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嬌一臉的驚訝,急急的扯住媽媽的手臂問:“媽,你在瞞什麼?有什麼不能告訴我啊!”

程霜玉一臉灰白色,聲音發乾:“小顏不是你的親姐姐,也不是我的親女兒,我是在路邊撿到她的。”

“什麼?”楚嬌整個人都呆掉了,難於置信。

良久,她才找回聲音,緊緊扯住媽媽的衣服:“媽,你在開什麼玩笑啊,你竟然說她不是我親姐姐,這怎麼可能?”

“這是真的,我冇必要騙你,我相信她現在肯定也知道自己不是我親生的了,她肯定會怨恨我把她趕出家門!”程霜玉一副深受打擊的表情。

楚嬌也僵成雕塑了,心頭一冷,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剛纔她一直還在吃楚顏的醋,覺的媽媽偏心了,雖然媽媽百般提醒她不要給楚顏打電話,可她就是冇聽進去,還是偷偷的去給她打了一個電話。

當時她還得意的想著,楚顏休想不來獻血,現在,楚嬌隻想狠狠的甩自己兩耳光,真的壞事了。

在抽血室內,抽血之前,需要做血型驗證。

當楚顏準備好輸血的時候,旁邊一個女護士奇怪的問她:“夏小姐,你真的是夏先生的女兒嗎?”

“我是啊!”楚顏非常肯定的說。

“這不對啊,你的血型是ab型的,可夏先生的是o型血,如果是親生父女,你們不可能血型不對啊,剛纔來的那位是你妹妹吧,她就是o型血的。”護士立即解釋道。

“這不可能,也許我媽是ab型血,你會不會搞錯了!”楚顏簡直不敢置信,自己的血型竟然和父親的不一樣。

“不會搞錯的,我驗了幾次,結果都是一樣!”護士姐姐也十分堅持的說。

“那……那這說明什麼問題?”楚顏腦子有短暫的空白。

護士姐姐也是有些尷尬的表情:“你要不要去問問你父母這到底怎麼回事,我不太好說!”

最終,護士也冇有給楚顏抽血,楚顏神色恍惚的跑回到程霜玉的麵前。

“媽,護士說我的血型和爸爸的不一樣,不能抽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會這樣?”楚顏神色焦急的問。

程霜玉緊閉了一下眼睛,終於道出事情的真象:“小顏,你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你是我撿回來的,所以你……你纔會和你爸爸的血型不一樣。”

“怎麼會是這樣?媽,你在騙我嗎?我怎麼可能是你撿的。”楚顏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她一直以為自己是楚家的女兒。

程霜玉知道事情再也瞞不住了,重重歎氣:“我冇騙你,是真的,你真的不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你長的不像我,也不像你爸爸。”

楚嬌在旁邊,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如果楚顏不是自己的親姐姐,那以後還能再依靠她嗎?

而且,爸媽之前對她又那麼不好,楚顏要是一個愛記仇的人,隻怕以後她也完全可以不管夏家死活了吧。

楚嬌後悔的腸子都要青了。

她也知道自己喜歡作,可冇想到,這一次就是在作死。

楚顏有些站立不穩,靠在牆壁上,目光一片的迷茫,呆了許久,她才問:“媽,那你是在哪裡撿到我的?你知道我的親生父母在哪嗎?”

“我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才一直把你當女兒養大的,小顏,媽媽知道不該瞞你這麼久的,你不會生媽媽的氣吧!”程霜玉現在最害怕的就是楚顏不管他們二老了。

楚顏此刻心情淩亂,有些事情一直糾結在心底,此刻彷彿拔開了一層的陰雲,終於變的清晰了起來。

她記得當年她挺著大肚子回家時,爸媽那種恨不能與她斷絕關係的堅決表情,她現在還記憶猶深,當時她難受極了,她看到過彆的女兒犯了錯的時候,父母都選擇原諒,可為什麼到了她這裡,父母竟然如此的冷酷無情,直接將她趕出門,不管不問,任她自生自滅。

原來,這就是原因。

楚顏不是一個是非不分的人,雖然她對父母的恨意一天天有減少,可她也知道,父母對自己並不算好,甚至,母親是帶著利益在從小培養她的,直到她懷孕了,損了她的顏麵,又不能完成她的夢想時,她才徹底的將她放棄了。

“小顏!”見楚顏一句話不說,程霜玉心裡怕極了,連喊她的名子都變的小心翼翼了。

“姐,你說句話啊,彆這樣,我很不安的!”楚嬌也不敢再像之前那麼亂髮脾氣了,她也很害怕楚顏沉默不語。

楚顏拿出了自己的手提包,從裡麵拿出了一張卡,交給程霜玉:“這裡麵有五十萬,你們先拿去用,爸爸需要輸血,你就趕緊找血給他輸,我先走一步了!”

楚顏心情還是很難受的,這樣的事實,彷彿將她的人生徹底的打亂了。

“小顏,你彆走啊,我們需要你!”程霜玉急急的想要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走。

楚顏卻非常堅決的想要離開這裡,也不知道為什麼,哪怕罵她不孝也好,她就是想一個人靜一靜。“姐,你是不是以後就不管我們了,姐,你彆走好不好!”楚嬌也想攔住她,可卻被楚顏直接推開,她還是快步的跑走了。

楚顏一口氣跑回了車內,由於忘記戴上口罩,被不少人認出了,幾個少女粉立即追著她跑過來,把楚顏給嚇了一跳。

經紀人提醒過她,讓她不要單獨一個人麵對粉迷,怕會留下負麵的形象,這樣公關團隊處理起來也會很麻煩的。

楚顏趕緊把車開走了,不過,她此刻心緒翻湧,實在冇心情繼續開車,就隨便把車停在路邊,整個人無力的倚在坐椅上。

她不是夏家的親生女兒,就像一個魔咒被打破了一樣,楚顏整個人都變的輕鬆了,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解脫。

楚顏突然想到她剛纔離開時,程霜玉和楚嬌急急跟她說的那些話。

她們竟然在害怕,害怕她以後會不理她們了。

為什麼要害怕?是因為之前對她不夠好,現在真實身份被揭穿了,就開始怕她會恩將仇報了嗎?

楚顏自認為不是那麼冷酷無情的人,夏家對她始終有養育之恩,她不會真的袖手不管的,隻是,她卻不太想麵對她們了。

以前是冇辦法,一個是母親一個是妹妹,她冇辦法徹底的冷落她們。

現在,隻需要給錢,應該就可以了吧。

楚顏輕吐了一口氣,突然冇心情工作了,她打了一個電話給韓野明,想中午跟他一起吃頓飯。

韓野明接到她的來電,有些驚訝:“難得主動給我打一次電話,想我了嗎?”

想到昨天晚上兩個人已經邁進一步的關係,這個時候接到楚顏的電話,韓野明的心情還是非常不錯的,甚至已經在想著今天晚上的活動節目了。

“是,我想你了,我中午想跟你一起吃飯,可以嗎?”楚顏像隻溫馴的小貓一樣,誠實的回答他。

韓野明一聽她這聲音就不對勁,立即追問:“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