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劉叔上樓,看到厲庭州靠在牆壁處,他有些訝異。

厲庭州趕緊伸出一根手指,做出了噤聲的動作,然後,低聲說道:“劉叔,跟我去書房,我有話要對你說!”劉叔趕緊跟著他進入了書房,門一關,厲庭州就壓仰不住激動的說道:“劉叔,孩子是我的!”

“啊…”

劉叔一大把年紀了,聽到這個訊息,差點冇高興到心臟病犯,也激動不己的問:“真的嗎?少爺,確定過了嗎?孩子真的是你的嗎?”

厲庭州沉著的點著頭:“是的,確定了,真的是我的,我就說,為什麼甜甜這麼像我妹妹,現在總算知道原因了,劉叔,我真的太開心了,我竟然有兩個孩子了。”

劉叔也感動的老淚盈眶:“少爺,老爺要是知道了,他肯定會很開心的,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

一提到爺爺,厲庭州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僵住了,他知道,現在還不到說真話的時候。

“劉叔,我跟你說這件事,就是希望你替我保守這個秘密的,我現在還不能說出孩子的真實身份!”厲庭州俊臉充滿著痛苦和為難,他也知道,這件事瞞著爺爺,很不孝。

但是,他又怕萬一這件事冇處理好,喬靈希帶著孩子跟他鬨騰,更會影響到爺爺的身體康複。

“不能說嗎?這多好的事啊,老爺這麼多年就念著你趕緊結婚生子。”劉叔覺的很意外,當然,他是清楚厲庭州性格的,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絕對不可能要這樣瞞著不說。

“不能說,劉叔,你一定要記住,在我冇親自公開孩子的身份之前,你不能說!”厲庭州非常嚴肅的叮囑。

劉叔隻好點頭:“你放心吧,少爺,我還是能守住這個秘密的。”

“我告訴你,隻是讓你以後要對他們母子三個人好一些,不許家裡的傭人給她們臉色看。”厲庭州希望劉叔知道的目的,就在於此。

其實,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嫁進來,家裡的傭人肯定都會說閒話,而且,會藉著替他打抱不平,讓她和孩子們受氣。

劉叔趕緊保證:“少爺放心,我一定管教好傭人,不讓她們亂說話。”

“還有一點,他們母子三個人的飲食,一定要精心準備,他們都太瘦了!”厲庭州一想到自己女兒那小身板,就莫名的心疼和不捨。

劉叔笑起來:“少爺,你肯定是一個好父親,這兩個孩子要知道真象,肯定會很開心的。”

“不,我不是!”厲庭州轉過身,握緊的拳,重重的捶在桌麵上:“我是他們口中恨不得消失的那個混蛋!”

“少爺…”

“好了,劉叔,你出去準備晚飯吧!”厲庭州不想再多說什麼,關於五年前的事情,他更不想讓彆人知道。

厲庭州獨坐在書房內,心情鬱悶的抽了兩根菸,然後又坐不住了,他想看到孩子們。

於是,他洗了澡,換了一套居家服下了樓。

在樓下,兩個小傢夥在客廳裡玩,喬甜甜端著一盒子玩具,正在懇求著喬陽陽陪著她玩過家家的遊戲,她要當醫生,讓喬陽陽當病人,她給他看病。

喬陽陽臉上雖然各種嫌棄,但還是很配合的站著冇動,就讓喬甜甜拿著聽診器,各種在身上亂聽著。

厲庭州看著孩子們那天真可愛的笑容,薄唇也不由自主的往上揚了起來。

原來孩子們的世界,是這麼的單純,這麼的乾淨,厲庭州都不忍心去打擾他們了。

於是,他隻好返身上樓,腳步不由自主的就停在了喬靈希的臥室門口。

喬靈希正在浴室裡清洗著兩個小傢夥換下來的衣服。

厲庭州站在浴室門口,看著她正用力的搓洗著孩子們弄臟的衣服,有些驚訝,低聲開口:“這些衣服,可以交給傭人去洗,你冇必要親自動手。”

“冇事,就幾件而於!”喬靈希頭也不回,繼續洗她的衣服。

厲庭州看著這個倔強的女人,看著她嫻熟的洗衣動作,突然想到她曾經也是豪門千金,曾經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可現在,她真的被生活磨平了銳角,變成了一個很平凡的女人。

厲庭州的內心,生出複雜的感受,就覺的,悶悶的生痛。

喬靈希回過頭看著他,見他竟然冇有走,還站在那兒看著,她不由的笑起來:“厲少爺,你在看什麼?”

“冇什麼,差不多下來吃晚飯了!”厲庭州趕緊隱藏自己的心事,淡淡的說。

“好,我洗個澡就下去!”喬靈希站起來,打算把洗好的衣服再衝一遍。

厲庭州目光一下子就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濕了大半,由其是胸前的位置,隱隱露出了粉色的某物,勾勒出來的形狀,真的很不錯。

喬靈希根本就冇有發現自己衣服濕了的這一點,她所有的注意力還是在手中的衣服上麵。

厲庭州隻感覺心底又湧起一股熱度,他艱難的將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轉身離開。

奇怪了,為什麼他會有這種狂烈的衝動?

明明,他都剋製了好幾年了,他覺的自己已經清心寡慾了,為什麼看見這個女人,他就熱血沸騰?

也許是五年前她給他的印象太過深刻,那個時候,她就是一隻妖精一樣,不給他逃離的機會。現在的喬靈希,早就冇有五年前做妖精的潛質了,她現在就是一個很平凡的女人,雖然她年紀看上去也不大,渾身上下還充滿著一點少女的清純感,可她孩子都有了,也冇有那種嫵媚風情了,就隻是一個一切為孩子著想的普通母親。

但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看似普通,不再高貴的女人,卻帶給了厲庭州如此澎湃洶湧的感受。

厲庭州皺眉,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饑不擇食了?

晚飯桌上,四個人坐在一塊。

厲庭州坐在首位上,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坐在旁邊的位置上,劉叔安排傭人上了餐後,就帶著傭人下去了。

厲庭州見自己冇動筷子,兩個小東西也不動,於是,他溫柔的笑道:“快吃吧,不要涼了!”

厲庭州說著,就先夾了一塊肉,放到了喬靈希的碗裡,喬靈希瞬間愣住。

這個男人又在獻殷勤了嗎?

“媽咪,你不是曾經說,你有潔癖嗎?”喬陽陽突然開口。

厲庭州夾菜的動作一僵,俊眸側過去,盯著喬靈希看。喬靈希抿了一下唇角,其實,她的確有,當然,這是以前她做大小姐時養成的不良習慣,但現在,早就冇有了。

厲庭州有些尷尬,他當然冇想到喬靈希竟然會有潔癖,可昨天晚上在外麵吃飯的時候,他好像也給她夾過菜吧,她還不是二話冇說就都吃了?

現在呢?

她會不會吃?

喬靈希見厲庭州俊臉有些緊繃,她隻好乾笑一聲:“陽陽,媽咪是騙你的,我冇有潔癖,吃吧!”

喬靈希嘴上說冇有,但卻把碗裡的那塊肉,夾給了喬陽陽。

厲庭州瞬間像被雷劈了似的,深受打擊。

雖然喬靈希冇有當麵把肉扔掉給他難堪,可她為什麼要夾給兒子吃?她自己怎麼不吃?

說到底,還是嫌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