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陽陽瞬間就開心的把肉放小嘴巴裡吃掉了,一邊吃一邊笑起來說道:“媽咪,你還說冇有,厲叔叔,你以後不要給她夾菜了,夾給我跟甜甜吃就好!”

“叫姐姐…”喬甜甜立即大聲抗議:“你得叫我姐姐,知道嗎?我比你大哦!”

喬陽陽立即撇撇嘴巴:“不要,就要叫你的名子!”

喬甜甜立即很不開心的拿眼睛去瞪著他。

厲庭州看著兩個孩子就為了這事而爭的小臉通紅,忍不住笑了一聲。

喬靈希也忍不住笑,難堪的氣氛,就這樣被化解了。

不過,厲庭州還是覺的心裡有些悶,難道喬靈希真的嫌棄他了?

五年前,她可是主動的吻上他的唇的,那個時候,她怎麼不嫌棄?

喬靈希見厲庭州臉色還有些緊繃,她趕緊伸手在桌麵上輕叩了兩下,壓低著聲音說道:“行了,你們兩個彆鬨,趕緊吃飯。”

兩個小傢夥見媽咪發話了,這才消停了,但兩雙大眼睛,卻還不服氣的瞪著彼此。

厲庭州以前就知道小孩子有如此可愛的一麵,那對比自己小七歲的雙胞胎妹妹小時候也經常吵架,厲庭州被夾在中間,非要讓他當一個主持公平的人,厲庭州簡直深受困擾。

此刻,看著一雙兒女也是這樣吵嘴,瞬間就勾起了厲庭州對小時候的一種懷念。

接下來吃飯的環節,就非常的安靜了,喬靈希幫著兩個孩子夾菜,不時的催促他們幾句。

厲庭州默默的吃著,一雙幽深難測的眸,偶爾的會在喬靈希臉上停駐,但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關注著自己孩子的一舉一動。

他發現,女兒很挑食,幾乎不怎麼吃肉食,隻吃一些青菜,還是隻吃葉子。

厲庭州忍不住在心底輕笑,這習慣,怎麼也會遺傳呢?跟他的兩個妹妹還真是如出一轍啊。

吃完了飯後,厲庭州關注到女兒好像冇有吃飽,於是,他就讓三叔準備了一些不上火的餐後甜點送上來。

果然,喬甜甜高高興興的又大吃了一頓。

吃過晚飯後,喬靈希帶著兩個孩子去花園裡散了散步,然後就領著他們回房間準備睡覺了。

兩個孩子都已經習會了單獨睡,不需要她陪在身邊,於是,喬靈希一個人睡在離兒童房隔了一個樓梯的客房裡。

而厲庭州則是霸據著主臥室,之前他覺的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他是這個家的主人。

但現在,他卻覺的這個安排不妥當,於是…

在兩個孩子都入睡後,他抬手,敲響了喬靈希的房門。

喬靈希聽到敲門聲後,趕緊把手提電腦的螢幕給關上了,因為,厲庭州好像警告過她,不許再畫漫畫了,可是,她又必須要交稿子,不然,怕在網絡漫畫界會變成黑名單。

打開房門,看到站在門口清貴高大的男人,喬靈希立即防備的望著他問:“這麼晚了,你有事嗎?”

“我們換個房間睡吧!”厲庭州很直接乾脆的說。

“為什麼啊?這個房間,我睡著挺好的!”喬靈希回過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整理好的房間,不想跟他換。

“你這個房間離兒童房太遠了,萬一孩子們晚上要找你,還要經過這道樓梯口,不安全。”厲庭州的理由,十分的充足。

喬靈希有些怔愕,難道這個男人這麼晚來找自己,就是出自對孩子們的關心?

“孩子們晚上一般不會找我的,他們房間有兒童廁所!”喬靈希低聲說道。

“可我還是不放心,你去睡主臥吧!”厲庭州低沉而堅決的說。

喬靈希不由的輕笑了一聲:“厲少爺,你纔是這個家的主人,主臥本來就該是你睡的,我可不敢搶占你的地盤!”

“我現在允許你搶占!”

厲庭州看著她身上已經穿了一套米色的睡裙,一頭長髮也被鬆散的綁在腦後,垂下的一些細細髮絲,勾勒出她那雪白精美的臉蛋,在這深夜裡,嬌小又迷人的樣子,瞬間衝擊到了厲庭州的心臟位置,他隻感覺心跳微微加速了。

喬靈希不想因為房間的事情跟他站在門口爭執,於是,她不客氣道:“既然你這麼大方,那我就搬過去吧,等我一下,我收拾我的行旅!”喬靈希說完,就要去動手。

“明天再收拾吧,上次給你買的東西,我都擺在隔壁的衣帽室內,如果你有需要用的東西,就直接去拿!”厲庭州說著,已經沉步邁進她的臥室裡了。

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連給她收拾的時間都不給,就直接進來,往床上一躺。

“那行吧!”喬靈希趕緊把自己的電腦和手機拿上,回過頭看著男人慵懶的交疊著大長腿靠在床頭處,她思來想去,還是跟他道了一聲的晚安。

她把房門關上,就直接往主臥走去了,路過兒童房的時候,她還是小心翼翼的開門往裡看了看。

兩個小傢夥都安靜的睡著了,屋子裡開著小夜燈。

喬靈希把主臥的房門關上,扭上暗鎖,這才繼續打開電腦工作。

說實話,她真的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會這麼好心要把主臥讓給她。

她打量了一圈這個寬敞的臥室,除了三米外的大床,還有巨大的衣帽間,臥室裡還擺著巨螢幕的電視,酒櫃,還有配套的沙發,簡直就是奢侈的享受。

時隔五年,喬靈希還算是頭一次又接觸到了這種奢華的風格,都有些不習慣了。可那個男人已經把她的客房給占了,今晚,無論如何,她都必須在這兒睡了。

工作到十二點,實在困了,喬靈希爬上了床,拿了薄被蓋上,隻感覺這大床上還留著男性的冷例氣息,好不習慣啊。

失眠到兩點多,喬靈希這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清晨,六點多,喬靈希聽到敲門聲,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以為是孩子們醒了,就直接去開門。

可冇想到門口站著的人,竟然是厲庭州,瞬間把她給嚇醒。

“你這麼早有事?”她一臉惺忪的問他。

“我衣服還在這房間裡!你繼續睡吧!”厲庭州看著她這一臉睏倦的樣子,薄唇勾起一抹微笑。

喬靈希皺了一下眉頭,也冇有再去管他了,直接爬上床,繼續睡。

厲庭州大步進了他的衣帽室,不多會兒,已經是西裝革履的出來了,他拿著一隻鑽石腕錶,正往手腕上套去,站在衣帽間的入口處,幽沉的眼,鎖著床上蜷縮著睡的小女人。

三米大的床,她隻占了一小塊地方,可見她有多纖細。

厲庭州莫名的覺的血液又開始熱了起來,奇怪了,是不是太久冇有過女人的緣故,竟然會一次又一次的被這個女人勾起那方麵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