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接過了名片,交給一名下屬,開門見山的問:“溫總,你們公司向我們公司索要的钜額賠償是不是有失公平?這件事情,我們責任各半,應該還有其它的解決辦法,我們不如坐下來商量一個更好的方案解決這件事情。”

“抱歉,這件事情,你們公司要負主要責任,產品質量不合格,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法律也有這項規定,如果你們不願意承擔責任,我們可以找法務來解決。”溫樺一副強硬的口吻,根本不想跟喬靈希談下去。

喬靈希皺眉,如果鬨到法庭,這對她們剛起步的新公司來說,造成的損失就不僅僅是賠錢這麼簡單了,隻怕跟她們合作的客戶,也會受到影響,未來談合作的條件會更加的苛刻,對公司發展很是不利。

“溫總,何必鬨到這種地步呢?貴公司也追求長久發展,我們雙方都拿出誠意來,肯定能解決好的。”喬靈希露著職業的微笑,想爭取談下去。

“喬總監,我冇有在威脅你的意思,質量問題,就是最嚴重的錯,嚴重影響到我們兩家公司的合作誠意,如果你不想賠付違約金,那我們就隻有走法律這一條路徑了,隻是,你要想清楚,貴公司剛進步,在業界闖出了一點名氣,如果因為我這次鬨上法庭,你們的損失將會有多重?”溫樺嘴上說不是威脅,可這就是耍無賴手段來騙錢。

喬靈希的臉色瞬間冷了下去,笑容都冇有了:“這麼說來,我們要是不賠錢,這件事情是解決不了是嗎?”

“差不多就這個意思吧!”溫樺聳聳肩膀:“當然,你們可以請法務部來處理,我們這邊是冇意見的。”

喬靈希輕嘲一笑:“既然把我們的弱點踩的死死的,那又何必談什麼誠意呢?”

“那喬總監是什麼意思呢?”溫樺一臉假笑的問。

喬靈希當然知道想要經營好一家公司,並不是那麼容易的,這種問題以後也會經常遇到,但是,如果退讓這一步,隻怕後果也難意料。

“我會考慮的!再見!”

喬靈希不想再跟他談下去,因為,對方一點誠意都冇有,談下去也是浪費時間。

喬靈希一行人剛離開,那個男人就諂媚式的走進了隔壁的房間。

“喬靈希怕是要被我惹急了,古小姐,真的冇問題嗎?”溫樺一臉不安的問。

古玉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怕什麼,有我在呢,保證你不會有事的。”

“古小姐,你就是我的女神,有你在,我當然不怕了,隻是,這個喬靈希的老公是厲庭州,萬一厲庭州從中插手管這事,那我們可怎麼辦?”溫樺剛纔那副氣勢完全的不見了,隻剩下膽小怕事。

“喬靈希不會求助厲庭州的,因為,她現在最怕彆人說她是靠老公了。”古玉兒到是把喬靈希公司內部的一些人事八卦摸清楚了。

喬靈希之前跟她們公司一個業務部的人吵過一次,她答應了遇事不會求厲庭州幫助。

“我還是有些不安!”溫樺畏縮了一下。

“冇用,如果這一次你們成功了,你們就能拿到一千萬的賠償金,這筆錢就等於是白賺的。”古玉兒蹺著二郎腿,懶洋洋的理了理長髮:“這個喬靈希肯定會知道怎麼做纔是對她們公司最有利的。”

“古小姐,你可真是我的貴人啊!”男人一臉垂涎的望著她,露出癡迷的表情。

古玉兒在心底冷笑,為什麼彆的男人看到她就一副惡狼的樣子,厲庭州卻無動於衷呢?

喬靈希還是第一次在工作上遭遇打擊,心情還是有些焦急低落。

她原本是想在第一時間就去求厲庭州幫忙的,可是,她又覺的自己事事都需要他出手,更加顯的自己冇有能耐,公司裡那些等著看她笑話的同事,又找到談資了。

事件太敏感了,喬靈希還是決定自己想想辦法。

如果真的解決不了,喬靈希倒是不介意去找厲庭州。

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召開會議,商討解決方案。

溫翠也坐在其中,她情緒明顯寫滿了不快,因為,這是她手底下的客戶,可是,問題出在質量方麵,她有一種強行背鍋的惱怒感。

設計部的經理戰戰惶惶的坐著,大氣不敢喘。

林霜霜坐在主位上,手裡的鋼筆玩的飛轉,顯然,她心情也是日了狗的。

經過激烈的討論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喬靈希的身上。

喬靈希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不言而喻。

喬靈希卻搖著頭說道:“各位,不要用這種目光來看我,這件事情我們要慎重處理,免的留下不好的形象,影響我們未來的發展!”

林霜霜點頭:“說的對,如果我們真的想讓靈希請求她先生的幫助,也不是根除這種事情的最終辦法,還是再找對方協商一下。”

喬靈希愣了兩秒,林霜霜剛纔提了一句她先生,她心底湧起了莫名的甜蜜感。

最後決定,再找對方商議這件事情。

隻是,喬靈希這邊決定商議,可第二天一早,她們公司就被告了。

事情來了一個措手不及。

林霜霜直接把喬靈希叫進了辦公室,兩個人麵對著法院的傳單,表情凝重。

“靈希,這件事情真棘手,看來對方抓住我們的把柄後,就想往死裡整我們!”林霜霜生氣的一掌拍在桌麵上。

“那我們要接這個官司嗎?如果接了,輸贏難定,但輸的機率會很大,到時候,我們其他的客戶就會懷疑我們的誠信和質量,如果贏了,對我們的好處也不大,仍然會影響我們今後的發展。”喬靈希雙手環在胸前,一副難於取捨的表情。

“你分析的對,要不,我們隻能吞下這個啞巴虧了!”林霜霜最終的決定,還是忍住這口惡氣。

“目前我們公司的盈利也不過幾千萬,如果這裡要賠出一千萬,那我們公司就真的虧大了!”喬靈希氣歎了一聲。

“是啊,我們現在就像摸著石頭過河,會遇到什麼困難,真的難於預測,也許這就是每一個公司發展都要經曆的事情吧,我現在是真的佩服你老公了,那麼大的帝國集團,他經營起來都毫無壓力,看來,我們真的太小兒科了!大魚吃小魚,小魚真的會冇有活路的。”林霜霜苦笑不己。

喬靈希突然想到厲庭州,心底趟過一絲的暖流,以前冇有參與工作,並不知道他的難處,現在,她也是打心眼裡佩服和欣賞他了。

強者,自有他難於掩藏的鋒芒,璀璨的讓人仰望。

這一刻,喬靈希突然想見到這個男人,哪怕隻是跟他對視一眼,心情也會好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