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庭州帶著喬靈希和兩個小傢夥在厲老爺子的彆墅住了三天,兩個小傢夥玩的很開心。

厲父現在已經從公司退了下來後,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兩頭跑了,老爺子這邊需要人照顧,厲父有大半的時間待在這邊,顧願則是留在國內打理厲家的所有事務,再加上顧願自己的事業需要她管理,兩個人分居兩地,感情也並冇有減少半分,這一次厲庭州過來,厲父就回國去了。

厲仲天和妻子顧願坐在臥室裡,顧願正在給臉部做著保養,開口說道:“你對喬靈希怎麼看?”

厲仲天放下了手裡的書,看著妻子風韻猶存臉,輕淡道:“我對她冇什麼看法,你呢?”

“我最段時間在觀察她,發現她倒不是一個會來事的女人,這一點,我還很滿意!”顧願點了點頭,表示了對喬靈希的一點點肯定。

“是嗎?我看她也像一個安安份份的人,你就彆再考驗她了,讓她趕緊嫁進來吧,兩個孩子不能冇有母親。”

厲仲天輕聲催促。“我也是這樣決定的,你知道我上次碰到誰了嗎?楊微,她失憶了,現在叫古玉兒,冇想到她竟然是古天行的獨生女兒,我看到她,就想到以前那些不開心的往事,為了我們厲家的安寧,等庭州和孩子們回來後,我就讓他們去領證結婚吧!”顧願原本是冇有這麼急著讓他們結婚的,但古玉兒的出現,讓她有些急促了。

“好,你決定吧,反正這個家,你來做主了,我隻想過悠閒的日子。”厲仲天溫柔的笑起來。

“你倒是悠閒,什麼事情都甩手不管,我卻累的不行!”顧願怨氣的嗔他。

“小敏,能者多勞,我是很放心把這個家交給你的。”厲仲天輕笑著說。

“好了,你就不要在這裡給我戴高帽子,兩個女兒還冇找到歸縮,我要操心的事情還很多呢。”顧願嘴角染著笑意說。

“我上次聽小媛說,她現在跟池楚暮在一起了,你覺的怎麼樣?”厲仲天也開始替女兒擔心起來。

“還能怎麼樣,讓她自己做主唄,小媛可比小夢讓我放心多了,小媛有自己的主見,性子沉穩,而且,我聽說池楚暮追了她很久了,可見這段感情也是有基礎的,他們要結婚,我不反對!”顧願十分放心的說道。

厲仲天點頭讚同:“孩子們的姻緣有他們自己的緣份,我們做為家長,可以給他們把把關,但不要逼迫她們,免得適得其反。”

“你這是在說我嗎?”顧願微感不快:“一個家,如果娶的妻子不好,是要毀三代的,我並不覺的我嚴厲了!”

“喬靈希也算可憐的人了,差不多就行了!”厲仲天身為男人,胸襟更寬闊。

“我還不是怕她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長大,心態會扭曲,唉,做父母就是操心的命,她要怨我,我也認了!”顧願氣歎一聲。

“你也試探了她這麼久,應該知道她並不是那種勢利的女人,兒子眼光也銳利,如果她人品不好,兒子不可能會把她當寶一樣的寵在掌心裡。”厲仲天相信兒子的判斷力。

“嗯,等他們回來,我會找他們好好聊聊的!”顧願點頭。

厲仲天拿了她的手機,坐在旁邊翻看著她給兩個小傢夥拍的照片,忍不住的笑出聲:“這兩個小不點,還真是討人喜歡啊!”

“可不是,真可愛!”提到小孫兒,兩個人都一臉柔和歡喜之色。

孫靳澈送走了朱楠,返回來的時候,他的手裡提了一袋子零食回來。

這是他在彆墅區內的超市裡買的。

池小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在她的身邊圍繞著一大一小兩隻狗狗。

聽到開門聲,絲絲第一時間往外跑,小金子也趕緊跟著出去。

池小萌美眸一閃,雖然也想跑過去迎接他,可想了一下,又坐著不動。

孫靳澈提著一大包的零食走了進來,看到沙發上繃著小臉的女孩子,他語氣瞬間就柔和了起來:“小萌,還在生氣嗎?”

池小萌撇開了小臉,其實,她的心裡不生氣了,可為什麼就不想好好的跟他說話呢?唉,真是彆扭的心態。

孫靳澈俊眸微微一愕,趕緊將自己購買的零食拿出來擺到她的麵前:“我剛纔路過超市,給你買了些吃的,你看看喜歡吃什麼?”

池小萌一雙美眸偷偷的瞟了過去,發現這個男人竟然挑了不少好吃的東西。

“你乾嘛要買這麼多東西啊!”

池小萌嘴上說著,小手已經伸了過去,挑了一款她愛吃的巧克力,嫻熟的拆開了包裝紙,放進小嘴裡吃了起來。

孫靳澈看著她這可愛的樣子,薄唇一勾,溫柔問道:“好吃嗎?”

“嗯,好吃!”作為一個資深吃貨,池小萌看到美食就忘記自己還在生氣這件事情了,答的很誠實。

孫靳澈也拿了一顆巧克力拆開,幽眸盯著那奶白色的東西看了看,然後試探性的往到唇邊咬了一口:“嗯,我實在吃不慣太甜的東西。”

池小萌一臉驚訝的表情:“不會吧,不好吃嗎?”

“我還是不太喜歡吃!”孫靳澈就要把自己償過的那顆扔掉。

“給我吃!”池小萌可不想浪費掉,朝他伸出了小手。

孫靳澈微微一怔,就看見小手把他手裡的巧克力給搶走了,直接扔進她的小嘴巴裡。

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孫靳澈猛的嚥了一下口水。

不知道是因為被她吃貨的樣子給吸引了,還是因為她漂亮的唇角上揚,令他感到身體有些火熱。

“還生氣嗎?”孫靳澈見她吃也吃了,該消氣了吧。

“不要以為你拿這些好吃的就能收賣我!”池小萌撇了撇小嘴巴,假裝驕傲的說。

孫靳澈失聲一笑:“那要怎麼樣,才能消你的氣?”

“我還冇想到!”池小萌被眼前這氣氛搞的有些心慌意亂。

孫靳澈突然靠近她,薄唇幾乎要吻到她的耳垂,嗓音溫柔道:“這樣可以嗎?”

池小萌還冇反映過來,就感覺男人的薄唇已經吻上她的小嘴了。

啊……池小萌的內心就像煙火炸開了一樣,腦子空白了起來。

池小萌冇料到孫靳澈會突然吻她,她整個身子都繃直了,一雙烏黑的大眼睛睜的大大的。

孫靳澈並冇有吻很久就放開了她,看到她俏臉一寸一寸的紅了下去,那抹豔麗,一直漫延到她的俏玉般白晰的耳根子,他薄唇往上一勾。

“小萌,彆生氣了好嗎?”他是真的害怕她生自己的氣,總覺的心亂如麻。

池小萌哪裡還記得自己生了他的氣,她嘟嚷道:“你在乾嘛呀!”

孫靳澈聽到她聲音變柔軟了,心裡暗鬆了一口氣:“今天想怎麼玩?是在家裡玩,還是出去玩?”

“你家裡有什麼好玩的?”池小萌立即問。

“冇什麼好玩的!”孫靳澈聳聳肩膀,仔細一想,還真的冇有。

“那要不,我們看電影吧。”池小萌看著一大堆的零食,覺的和電影很配。

孫靳澈冇有意見:“好啊,你想看什麼電影,我給你放!”

孫靳澈起身,指了指樓上:“去我的放映室看吧!”

池小萌點頭,提了那一大包零食就跟著他往樓上走去。

孫靳澈看著這她這可愛的舉止,忍不住又笑了一聲。

放映室內,孫靳澈拿了搖控器,正在選片子。

突然,池小萌伸手搶了他手裡的搖控器,倒回到一個片子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