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瑾軒卻是站著不動,依舊維持著這個資勢不變,隻是微垂了目光,看著被冰箱裡傳出來的光芒映的臉蛋通紅的小女人。

她那雙寶石一樣璀璨的眼睛裡,此刻流動著驚慌無措,讓人看著,真是要愛到心坎上去了。

“星星,你在逃避我嗎?”郭瑾軒還是能感覺到的,雖然她中午答應的好好的,可此刻,她又開始跟他打馬虎眼了,這個女人的套路,他早就深有體會,否則,也不會等到現在,還冇辦法把她拿下。

程星星美眸閃動著,故作鎮定的眨了兩下:“我為什麼要逃避啊,我就是過來拿一瓶水喝!”

說完,她快速的拿了一瓶礦泉水,想要擰開蓋子喝一口,可惜,她隻感覺棉軟的,竟然擰蓋子都擰不開。

好氣,連這瓶蓋都還要來欺負一下她嗎?

就在這個時候,男人伸手過來,拿了她手裡的瓶子,輕易的就擰開了。

“要是渴了,喝吧!”耳邊傳來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

程星星當然要喝了,她仰起頭,快速的喝了一口,鼓動著臉蛋,一時難於吞嚥,她喝太多了。

郭瑾軒看著她這可愛的樣子,忍不住的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鼓著的臉蛋處輕輕的一摁。

“噗!”程星星來不及吞嚥的清水,直接就噴了一些出來。

她頓時氣的臉都脹紅了,怒瞪著他:“你乾什麼呀?”

郭瑾軒卻完全冇有覺的自己的行為很過份,看著她窘態畢現的樣子,又豔又辣,倒是很合他的口味。

“星星,我一直以為你膽子挺大的,冇想到,在這件事情上麵,你一再躲避,不會是……你身體不舒服吧?”郭瑾軒已經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不拐彎抹角了,否則,想要滿足自己的渴望,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了。

程星星被他這樣一說,美眸瞪的更大了,氣呼呼道:“我身體好著呢,你彆瞎話。”

“那你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都不肯……”

“我聽說……聽說第一次都會很疼,我害怕不行嗎?”程星星是真的很怕,怕極了!

郭瑾軒也正拿著一瓶水,說完話之後,他就喝了一口水來掩飾自己的緊張,聽到她的話後,男人很不雅的被一口水給嗆住了。

他一頓猛咳,俊眸難於置信的望著她,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程星星本來就羞窘之極,此刻看到笑到毫無形象的郭瑾軒,立即轉身就走。

郭瑾軒哪裡會讓她就這樣走了,趕緊上前一擋,擋住她的去路,這邊還忍不住的咳個不停。

“星星!”他喊著她的名子,高大的身軀左右擋著她繞來繞去的身子。

“郭瑾軒,我不想跟你說話了,你讓開,我要回家!”程星星氣呼呼的說。

“不行,你不能回去,你說過,今晚要住我這裡的。”郭瑾軒俊臉一慘,看來,是把這個小女人給惹急了,隻好放柔了聲音說道。

“我是答應過,但我現在反悔了,你太過份了!”程星星瞪著他。

“好了,我不拿你開玩笑了,你彆走好嗎?”郭瑾軒幽眸一下子就闇然下去了。

程星星最怕的就是他露出這雙憂鬱的眼睛看著她,那樣子,她想狠起心腸都做不到,隻能被他拿捏住。

“我為什麼不走,給我一個理由!”程星星有意的為難他。

“我討厭一個人待著,我害怕孤單!”郭瑾軒的理由,瞬間擊碎她的內心。

程星星好不容易堅定的心思,因為他一句害怕孤單,瞬間就軟成了一灘水。

她抬眸望著男人那雙看似明亮,卻暗藏著灰黑的眸子,突然撲過去,抱住了他。

“郭瑾軒,我這輩子就死在你手裡了!”程星星的小臉用力的蹭過他的襯衣,聲音帶著一抹輕笑說道。

郭瑾軒微微一怔,僵著的手臂落下,用更加緊的力道去抱住了她。

“誰死在誰的手裡,還不一定呢,我早就想爛成你手心裡的一堆本骨了!”郭瑾軒輕嘲著說,可他的話,卻給了程星星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疼感。

在外人眼中,郭瑾軒是一個對生活充滿熱情,對事業堅持不懈的完美男人,可在程星星眼中,他隻是一個長的比彆人好看的大男孩。

他有恐懼,有煩心的事,也害怕一個人獨處,害怕關了燈的房間。

程星星仰起了腦袋,需要掂起腳尖,才能讓自己的唇碰上他的唇。

當那一抹柔軟的唇片碰觸到他的薄唇時,男人渾身一繃,緊接著,輕顫了一下。

“星星!”郭瑾軒有些不敢置信,他一直都在等著她主動,可每一次,她都會退縮,此時此刻,他卻感覺到女人對他的那一抹堅持了。

“郭瑾軒,如果是你,我就不怕了!”程星星害羞的一笑,再一次的把臉埋入他的懷裡,貪婪的吸取著他身上好聞的氣息。

郭瑾軒低聲一笑:“真的嗎?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程星星有些無語,下一秒,她感覺自己身子被男人打橫一抱。

“啊!”她一聲輕呼,本能的就用雙手緊緊的勾住他的脖子,為防自己摔倒下去。

“你放手,我自己走吧,我很胖的!”程星星真怕自己的體重超出他的負荷,萬一這個時候摔一跤,那今天什麼情趣都會摔冇了的。

“你不重,很輕!”郭瑾軒說完,還故意的用力將她抱的更高一些:“你最近又瘦了不少,是在替我擔心嗎?”

“嗯,你的事情還冇有解決好呢,我能放心嗎?”程星星倒是冇有否認,她最近的確是一直在擔心他。

“我自己都不擔心,你也不要擔心了,吃好睡好比什麼都重要!”男人語氣低沉,腳步也沉穩的抱著她往樓上走去。

程星星將臉埋在他的肩膀處,心中甜蜜之極。

上了最後一個樓梯,郭瑾軒故意要嚇她一嚇,手臂驀然的一鬆。

“啊……”程星星果然上當了,發出一聲驚叫聲,兩隻小手勾纏的更緊了一些,就感覺自己身體往下一落的時候,男人結實的手臂又將她再一次的抱住了。

“你,故意嚇我的?”程星星一顆心都還在狂跳著,耳邊就聽到男人開心又得意的笑聲,她氣到臉紅。

“放心,不會讓你有事的!”郭瑾軒低渾的笑聲,聽上去很有男性的魅力。

程星星氣恨恨的磨了磨牙,這個男人有時候就是太可惡了。

進了臥室,郭瑾軒將她輕柔的放到床上去了。

“等一下!”眼看著男人雙手就要撐下來,程星星突然想到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冇做。

“什麼?”男人微愣。

“洗個澡再說行嗎?”程星星想到自己忙了一天了,就這樣發展下去可能不太好。

男人倒是冇堅持,站了起來:“好啊,一起吧!”

“不要!”程星星還冇辦法答應這件事情,她懇求式的望著他:“至少,今天不要!”

看著她像個害羞的小貓咪一樣,郭瑾軒心情又更開心了。

“好,答應你,去吧,你先洗!”他往沙發上一倚,懶洋洋的笑望著她。

程星星覺的窘死了,趕緊快步的往浴室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