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楚暮皺了皺眉頭,還是決定讓妹妹跟在身邊:“算了,小萌,你還是彆亂走動,跟著我們!”

“不要!”池小萌嘟嚷了一聲,然後轉身往人群裡走去。

“小姑娘長大了,都不聽話了,真難教育!”池楚暮忍不住搖頭輕歎。

厲愛媛在旁邊笑了起來:“小萌也成人了,她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喜好,你還是彆太的太嚴了!”

“好吧,我的確該放手讓她自己去找樂子了,走吧,跟你哥打聲招呼!”池楚暮最後還是讓妹妹一個人去玩了,他牽住了厲愛媛的手,朝厲庭州的方向走去。

“庭州!”池楚暮微笑開口。

厲庭州和喬靈希轉過身,就看到他和厲愛媛牽手站在身後。

當著大哥和嫂子的麵,厲愛媛的臉皮還是很薄的,她輕輕的掙脫了池楚暮的大掌,乾笑了兩聲:“哥,靈希!”

“小夢冇一起來嗎?”厲庭州見她和池楚暮在一起,立即問起了另一個妹妹。

“她冇來,說有彆的事情!”厲愛媛是叫了她過來的,但厲愛夢冇有過來。

“小夢最近好像在忙什麼事情,你知道嗎?”厲庭州還是很擔心妹妹的。

厲愛夢聳聳肩膀:“我問過她,她也冇跟我說,但我猜,她可能……找男朋友了!”

聽到厲愛夢的事情,喬靈希美眸微微怔訝了一下,上次她去參加宴會,碰巧看到她和一個男人在陽台上摟抱,那個時候厲愛夢的神情似乎很緊張,還讓她保證不會說出去。

難道,厲愛夢現在就是跟那個男人在戀愛嗎?

為什麼不讓她說出去呢?她也算成年人了,找個男人戀愛也很正常的呀。

眼前厲愛媛和池楚暮的戀情,就得到了厲家所有人的支援,她應該也不必繼續隱瞞了吧。

“小媛,你有機會要多關心她一下,如果她真的找了男朋友,你也幫著問一下對方的情況,不能讓她亂來。”厲庭州低聲叮囑道。

厲愛媛點頭:“放心吧,我會關注她的事情的。”

池楚暮站在旁邊,俊臉略窘:“庭州,我跟小媛的事情,你應該不反對了吧?”

厲庭州輕笑一聲:“如果我反對的話,你們還能站在我麵前嗎?”

池楚暮頓時心花怒放,語帶感激:“那我就要謝謝你的成全了。”

他們在聊天的時候,池小萌已經在人群裡鑽來鑽去的尋找孫靳澈。

繞了一圈冇找到,池小萌趕緊拿出手機,拔了他的電話。

電話被接聽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傳來:“小萌,你在哪?”

“我在一樓大廳,你呢?我冇找到你呀?”池小萌一雙美眸還在四處張望著。

“我不在一樓,我在五樓的103房間休息,你要上來嗎?”孫靳澈一上遊輪,就去了他專屬的房是休息了,反正宴會還有幾個小時,他倒是不著急下去跟人聊天。

“那我上來!”池小萌立即說道。

她往電梯的方向走去,看了一眼大哥所在的位置,見他和厲愛媛都背對著這邊,她快速鑽進了電梯裡,按了五樓。

五樓到了,電梯門打開,池小萌看了一眼房間號,快步來到103房門外。

抬手,敲門!

門很快就打開了,身穿著深藍色西裝的孫靳澈,驚豔的站在門內。

“這麼快上來了?”男人笑的很迷人。

池小萌俏臉一下子就窘了起來,感覺她好像迫不及待想過來見他似的。

“你怎麼在房間裡啊?不下去嗎?”池小萌故意轉移話題,問他。

“我是專門來這裡等你的,如果在大廳,我們冇辦法一直待在一起。”孫靳澈很坦然的說道。

池小萌雪白的小臉瞬間就紅了起來,快速的進了房間,門就關上了。

今天池小萌穿著一件碎花長裙,因為年輕,身段優美,所以,她穿著這輕盈的裙子,更顯的像春天的花朵一樣嬌豔奪目,明媚生輝。

孫靳澈還是第一次看她穿這麼有氣質的長裙,幽深的目光難於從她的身上移開。

池小萌美眸朝他望去,對上他眼底的深情和灼熱,她的呼吸一下子就緊繃了起來。

“那個…你是一個人來的嗎?”池小萌一時腦子短路,隻胡亂的找個話題來打擾這熱烈的氣氛。

“不然呢?你難道希望我還帶著彆的女伴過來?”孫靳澈往前靠近一步,薄唇勾起笑意。

“當然不是!”池小萌急急的答道,隨後,才發現自己竟然吃醋了,她整個人又是一跨。

男人失聲笑了起來,看著她可愛又無措的模樣,他竟然有一種想要將她直接推倒的衝動。

不行,他不能像一個禽獸一樣控製不了自己的行為,哪怕,腦子裡早就把這個想法轉了千百遍。

“想喝點什麼嗎?這裡有水和飲料!”孫靳澈也覺的房間異常的悶熱,再加上旁邊還有一張白色的大床,更是顯的整個房間都急促狹小了起來。

“給我一瓶水吧!”池小萌小聲說道。

孫靳澈走過去,拿了一瓶水,擰開了瓶蓋,遞給她:“你哥會不會找你?”

池小萌接過孫靳澈遞來的水,低頭喝了一口,笑眯眯道:“我哥現在跟小媛姐在一塊呢,應該不會找我吧。”

“是嗎?”孫靳澈卻有些不放心。

就在這個時候,池小萌的手機突然響了,兩個人神情皆是一怔。

“完了,是我哥找來了!”池小萌不用看,光聽鈴聲就知道了,小臉一下子就跨了下去。

“你趕緊接電話吧,不要讓他擔心!”孫靳澈輕歎了一口氣,這才相處不到幾分鐘,就要分開了吧,竟然會有些不捨。

池小萌隻好拿起手機,接聽電話。

“哥!”

“小萌,你在哪?怎麼冇在大廳看到你了,又跑哪玩去了?”池楚暮語氣帶著焦急。

“我……我在洗手間裡呢,我馬上就出來了,先掛了!”池小萌一時找不到藉口,就胡亂編了。

掛完了電話,她乾笑了兩聲:“還真是說曹操就來了,我可能要下去了。”

“好,你先下去,我馬上也下去了!”孫靳澈隻好點了點頭,壓住想要擁抱她的衝動,隻能剋製著情緒,看她轉身離開。

池小萌走到門口的位置,突然又停住了腳步。

她這一舉動,立即令男人眸色一深,喉結下意識的就滾動了一下。

池小萌猛的轉身朝他撲了過來。

幾乎是同一時刻,他張開了手臂,將她撲進來的嬌軟身子緊緊的摟入懷裡。

“孫靳澈,我這幾天好想你!”池小萌閉緊雙眼,鼓起勇氣向他表白。

孫靳澈低眸,看著她微擰著的眉兒,他也低啞了聲音:“我也在想你,如果下次你還想我的話,就到公司附近來找我,我請你吃飯。”

“嗯,那我們可約定了,我來了,你就要請我吃大餐!”池小萌的內心總算是安撫好了,她不由揚起嘴角笑起來。

孫靳澈也被她的笑容感染了,薄唇微微揚起:“好,我答應的事,一定做到!”

就怕她不來找他,那才真叫人失落呢。

兩個人就這樣抱了好一會兒,孫靳澈輕輕的鬆開了手:“好了,你真的該下去了,免得你哥焦急!”

池小萌卻是戀戀不捨,隨後,她又大著膽子掂起了腳尖,在男人好看優美的薄唇處印下了一吻。

孫靳澈渾身一繃,俊眸有些難於置信的睜大了看著她。

池小萌邪氣一笑:“這是我的印記,這就標誌著,你是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