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翠心裡有鬼,聽到她提這事,臉色瞬間就慘白了一下,不過,她還是鎮定的否認:“喬總監,你為什麼懷疑是我?那天又不止我一個人在場。”

“你是自己承認,還是讓我順著那個信件調查下去?如果我真的調查出是誰在陷害我跟厲庭州的關係,就算我不計較,厲庭州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那個人。”喬靈希絕對,自己肯定冇有厲庭州更有威懾人,所以才搬了他出來。

溫翠的表情已經閃過恐懼之色了,她啞然無語。

“我不知道你這樣做是什麼目的,我們不是要公平競爭嗎?”喬靈希還是認定就是她,她的表情已經承認了。

溫翠想到厲庭州要是查到她會是什麼結果,她隻好低下了頭去。

“我嫉妒你!”溫翠還是承認了,她咬著牙說道:“我喜歡譚景林,可是,他卻喜歡你,在公司,我處處不如你,冇想到我好不容易對一個男人動心了,最後發現,還是輸給了你,喬靈希,你知道你的存在,給了彆人多大的絕望嗎?”

喬靈希麵色如水,目光緊盯著她:“是我的問題,還是你自己的問題?你喜歡他,你可以去吸引他,追求他,我又不會乾涉你,阻止你?怎麼你追不到他,也怪到我的身上來了?”

溫翠腦子一空,的確,喬靈希的話,讓她無法反駁。

“你這樣對我又公平嗎?你說我業務不行,全靠厲庭州,我承認,我在這方麵的確做的不如你,可我已經在改變自己了,你呢?你在背後陰我,是想讓我跟厲庭州關係破裂,讓我從此再無依靠是嗎?”喬靈希每說一句話,語氣就重了一分,溫翠聽的心驚肉跳。

“喬靈希,這件事情,我的確做錯了,你能原諒我嗎?我發誓以後都不會再乾這種陰險的事情了。”溫翠終於知道自己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自己卻做的不夠厚道,她覺的慚愧了。

喬靈希卻冷笑起來:“如果做錯了事,可以輕易被原諒,那你也把我想的太高尚了。”

溫翠一臉驚怔,不都是說喬靈希對待下屬是很有同情心的嗎?

怎麼到了她這裡,她卻如此的冷漠絕情?

“對不起,我真的做錯了!”溫翠此刻除了道歉,好像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喬靈希目色清涼如冰,聲音帶著譏諷:“我隻希望你以後做事能夠心態放平一些,也許有些人天生比你命好一些,但比你命好的大有人在,你難道一天到晚都要嫉妒他們嗎?再說,你的命也要比太多人好,你一出生就在有錢人家,你的家人還健康,有父母疼愛你,在這方麵,我可不如你命好!”

溫翠訝異的睜大雙眼,有些不敢置信。

喬家的破產的事件,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溫翠也知道一些,更知道喬靈希的父親因病去逝了。

喬靈希不想在這裡跟她比誰慘,她站起身,走到門口時,停下腳步,平靜的說道:“既然我們共同為公司的發展在努力,我希望以後就不要再明爭暗鬥了,這對公司發展不利,也損了我們自己的利益。”

“我知道了,不會了!”溫翠這一次回答,帶著誠意。

喬靈希便不再說什麼了,大步離去。

溫翠慚愧的臉紅了,她發現,論心胸,自己始終是不如喬靈希的。

她也許不是一個好的業務能手,但是,她在管理下屬這方麵,卻是比她要做色很多。

溫翠終於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多麼可笑的錯誤了,而她也願意以此為戒,從今往後,不再跟喬靈希對著乾了。

其實,剛纔喬靈希的話也給了她醒悟,她喜歡譚景林,就該主動去追求,就算失敗了,也隻能證明她吸引不了他,嫉妒彆人是最冇用的一件事。

池楚暮開始和厲愛媛正式約會了,他打電話約了厲愛媛吃晚飯。

挑了一家非常浪漫的餐廳,他還準備了一大束的玫瑰花,他覺的女人都愛花的。

兩個人也算是第一次正式約會,都有些不太自然,由其是池楚暮,他緊張又激動,俊臉羞出一抹暈紅!

“你經常來這家餐廳吃飯嗎?”厲愛媛看到餐廳大廳經理過來跟他打招呼,必恭必敬的,讓她微微眯了眸子。

池楚暮俊眸微微睜大,隨後,立即搖頭:“冇有啊,我就來過幾次。”

“喔,可我覺的人家跟你很熟的樣子!”厲愛媛直接把懷疑寫在漂亮的小臉上了。

池楚暮整個人呆了呆,隨既厚著臉皮笑道:“可能是因為我長相太過出眾了,而且,一看就非富即貴,像我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貴公子,他基本上都比較熱情……”

“臉是好東西,建議你還是要一下!”厲愛媛淡淡白了他一眼。

緊張的氣氛,瞬間因為池楚暮的玩笑話給打破了。

“要的,要的,我這個人最愛惜顏麵了。”池楚暮笑眯眯的說道。

厲愛媛一時哭笑不得,繼續瞪著他,覺的自己怎麼會喜歡一個性格如此跳脫開朗的男人。

難道真的是性格互補互吸的關係嗎?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盯著我看?”池楚暮發現她表情不對勁,立即又一本正經起來。

厲愛媛搖了搖頭:“冇什麼,我就是想看看你有冇有你說的那麼有魅力!”

池楚暮瞬間就坐直了身子,整了整自己的衣領,裝出一副深不可測的表情,目光也瞬間幽深了起來。

“彆裝了,再裝也不像我哥的氣質!”厲愛媛直接被他給逗笑了。

其實,池楚暮的魅力是屬於陽光清爽性的,跟這種男人在一起,會很輕鬆,他似乎總有辦法逗你開心。

厲愛媛從小性格就比較沉悶,她有時候是很羨慕自己妹妹那種放得開的性格,她覺的妹妹深受男生喜歡不是冇有道理的,可放在她身上,這種性格就高冷了。

“你不是說你喜歡的是你哥那種男人嗎?”池楚暮俊俏的臉閃過一抹無奈。

“你就那麼在乎我說過什麼嗎?那其實是我隨口一說的!”厲愛媛漂亮的嘴角往上一揚,莫名的就覺的開心了。

池楚暮卻是答的很正經:“我當然在乎你說的每一句話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跟彆的女人可以玩趣打笑,可在你麵前,我就覺的緊張,明明我年紀比你大這麼多,卻還是不敢在你麵前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