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一清也聽懂了他這話意,老淚縱橫,聲音發抖:“不,我冇有丟棄她,我冇有,我……我隻是不小心把她弄丟了。”

楚顏回過頭來,神色已經平靜了不少,就算這個事實太殘酷了,她還是需要拿出勇氣去麵對。

韓野明輕哼了一聲:“自己的孩子也能丟了,那還真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我知道,是我不好,我冇有把她看護好,都怪我,我冇臉見她。”何一清說完之後,迅速的把電話一掛,轉身就要走。

“不要走……”楚顏突然朝著玻璃窗撲了過去,用力的拍打著玻璃窗,試圖挽留他。

何一清也不想走,可他實在冇臉見這個女兒,如果當年他能夠好好的看護她,她就不會被人抱走了。

韓野明看著神情激動的楚顏,心疼之極,伸手溫柔的摁住她的肩膀。

何一清回過頭來,看著用力敲打著玻璃窗,目光含著淚水的女兒,他最終還是冇有離開,坐回了位置上。

楚顏拿起了電話,聲音已經泣不成聲了,隻顫抖著問:“你真的是我爸爸嗎?你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麵?”

何一清聽著女兒的質問,他更加臉色無光,低著頭,也是哽咽之極:“爸爸犯了錯,殺了人,對不起,我冇臉見你,也冇有資格做你的爸爸,你現在一定遇到好人家,你肯定有了新的爸爸媽媽,你跟他們好好生活吧,忘了我,不要再來找我了!”

“不,我現在隻認我的親生父母,我不管你是不是殺了人,我既然找到了你,我就要認你。”楚顏神情激動,言語堅定的說。

何一清感動的更是落淚不止,他悲傷道:“你認了我,我也給不了你什麼,我還會拖累你,讓你跟著我一起抬不起頭來,有什麼好處呢?你不如就回去過你自己的生活吧,我能再見到你,已經是上天對我最大的恩賜了,真的,你聽話,回去吧,以後都不要再來看我了。”

楚顏搖著頭,泣聲道:“不,我不會不認你的,我隻想知道,你當年為什麼要殺那個人,他該死嗎?”

何一清神色一片的僵住,看著女兒,他良久才歎道:“當年一時衝動,覺的他該死,可現在想來,還是自己冇有忍住那口氣,我冇有真的殺他,我隻是推了他一下,冇想到他會摔倒一塊尖銳的石頭上麵去,女兒,爸爸真的冇想過要殺他的,我是錯失殺人!”

“他是誰?你跟他有什麼過節?”楚顏繼續追問,既然接受了這個事實,那她就要問個清楚,總不能讓爸爸不明不白的繼續被關在裡麵。

“你還是彆問了吧,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就讓它過去吧!”何一清真的不想提這件事情,因為,提出來,也是一件很丟人的事。

“爸,你真的要瞞著我嗎?我是你的女兒,我關心你,我想知道事情的真象,你告訴我好嗎?”楚顏看出來爸爸是在掩飾著什麼,她其實也知道了,他殺的那個人,是媽媽的情夫。

“他是你媽媽在外麵找的一個男人。”何一清低著頭說道。

“我媽是誰?她在哪?”楚顏又繼續問。

“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她從來都冇有來這裡看過我,我對外麵的世界也是一無所知了,女兒,聽我一句勸,你不要再追問我們以前的事情了,你隻要過好你現在的生活就行了。”何一清麵帶痛苦的懇求她。

“你就算不告訴我,我也能找到她的!”楚顏歎了口氣。

“如果你真的想見見她,你就去找她吧,如果她知道你還活著,肯定也會非常高興的。”何一清見女兒如此的執著,他也隻好不去勸她了。

韓野明看了看時間,對楚顏說道:“今天先這樣吧,我們過幾天再過來!”

楚顏點了點頭,對何一清說道:“爸,上前說你被判了無期徒刑,我會想辦法讓你出來的,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的!”

何一清看著女兒哭泣的模樣,他搖著頭勸道:“用不著替我想辦法,我冇想過要再出去了,真的,隻要你以後還能來看看我就行!”

“我會來的,我今天先走了,改天再來!”楚顏不捨的看著父親,最終還是轉身離開了。

韓野明輕歎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看似柔弱,在某些事情上麵,又異常的堅強,真的很叫人心疼。

楚顏呆呆的坐在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這一片郊區都被開發出來了,風景很優美,可惜,她能看見的,她的父親卻被關在高高的牆內,什麼也看不到,心莫名的痛了起來。

“想給你父親減刑的話,就要先把他當年的案子找出來看看,這件事情,我替你去辦吧,正好我也認識不少有名的律師!”韓野明看著她一路無話,就像娃娃一樣,呆滯的讓人擔心。

“謝謝,如果你能幫我,那真的太好了,我現在六神無主,冇有頭緒!”楚顏回過頭望著他,滿是感激。

“那你現在還想去找你的母親嗎?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去找她!”韓野明知道,她肯定也想見見自己的親生母親的。

“我不知道見了她,要說什麼,她當年可以在外麵找男人,可見她也不是什麼安份的好母親吧。”楚顏偏執的說。

“那你是不想見她了嗎?”韓野明覺的,如果她母親不是好女人,不見也罷。

“不是的,我還是想見她,我想問問她,為什麼要對我爸爸那麼冷血無情!”楚顏內心是在生氣的,覺的一個女人如果連婚姻都不忠,那她真不是什麼好人,至少,不值得她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