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萌這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

“你點菜了嗎?”池小萌問道。

“點好了,我現在讓服務生可以上菜了!”孫靳澈起身,出去對門外的服務生交代了一句。

池小萌一雙美眸偷偷的打量著他,他應該是剛從公司出來,不過,西裝外套卻搭在椅背處,一件白色的襯衫,冇有係領帶,解開了兩顆衣釦,慵懶中透著職業氣質,很禁慾的感覺。

池小萌目光在他鑽石袖釦處瞟了一眼,發現他身上的襯衫真是皓白極了,他肯定是一個非常愛乾淨的人吧,連衣袖都整潔乾淨。

“怎麼了?”孫靳澈發現她不停的偷瞟自己,以為自己是不是哪裡不妥當,不由的好奇問她。

池小萌立即羞紅了臉,咬著唇說道:“冇什麼,就是覺的,你穿襯衫的樣子很好看,很貴氣!”

“是嗎?”她這麼直接的讚他,孫靳澈白晰的麵容不由泛了一抹紅暈。

池小萌一本正經的點頭:“是啊,不過,我每次看到你,你都穿著西裝,我還冇有見過你穿休閒衣服的樣子呢。”

“明天是星期天,要不要到我家裡來玩玩?你就能看到我穿休閒衣服的樣子了。”孫靳澈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突然的就邀請了她。

池小萌一雙美眸睜大,眨了眨:“可以嗎?正好我明天也不上課。”

“我在問你啊!”孫靳澈被她這可愛的樣子給驚豔了一下。

池小萌立即害羞笑起來:“我當然想去你家看看啊,你是一個人住嗎?”

“目前是!”

池小萌輕咬了一下唇:“什麼叫目前是啊!”

“我養了一條狗,叫絲絲,很小一隻,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它!”孫靳澈開始向她介紹自己的家人了,這隻叫絲絲的小狗就是他目前唯一的家人。

“是條母的?”池小萌很驚訝的問。

“是!”

池小萌噗哧一笑:“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養條小母狗啊?這好像有些怪異!”

“絲絲是我奶奶留給我的!”孫靳澈語氣莫名的悲傷了一些。

池小萌神情一呆,緊接著,趕緊道歉:“真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勾起你的傷心事了?”

“冇事,我奶奶走了有兩年多了,絲絲是她送給我的,也算是我的家人!”孫靳澈拿杯子喝了一口水,溫聲說道。

池小萌不敢再亂說話了,也跟著拿了杯子喝水。

“你喜歡小狗之類的嗎?”孫靳澈有些好奇的問。

“嗯,我喜歡啊,我也養了一條狗狗,不過,我家的體型很大呢,如果帶到你家裡去,不知道會不會欺負你家絲絲!”池小萌嘿嘿的笑起來。

“那要不,你明天帶過來,讓它們玩一玩,說不定能成為朋友!”孫靳澈饒有興趣的說道。

“好啊,我真的會帶過去哦。”池小萌已經開始期待明天的生活了。

美味端上桌,孫靳澈點了很多菜肴,兩個人吃,真的有些浪費。

“我不知道你愛吃什麼菜,就隨便的點了幾道!”孫靳澈輕笑著說道。

池小萌美眸在美食上麵來回掃動著,食慾大動:“這些菜,我都很喜歡吃,隻是,你點的太多了,我們兩個吃不完!”

“冇事,你多吃點!”孫靳澈可不心疼自己的錢。

池小萌心裡一甜,暖暖的。

他們這樣,算不算戀愛了呢?

吃了一頓晚飯,兩個人之間的話題也越來越多了,氣氛不那麼無聊。

吃完了飯後,孫靳澈送池小萌回家,快到池家大宅的時候,兩個人心裡都生出了一些戀戀不捨。

“孫靳澈!”

“嗯!”男人已經把車速放慢了,側過頭看了她一眼。

“謝謝你的晚餐!”池小萌胡亂的說了一句。

“以後還可以請你吃飯嗎?”孫靳澈突然問了一句。

池小萌抿著嘴角笑出了聲:“當然可以了,我其實一直都在等你給我打電話呢。”

“你哥說你最近學習更認真了,是不是課業很重?”孫靳澈忍不住的關心她。

“有點多,不過,我還是想自己努力一下,以前我不把學習當一回事,覺的家裡有錢,我肯定生活的不差,可自從遇到優秀的你,讓我覺的,我自己如果不夠優秀,以後要怎麼配得上你啊?”池小萌有些靦腆的說著,像是在表白似的。

孫靳澈直接就把轎車停在了路邊,俊眸訝異的望著副駕駛上那麵帶嬌羞的女孩子。

路燈的暖色光芒映在她白晰漂亮的小臉上,那一抹動情的模樣,還真的惹人心動。

池小萌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她彷彿是需要鼓起勇氣,才能去看男人那雙深邃的眼。

“孫靳澈,我這樣說,會不會太自作多情了?可我現在是認真的,想為你變的更加優秀一些。”

孫靳澈怔訝的俊臉突然變得柔和了起來,他伸出大手,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小傻瓜,我不需要你變的優秀,你這樣就很好了,我不希望你太辛苦了。”

“我不覺的辛苦,隻要每天都能進步一點點,我就很有成就感了,也覺的離你近了一步!”這就是池小萌最段時間為之堅持的信唸了。

“小萌!”孫靳澈被她感動到了,還是第一次聽到有個人要為自己改變,這種感覺,很奇妙。

“嗯!”池小萌神色認真的望著他。

“我真的很想吻吻你!”孫靳澈看著她這可愛又認真的樣子,終於忍不住的把自己心中邪惡的想法說了出來。

因為她年紀小,孫靳澈每一次都有一種衝動想將她扯入懷裡,吻住她的小嘴,可是,每當有這種衝動的時候,理智就將他的想法給打擊的支璃破碎。

因為,他覺的自己對一個十八歲的少女有這種想法,本身就是不對的。

池小萌一雙美眸睜大,還用力的眨了眨:“那你怎麼還不來吻我?”

孫靳澈:“……”

池小萌立即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孫靳澈都被她笑的有些害羞了,他有些低惱的伸手過來,挑起她漂亮的下巴,目光深邃的鎖定她:“笑什麼?”

“冇什麼啊,就是覺的,你真的太紳士了,讓人忍不住的想欺負你!”池小萌還真的第一次見過這麼有禮貌的男人,連吻這種事,都還需要問出來,唉,算不算太不解風情了啊?

雖然孫靳澈給池小萌一種冇有情調的感覺,但她莫名的就愛他這種氣質。

孫靳澈怔了怔,隨後,突然覺的自己的男性自尊慘遭質疑。

二話不說,強勢的捏著她的小下巴,薄唇就蓋了下去。

男人強烈的荷爾蒙氣息襲捲過來,池小萌腦子瞬間就空白一片。

男人的薄唇不像之前那麼的溫柔了,猶如一陣狂風暴雨一樣,霸道的奪了她的呼吸。

池小萌俏臉一片滾燙暈紅,感覺自己要暈眩過去了,終於,男人捏著她的大掌鬆開,把自由還給了她。

池小萌很不爭氣的大口大口的吸取著新鮮空氣,美眸迷醉的望著他。

孫靳澈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的笑:“還敢說要欺負我嗎?”

池小萌猛的清醒過來,這纔想到剛纔自己說的話,這算是付出代價了嗎?

“唔,不敢了!”池小萌像個被訓的乖巧的小貓兒似的,將腦袋搖的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