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那麼可怕嗎?”厲愛媛神色一呆,還是第一次聽男人說看到她會緊張。

“當然不可怕,你的光芒太耀眼了,讓人不敢仰視,卻又忍不住沉迷!”說到這裡的時候,池楚暮的嗓音低啞了一些。

厲愛媛美眸再一次的睜大,覺的不可思議。

“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身上就有這種魅力,由其是當你不說話,隻用眼神來看我的時候,我就心謊,你就像帶刺的玫瑰一樣,讓人想摘,卻又怕被刺的滿身是血!”池楚暮此刻對她說的都是他內心一直想說的話。

厲愛媛噗哧的笑出一聲,因為,池楚暮真的把她捧的太高了。

“你身後那束花是送給我的嗎?”厲愛媛美眸瞟了一眼,

池楚暮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了自己捧了一大束玫瑰花來,一時激動,竟然忘記要送給她了。

“是,我路過花店,順手買的,喜歡嗎?”池楚暮趕緊把花送到她的麵前,俊眸緊張又小心翼翼的問她。

厲愛媛伸手接了過來,聞了聞:“好香,謝謝!”

“喜歡就好!”池楚暮見她喜歡,俊臉一片開心之色。

豐盛美味的西餐送了過來,兩個人就邊吃邊聊了。

“你妹妹有男朋友嗎?”池楚暮好奇的問。

厲愛媛搖了搖頭:“她的事情,我一般不太清楚,很少過問。”

“我還以為你們是雙胞胎,彼此會關心對方的私生活呢。”池楚暮有些訝異。

“曾經是這樣的,但後來,我妹妹行蹤成迷,我就冇怎麼關注了!”厲愛媛想到妹妹開朗好玩的性格,不由的搖了搖頭。

“你們兩姐妹的性格正好相反,一個安靜,一個活潑,一靜一動,個性分明!”池楚暮笑眯眯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不喜歡小夢?她的性格比我討喜!”厲愛媛雖然隻是隨口一問,可內心莫名的緊張了一下。

池楚暮目光抬起,鎖住了她平靜的神色:“我天生就喜歡像你這種性子偏冷的女人,可能是我的特殊喜好吧,我自己太能動了,我想找一個安靜的女人一起生活。”

聽了他的話,厲愛媛俏臉泛起一抹羞紅。

池楚暮在想什麼呢,怎麼就想到一起生活的事情了?

“啊,抱歉,我冇有冒犯你的意思。”池楚暮也覺的自己好像想的太多了,趕緊握拳抵在唇邊,輕咳掩了掩尷尬,美眸偷望了一眼對麵的女孩子,見她俏臉飛紅,他心頭悸動了一下。

“冇事!”厲愛媛明明心緒亂的厲害,臉上卻還故作鎮定的回答。

氣氛一時間有些暖昧!

“要喝點酒嗎?”池楚暮突然問。

厲愛媛看了一眼旁邊的紅酒,眉兒皺了一下:“我酒量不太好!”

“冇事,就喝一杯!”池楚暮說完,就親自替她倒了半杯遞過去。

厲愛媛看著那酒,嚥了一下口水,雖然很想喝,可是,想到自己酒量,又不太敢喝,萬一真的喝醉了,那豈不是很丟臉?

池楚暮已經舉起杯子,目含深切,聲線低啞:“乾杯!”

厲愛媛抿了一下嘴唇,最後還是舉起了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池楚暮一邊抿著酒,目光透過玻璃杯,還在望著對麵那俏麗的女孩子。

她喝酒的樣子很可愛,擰著眉兒,彷彿在喝的是毒藥一樣。

他剛纔為了照顧她的品味,特意點了甜的紅酒,冇有難喝到這種地步吧。

厲愛媛償了償,是甜的,她心底更悚,正是因為是甜的,她纔會抗拒不住的多喝幾口。可是,貪嘴的後果,也是很嚴重的。

池楚暮徹底被厲愛媛喝酒的樣子給迷住了,彆的女人喝紅酒,都會很優雅,微仰著頸項,彷彿在品償人間美味一樣,可厲愛媛的喝法卻是緊閉雙眼,皺緊雙眉,一副喝濃苦的湯藥似的。

長的好看的人,果然做什麼事情,都是很好看的。

哪怕她的小臉皺成一團,在池楚暮眼中,也依然可愛之極。

灑水太乾甜了,厲愛媛喝完之後,覺的還不錯,不由的舔了一下嘴唇,意猶未儘。

池楚暮看到她伸出小舌,頓時覺的要命,心跳加速。

“還想再喝一杯嗎?這酒還不錯!”池楚暮還想看她喝酒時那有趣的模樣,所以,他還想再看一次。

“不了……我頭暈!”厲愛媛喝完之後,酒精立即就起了反映,她一隻雪白的小手支撐著一側臉頰,一副真的要醉倒的樣子。

池楚暮俊眸睜大,難於置信:“小媛,你不會是一杯倒吧。”

厲愛媛緊皺著眉頭,下一秒,她就直接倒在桌上麵了。

池楚暮嚇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健軀猛的站起,快速的走到她的身邊,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放柔了語調:“小媛,你喝醉了嗎?”

厲愛媛冇有什麼反映,看來,是真的醉了。

池楚暮整個人都呆掉了,還是第一次看到一杯倒的人。

而且,這個人還是他喜歡的女孩。

所以,池楚暮腦海裡第一個念頭就是,以後嚴厲杜絕她在陌生男人麵前喝酒。

不然,要是被彆的男人看到她這樣醉倒的樣子,隻怕後果不堪設想。

池楚暮看了看桌麵,幸好厲愛媛已經吃了一半的食物,不會餓著她。

他去付了帳,回來後,就直接把厲愛媛打橫抱了起來。

果然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輕,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抱著他的時候,她一雙修長纖細的白腿就在池楚暮的眼睛裡晃盪著。

池楚暮心臟狂跳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隻要一看到厲愛媛那雪白的腿兒,他就有些控製不住的想要更多。

池楚暮抱著她下了樓,一名大廳服務生幫著替他把花拿到了車上。

坐進了車內,池楚暮還是決定先叫醒她再說。

於是,他冇有直接把車開走,而是一起坐到後車座去了。

厲愛媛柔軟的身子倚在他的懷裡,俏麗的短髮襯著她雪白的肌膚,昏暗中,五官精緻立體,就彷彿是最完美的雕塑一樣。

池楚暮望著這日思夜想的都想得到的女人,此刻呼吸略沉。

“小媛!”池楚暮在她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輕喚。

可惜,懷裡的女人像是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中,任他怎麼喚,也喚不醒。

池楚暮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抱著她,就像抱著一塊炭似的,令他整個人都跟著火熱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關了車門,令車內的空氣變得稀薄了,他甚至覺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小媛,是我不好,我冇想到你酒量這麼差!”池楚暮忍不住的自責,真怕厲愛媛醒過來後,覺的他是故意的,想對她使壞。

那就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明知道自己不該有彆的心思,可是,池楚暮就是忍不住的想附下身去,吻吻那嫣紅的小嘴。

任由著自己心思失控,池楚暮薄唇已經靠近了她的小嘴。

聞得一股淡淡的酒香氣息,很迷人,很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