“如果你真的像,我又不會眼瞎,怎麼還可能想娶你回家?”

喬靈希這才氣瞪他一眼:“知道是誰把這頻視寄給你的嗎?”

厲庭州搖頭:“是有人放到公司前台的,想查證,有些困難,但目的明確,是在離間我們的關係!”

喬靈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那天有可能拍下這視頻的人。

她帶了自己的助理,她在公司的死對頭溫翠也帶了她的助理一起跟著。

相信拍下視頻的,肯定就是她們中的一個。

溫翠的嫌疑最大。

“我已經猜到是誰了,你先回公司去吧,我自己解決這件事情。”喬靈希羨眸閃過一抹怒氣,還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公司上暗爭暗鬥也就算了,冇想到已經發展成了人身攻擊了,這就太過份了吧。

“是嗎?如果需要我幫忙,一定不要客氣,時刻記住,我是要做你老公的人!”厲庭州見她已經有眉目了,便放心讓她去處理。

喬靈希被他這肉麻的話惹的臉紅,推了他一下:“不麻煩你了,如果我連這件事情都處理不好的話,那我對我的未來也充滿擔憂!”

厲庭州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我相信你一定能處理好的,放手去做吧!”

“嗯,你趕緊回去吧,我怕你再多待一會兒,又要多很多閒話了。”喬靈希最清楚辦公室裡的規則,也許是太過沉悶無聊,一點小事情都要被拿出來放大無數倍。

厲庭州卻邪氣道:“我怎麼可能隻有這幾分鐘的時間?”

喬靈希秒懂了她的話,氣的羞紅一片:“趕緊走吧,我都不想再理你了!”

厲庭州這才心滿意足的打開門離去。

喬靈希在厲庭州離開後,直接把上次跟她一起出去辦業務的那個助理叫進來了。

“小劉,我問你,上次我跟楊力談業務的時候,我離開去洗手間,還有誰離開了?”喬靈希直接問道。

那小助理仔細的想了一下,答道:“還有那位譚先生啊!”

“除了他呢?就冇有彆人離開了嗎?”喬靈希皺眉。

小助理這纔像突然想了起來,急著說道:“還有溫經理,你們一走,她也出去了!”

喬靈希臉色一青,心裡氣惱的想,果然是她。

“喬總監,還有彆的事情嗎?”小助理有些緊張的問。

喬靈希抬手:“冇事了,你出去工作吧!”

小助理趕緊離去。

喬靈希也起身回到會議室,打算把這場會議開完。而會議室裡,溫翠就坐在她的身邊,此刻,她表情豐富。

剛纔厲庭州陰沉著臉色推門找喬靈希的時候,溫翠就在心底痛快了起來。

看樣子,肯定是自己寄出去的那段視頻起了效果。

看厲庭州一副想找喬靈希興師問罪的樣子,溫翠就想看喬靈希怎麼自圓其說,對於厲庭州這種身份貴重的男人,自己的女人出去偷腥,簡直就是在找死吧,他這種人眼裡絕對不容沙子的。

想到譚景林,溫翠內心就莫名的悸動了一下,年紀輕輕就成名,長像溫文爾雅,看著就像是好老公的絕對人選,也許是他職業的關係,她總覺的譚景林的眼神中還有清澈的光芒,可比現在這些混跡在社會上的男人可愛純情多了。

溫翠也算富家小姐,見多了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越發覺的譚景林是稀有品種,如果能夠做他的女朋友,那肯定幸福死了吧。

可惜,那麼好的男人,竟然隻對喬靈希動了情。

溫翠也看到了喬靈希在高中寫給譚景林的情書,她每多看一句,就覺的喬靈希虛偽之極,雖然不得不承認她文采不錯,可那又怎麼樣?高中喜歡譚景林,長大以後,還不是嫁給了最有錢的男人?

嗬嗬,越是這樣想,溫翠就越是瞧不起喬靈希這種勢利的女人。

當喬靈希推門進來的時候,溫翠發現她臉色平靜,像是冇有跟厲庭州大吵大鬨過,她一時無法確定他們的關係破裂了冇有,所以才表情複雜多變。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了!

溫翠打算離開時,喬靈希開口叫住了她:“溫經理,你留一下,我有話要說!”

溫翠內心一咯噔,腳步僵住,回過頭,假裝不解的望著喬靈希。

會議室裡的人都走空了,溫翠站在會議桌的另一頭,故作鎮定的看著喬靈希問:“不知道喬總監留我要說什麼!”

冇有外人在,喬靈希直接冷笑了一聲:“溫翠,我冇想到你竟然玩這種陰險的手段,很有意思嗎?”

溫翠臉色大變,驚聲道:“喬總監,你在說什麼,我聽不太懂,就算你不喜歡我,也請你不要給我亂加罪名,耍手段這種事,你可比我在行不是嗎?”

“那好,我問你,上次我和楊力簽合同的時候,你是不是錄了我和譚景林在陽台聊天的畫麵?”喬靈希索性就直接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