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上次照片風波後,古玉兒消停了一段時間,可是,她越想越不甘心,就這樣把自己動心的男人放棄了,這已經不是一件美好的撼事了,根本就是傻子行為。

古玉兒的性格本來就走在極端的邊沿,屬於非黑既白的人,得不到就會非常的痛苦,這種痛,不是能夠用意誌力去剋製的。

雖然古玉兒也覺的自己像在飛蛾撲火,後果難看,但她實在忍受不了一個人度過漫漫長夜,她最近一段時間做夢都夢見和厲庭州生活在一起的場景。

想像中兩個人從公司回到家裡,過著最家常的生活,吃過晚飯,洗完澡窩在沙發上相依相偎,這種畫麵,真的太溫暖了。

光是想想,就已經非常的期待了。

古玉兒經過仔細打聽,得知厲庭州的母親顧願對喬靈希並不滿意。

這次還直接把喬靈希給趕出了厲家大宅,並冇有和她同吃同住。

雖然這隻是一個現象,但也代表著喬靈希並不受厲家歡迎。

古玉兒覺的這是她插足的最好機會。

於是,她透過圈子裡的人,知道顧願要去參加一個交流會,正好,她也收到了那家機構的邀請函,到時候肯定會見麵的。

古玉兒心想著,自己必須打扮端莊淑雅去見顧願。

交流會當天下午,古玉兒就挑了一套非常優雅保守的長裙穿著,甚至把一頭棕紅色的長捲髮,也染成了黑色,給人製造出一種溫柔甜美的模樣。

平日裡喜歡濃妝豔抹的她,今天化了一個淡淡的妝容,看著像端莊秀麗的大家閨秀,就連她的父親看到她這樣子,都十分的滿意,讚不絕口。

“爹地,祝我成功吧!”古玉兒挽著爸爸的手,軟軟的撤著嬌。

古天行拍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勵:“我的女兒是最優秀,最棒的,去吧,不管你做什麼,爸爸永遠都是你最大的支撐。”

有了爸爸的肯定,古玉兒心情大好,坐著司機的車,去了交流會現場。

交流會設立在一個會場內,此刻來的大部分都是上流社會的女強人。

有名媛小姐,也有富貴太太,女人多的地方,就會有很多的攀比之風。

相互攀比是女人的本性,雖然大家嘴上不會說出來,可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暗示著自己比對方更加優雅的氣質。

顧願身為厲家夫人,地位尊崇,一到現場,就圍了不少的人過來跟她打招呼,各種讚美之聲不絕於耳。

顧願早就習慣了應付這種場合,她嘴角彎著笑意,職業又溫和。

“厲夫人,上次偶然看到你家兩個小孫兒,可真是漂亮極了,你好有福氣啊!”

“是啊,我也見過了,真是一對可人兒,誰家要得了這兩個寶貝,那真是上輩子積了德,修來的福份!”

顧願最近就愛聽彆人讚自己的兩個小孫兒,因為,這已經變成她最驕傲的事情了。

“那兩個小傢夥調皮的很,照顧他們很需要精力,我最近皺紋都多了呢。”顧願微笑的打趣道。

“哪有啊,我反而覺的厲夫人越來越會保養自己了,整個人容光煥發,看著就跟三十出頭差不多!”

“是啊,皮膚好的比少女還嫩還白!真想請教一下保養的方法。”

各種誇張的讚美,讓顧願笑意迷人,謙虛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都快奔五十歲的人了,哪裡還能跟少女比,你們這話說的太誇張了!”

古玉兒一踏入交流會現場,目光就在現場四處的搜尋著。

不過,很快的,她就看到了顧願,她身份那麼的貴重,肯定圍繞不少的人在巴結討好她。

古玉兒站在離顧願不遠的地方,端著一杯紅酒,一邊品著,一邊仔細的打量著顧願的一舉一動。

她發現,顧願的表情收放自如,一看就是經常應付這種場合的人,從容不迫,氣質高雅,有一種安於富貴的鎮定感。

古玉兒敏感的覺的顧願並不是好接近的人,她眼睛裡閃動著聰明智慧的光芒,帶著不怒自威的氣質,她自己也是事業型女強人,所以,絕對不是那些冇有腦子的富太太可以相比的。

古玉兒皺了一下眉頭,總感覺要得到顧願的喜歡,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不過,既然來了,也見到她了,機會難得,必須一試。

古玉兒心想著要怎麼引起顧願的注意,突然,她看到她旁邊有一個小孩子在奔跑著,正在這個時候,小孩子不知道是被哪個大人絆了一跤,整個人跌趴在地上。

這個事件在突然之間發生了,在小孩子哭鬨的時候,古玉兒已經比彆人更快一步的走過去,動作溫柔的將那個小男孩的小手握住,蹲下來,溫柔的尋問:“小朋友,你摔跤了,冇受傷吧?哪裡痛,告訴阿姨!”

小傢夥哇的哭了兩聲,就發現有一個阿姨溫柔的過來幫他,他瞬間就不哭了。

古玉兒用餘光發現,這邊發生的事情引起了顧願的關注,她在底得瑟的笑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焦急不安的跑過來,也心疼又擔心的蹲下去,將孩子緊緊的抱到懷裡尋問。

小傢夥指了指古玉兒:“媽媽,是這位阿姨把我扶起來的!”

那個女人立即感激的朝古玉兒說了幾句謝謝的話。

古玉兒伸手搖了搖小男孩的手指:“小朋友,下次一定要記住,在人多的地方不可以亂跑喲,不然,你媽媽會很擔心你的!”

四周圍觀的人,在聽到古玉兒的話後,都對她讚賞有加。

“楊微?”顧願走過來,直接叫出她的名子。

上次顧願帶喬靈希去逛街買東西的時候,正好巧遇過古玉兒,當時古玉兒並不知道她是誰,兩個人為了爭搶一件商品,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古玉兒現在想來,還懊悔不己呢。

“伯母,又見麵了,真是巧!”這一次,古玉兒再也不敢囂張了,反而一臉恭順的表情朝顧願微笑打招呼。顧願眸色微眯了一下,盯著她打量起來。

古玉兒見顧願在打量自己,立即走過去,充滿歉意的說:“伯母,上次冒犯了你,真的很抱歉,希望你不會放在心上!”

顧願這纔想到上次為了一個商品發生的不愉快事情,淡淡道:“沒關係,隻能說明你們年輕人眼光都很好,挑的都是好東西!”

古玉兒低頭含羞的笑了一聲:“伯母好氣度,真是叫人慚愧。”

“你上次說你不叫楊微,叫什麼來著?”顧願並冇有記清楚她現在的名子,於是問了一句。

“伯母,我叫古玉兒,楊微是我之前用過的名子,不過,我發生了一點事情,這裡丟了不少的記憶!”古玉兒有些無奈的指了指自己的頭。

“失憶了?”顧願倒是微微吃驚,隨後她肯定的問:“你真的叫楊微,我冇有認錯人吧!”

楊微並不知道自己曾經有多討顧願的嫌棄,她還以為顧願記住她,是跟她認識很深,她甚至還期待著,是不是厲庭州帶她回過厲家,和顧願見過麵。

“伯母,你冇有認錯,我就是楊微,伯母是怎麼認識我的?”楊微目含笑意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