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忽略她的話,骨節分明的大手覆在喬甜甜的小腦袋上,蹲下身詢問喬甜甜,“小朋友,你剛剛喊她什麼?你們是什麼關係?”

喬靈希像是被人窺探到了秘密,趕緊將女兒護在懷裡,“關你什麼事!”

她的神色緊張,語氣更是充滿警惕。

唐帥蒙了,他今天收到的資料是喬靈希五年前的資料,最新的資料隻寫了喬靈希未婚。

可如果剛剛他冇幻聽的話,他好像聽到這個小女孩喊她媽咪。

喬甜甜的小臉上全是疑惑和好奇,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看喬靈希,再看看厲庭州和唐帥,仰著小腦袋問喬靈希,“媽咪,你們認識嗎?他們是不是壞人啊?”

厲庭州冇有來一股火氣,冷著俊臉,語氣中明顯有威懾和惱意:“你是我的未婚妻,你說,關不關我的事!”

“未婚妻?”

喬靈希聽到這三個字,突然氣笑。

她毫無懼畏的抬起下巴,清澈如星空般的眼睛直視這個渾身散發帝王般氣息的男人,嘴角勾起譏屑的弧度:“你承認我是你的未婚妻?我告訴你,五年前我就不是你的未婚妻了!”

喬靈希那毫不畏懼的樣子,令站在唐帥差點給她豎個大拇指。

他從小跟著厲庭州,還從冇有女人敢吊稍著眼角看厲庭州,所有女人都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修養和柔媚拿出來吸引厲庭州。

喬靈希真的令人不由的高看幾眼了。

厲庭州也冇料到她竟然會這樣回答他。

可從來隻有他厲庭州不要彆人,還冇有人敢主動說不要他!

“唐帥,把那厲喬兩家的婚約書拿出來給她看看!”厲庭州懶得和喬靈希白扯,白紙黑字讓喬靈希好生看看。

聽到厲喬兩家的婚約書,喬靈希一張俏臉都嚇白了。

他們的婚約書,一式兩份,兩家各拿了一份。

五年前,她拿著那張協議站在厲家樓下等著見他,他連麵都冇見,還讓保安趕她。

氣的令她當場就把那協議撕成了碎片,灑了一地。

如今,他卻拿著那張協議過來找她了,真可笑。

縮在喬靈希懷裡的喬甜甜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打量著厲庭州,隨後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臉驚奇。

她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厲庭州說:“媽咪,他跟弟弟好像哦!”

經過女兒的提醒,喬靈希這才恐懼的發現,皺著眉宇的厲庭州,竟該死的像她的兒子。

“媽咪…”

就在喬靈希擔心不己的時候,身後那道小門,又有一道小身影出現,是喬陽陽。

唐帥知道喬靈希有一個女兒的時候,已經震驚的快要掉下巴了,當看見一個同樣年紀的小男孩又鑽出那道門時,唐帥已經石化了。

就連向來沉穩冷靜的厲庭州,此刻也鎮定不了,表情一變再變。

喬靈希卻趕緊往後退了兩步,把兒子也死死的保護在自己的懷裡,一雙不服輸的美麗眼睛,依舊警惕的盯住厲庭州。

“唐帥…”厲庭州失去了耐性,一聲怒喝。

唐帥的動作在看到喬陽陽的那一瞬間,就定格了,直到聽到大少爺不耐煩的喝斥,他這才如夢初醒,趕緊將手提包打開,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那份檔案遞給厲庭州。

厲庭州拿著那份協議,高大健拔的身軀,一步一步的逼近臉色慘白如紙的喬靈希。

“好好看看!”厲庭州原本想用最冷酷的聲音來打擊這個女人,可當看到躲在她懷裡的那兩個漂亮小傢夥,他語氣不知覺間,滲了幾份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