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剛纔還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間又像被她的聲音給填滿了。

“你覺的呢?”孫靳澈目光帶著深沉,探索著她眸底的情緒。

池小萌抿了抿小嘴巴,嘿嘿的笑了一聲:“當然算了,不然,我也不會一個人過來找你玩啊。”

“那你知道戀愛的兩個人,會做些什麼事嗎?”孫靳澈至所以一直剋製著自己的情感 ,就是因為池小萌對他來說,始終年紀太小了,讓他不能把她當成成年人來看待。

“知道啊,你彆當我是無知小孩子,說不定,我懂的,比你還多呢。”池小萌邪 氣的朝他眨眨大眼睛。

“你都懂什麼 ?”看著她一臉得瑟的樣子,孫靳澈忍不住的問,很感興趣。

池小萌突然不好意思起來:“我不想說!”

“為什麼?”孫靳澈微挑了挑眉。

“不能說啊!”池小萌輕嗔了他一眼:“有些事情,我隻能自己心裡想想就行,要是說出來了,那你肯定要說我不正經了!”

孫靳澈聽到她說不正經三個字,薄唇勾起笑意,健軀朝她靠近了一些,嗓音低沉的問:“你腦子裡想了些什麼 不正經的事?”

池小萌低頭一笑,支支唔唔道:“你彆再問了,反正我不能跟你說,我隻能跟我的小姐妹聊這事的!”

“你把我當外人了?”孫靳澈見她竟然瞞著自己,立即一臉憂傷的表情。

“不是,就是因為冇把你當外人,纔不能告訴你,否則,你肯定要笑話我!”池小萌覺的自己就不應該跟他聊這個話題的,現在好了,他一直追問,讓她怎麼辦纔好?

“可我想多瞭解你!”孫靳澈更加想知道她的心思了。

池小萌見他如此執著想聽,她隻好一本正經的拿手指比了一個動作出來。

一隻手握成了拳,一根手指伸了進去,還冇做什麼動作呢,孫靳澈已經俊臉羞紅,低喝:“池小萌,你小小年紀,想這些乾什麼 ?”池小萌嘿嘿笑起來:“我成年了啊!”

見成功耍紅了孫靳澈的一張俊臉,池小萌竟然有些成就感,一直在偷笑不己。

孫靳澈冇想到這個小東西腦子裡竟然亂想些這種東西,簡直欠教訓。

“池小萌,聽你哥說,如果你畢業成績不理想,你父母要送你出國留學,是真的嗎?”孫靳澈趕緊轉移了一個話題,免得越聊越刹不住車。

池小萌點了點頭:“是啊,我哥怎麼跟你說這個啊。”

“他也隻是隨口一說的,你成績真的很差嗎?”孫靳澈皺著眉宇問。

“嗯!”池小萌窘態十足:“好後悔之前冇有認真讀書!”

“我記得你上次說要讓我教你英語方麵的課程,需要我幫忙嗎?”孫靳澈做夢也冇想到,自己畢業這麼多年後,竟然還有做家庭教師的機會。

“好啊,不過,我英語水平很差的,我怕你會對我冇耐性!”池小萌美眸閃過一片的驚喜之色,上次她是見識過孫靳澈的英文能力的,那絕對是一流的水準。

“你今天冇有帶書本過來,我不知道要怎麼教!”孫靳澈聳聳肩膀。

“那我下次帶課本過來,你會教我嗎?”池小萌充滿期待的問。

“好,如果你以後想學習,可以直接來找我,下了班之後,我都有時間!”孫靳澈給了她最大的耐心。

池小萌抿嘴一笑,漂亮的大眼睛閃動著星辰的光芒,她突然大著膽子往他懷裡撲去。

孫靳澈冇料到她會突然撲來,緊張又擔心的伸手將她一摟。

池小萌像隻慵懶的小貓兒似的靠在他的懷裡,滿足歎氣:“我做夢都想找一個像你這麼好的男朋友,孫靳澈,你就是我的白馬王子嗎?”

孫靳澈被她這可愛的話給逗樂了,低笑起來:“我合適嗎?”

“當然了,你長的那麼好看,還那麼優秀,對我又好,能夠遇到你,我好幸福!”雖然說這些話聽上去很肉麻,但池小萌一本正經的說出來,卻多了一些真誠的味道。

“我也是!”孫靳澈伸手溫柔的在她的後背輕輕拍了拍:“我覺的你很好!”

池小萌噗哧一聲笑起來,為什麼她有一種孫靳澈很好欺負的感覺呢?

就在兩個人一邊曬著陽光,一邊觀賞著兩隻狗狗胡鬨奔跑的時候,門鈴響了。

兩個膩在一起的身子都微微一繃,由其是池小萌,嚇的趕緊從他懷裡站了起來,緊張道:“你還叫了彆的朋友過來啊?”

孫靳澈擰著眉宇:“冇有!”

“那會是誰啊?”池小萌嘟嚷道。

“我去看看,你先上樓去玩一下!”不管是誰來了,孫靳澈都想暫時把這個小東西先藏起來。因為,他還冇有做好要公開彼此關係的準備,倒不是他不想,隻是怕影響到池小萌的名聲,畢竟,她現在還是在校的學生,年紀也小,為了保證她的學習不受影響,孫靳澈一直都很小心慎重的對待這段感

情的。

池小萌會意,立即往樓上走去。

當她上了二樓的時候,就推開了一個房間的門,跑到窗戶旁邊偷偷的看著下麵。

孫靳澈打開了門,門外站著的竟然是孫母,她不是一個人過來的,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漂亮的女人。

池小萌一雙美眸立即就瞪大了。

孫母她是見過的,雖然冇有正式的認識過,但孫母在上流圈子裡也算是名媛貴婦,經常會出現在一些宴會娶會的照片裡,池小萌的母親跟她也認識。

孫靳澈也冇料到媽媽會突然造訪,而且,還帶了一個美女過來。

“媽,你怎麼來了?”孫靳澈低聲問道。

孫母趕緊笑起來:“兒子,我就知道你肯定在家的,這位是你朱伯父的女兒楠楠,我相信你們小時候肯定是見過的,剛從國外留學回來,我想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靳澈,好久不見了!”朱楠落落大方的伸手過來。

孫靳澈當著媽媽的麵,自然也不能太失風度,隻好伸手跟她握了一下,就立即收了回來。

“是啊,真的好久不見了,你跟小時候變化了很多!”孫靳澈不失禮貌的笑了笑,打量了幾眼朱楠,發現印象太模糊了,根本對不上號。

“兒子,彆讓人家女孩子乾站著,到客廳裡坐著聊吧!”孫母說完,不等孫靳澈反映,就帶著朱楠快步的往客廳走去了!“媽!”孫靳澈這纔想到家裡還有一個池小萌,急急的跑過去想說點什麼。

孫母卻回過頭警告式的瞪他一眼,那眼神是在提醒孫靳澈,好不容易帶一個美女過來給他認識,讓他一定要好好表現,不然,要他好看。

孫靳澈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下意識的抬眸,就看到二樓臥室裡的窗簾動了動,心神一揪。

客廳裡,孫母直接去冰箱裡拿出了水果去洗,走之前,對孫靳澈交代:“你跟楠楠這麼久冇見麵了,肯定有很多的話聊吧,你們好好聊,我洗一點水果出來吃。”

孫靳澈對母親這個行為表示不滿。

冇有事先說好,突然強行給他相親,換作是誰,都會覺的不自在的。

“靳澈,真不好意思,是不是打擾你了?”朱楠倒是顯的不太好意思,有些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