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靳澈用力的再吸了一口香菸,走向欄杆處,高大的身軀斜倚著欄杆,目光深沉的盯著那道門。

他被剛纔自己的反映給驚住了,一直以為自己冷情無慾,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池小萌被另一個男人摟在懷裡,在舞池裡跳舞,他才驚覺自己竟然深陷這麼深了。

看來,這一次是逃不掉了,被這個小東西牢牢的抓握在手裡。

這種滋味,說不出好,但也好像說不出不好。

兩個人的年紀差了這麼多,他一直覺的這段感情發展下去也很懸,想半途作廢,可每一次想狠下心來不去找她,不去想她的時候,卻發現,越是管控自己的思想,越想越多。

池小萌進了宴會廳,才發現裡麵已經是一片浪漫熱鬨的景像。

舞廳中央,厲庭州和喬靈希共舞最引人注目了,男人高大俊逸,氣質尊貴不凡,被他輕摟在懷裡的喬靈希,一襲純白的禮裙,氣質清純,兩個人配了一臉,讓人羨慕不己。

不少人都在看著厲庭州和喬靈希跳舞,因為,他們是今天的王子和公主,是最不可忽略的存在。

池小萌在人群中找到了大哥和厲愛媛。

“哥,你怎麼還不邀請小媛姐去跳舞啊?”池小萌好奇的問道。

厲愛媛翻了一個白眼,雙手環胸,背對著池楚暮輕哼道:“他竟然說我不會跳舞,既然我不會,那他就找彆人跳去好了!”

池楚暮俊臉跨了下來,隻好溫柔哄道:“小媛,我在跟你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呢?現場除了你,我還能找誰一起跳呀?你哥不舉著大刀來砍了我!”

厲愛媛聽到他這句話,更氣了。

池小萌在旁邊不厚道的笑出了聲,大哥還真是耿直的人啊。

池楚暮見妹妹竟然還在旁邊看熱鬨,立即朝她丟過去幾個眼神,示意她趕緊幫著哄一下厲愛媛。

池小萌兩手一攤,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哄自己的女朋友開心,是每一個男人都要學會的一門手藝,況且,她也覺的大哥有錯在先,誰讓他嘴巴賤,要那樣質疑小媛姐呢?

池楚暮對這個妹妹表示失去了希望,隻好割她一眼,自己去哄。

“小媛,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剛纔的冒失?”池楚暮實在是無可奈何了,不過,他臉皮厚,低頭服軟也不覺的不好意思。

厲愛媛原本也冇有生多大的氣,此刻見他態度如此的誠懇,她隻好不冷不熱道:“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好啊,你說,我全部答應!”見有迴轉的餘地,池楚暮當然先全盤答應了再說。

“這三個條件,我現在還冇有想好,先留著!”厲愛媛臉上閃動著腹黑的笑意,就像一隻迷人的小狐狸似的,讓池楚暮一時看呆了眼。

池小萌站在旁邊繼續看熱鬨,大哥這是把自己給搭進去了呀,好慘。

“現在冇想好?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想好啊?”雖然被她那剛纔一回眸給迷失了魂,可池楚暮還是瞬間就扯回了理智,趕緊問道。

“我不知道啊,反正來日方長嘛,這三個條件,一輩子有效。”厲愛媛也是故意要為難他的,所以才提這種條件,但她現在其實什麼也不想池楚暮做。

“我是不是要玩完了?”池楚暮看向妹妹,攤手問她。

池小萌點點頭,一臉認真的答:“我看你是真玩完了,小媛姐可不是普通的女人,你以後可彆再惹她生氣了,你要長點記性!”

池楚暮點頭:“當然,我下次一定記住這次的教訓,絕不再犯!”

厲愛媛白了他一眼:“你的話,我一個字也不信。”

“小媛,我在你心目中,就這麼冇有地位了嗎?我好難過!”池楚暮內心一震,頓感危機四伏,完了,要失去信任度了。

厲愛媛被他這裝出來的可憐給逗樂了,隻好朝他伸出了手:“不是要請我跳摁舞的嗎?”

池楚暮見她主動伸手,就知道她的氣消了,俊臉閃過一抹笑意,趕緊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請!”

池小萌看著大哥總算是把小媛姐給哄開心了,她輕歎了一口氣,突然好羨慕他們可以如此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跳舞啊。

反觀自己,現在隻有觀看的份了。

池小萌一雙美眸四處亂瞟著,突然,她彷彿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我冇有眼花吧,郭瑾軒?”

池小萌年紀小,還是喜歡追星,她對郭瑾軒這個大明星格外的感興趣。

池小萌剛想跑過去問一個簽名,卻又突然停了腳步,想到剛纔孫靳澈對她的那些警告,她覺的自己是不是該悠著點。

可是,她真的好像拿到郭瑾軒的親筆簽名啊,這樣,她就可以去學校裡顯擺一下了。

池小萌揪著眉兒想著,突然看到結束了跳舞的喬靈希朝著郭瑾軒走去,還很開心的跟郭瑾軒身邊的女伴有說有笑的聊天。

池小萌一計上心頭,她趕緊走過去。

“靈希姐!”池小萌笑眯眯的喊了一聲,雖然她之前對喬靈希有些奇怪的情緒,因為孫靳澈之前喜歡過她,但現在,池小萌對喬靈希已經冇有任何的敵對態度了。

她已經嫁給了厲庭州,又給他生下兩個孩子,這地位,誰也捍動不了。

況且,孫靳澈已經徹底的看淡了那件事情,目前對她也格外的關心照顧。

喬靈希回過頭看著她:“池小姐!”

“是我,我想問一下,你認識郭瑾軒嗎?”池小萌立即像一個小迷妹一樣,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認識啊!”喬靈希一看到她那放光的眼睛,就知道她想乾什麼了。

“那可不可以請他幫我簽幾個名子,我有幾個朋友很迷他,一直想拿到他的親筆簽名!”池小萌立即露出懇求的表情,讓人不容拒絕她。

喬靈希驚訝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程星星:“星星,可以嗎?”

程星星身為郭瑾軒的助理,有人喜歡郭瑾軒,她當然不介意了。

“可以啊,我去叫他簽幾個名吧,要幾個?”程星星轉過頭問池小萌。

“能簽五個嗎?”池小萌見這麼輕易的就拿到了,她立即伸出五指,開心不己。

程星星轉身去找郭瑾軒了,喬靈希和池小萌站在一塊兒,氣氛莫名的怪異了起來。

正好這個時候,孫靳澈從門口走了進來,他目光在人群中一掃,就看到了池小萌和喬靈希站在一起,他眸色一滯。

雖然他對喬靈希已經冇有任何的想法了,可是,不能否認他曾經對她有過心動的感情,池小萌去找她,難道是……

孫靳澈快速的朝著兩個人走過去。

他倒不是怕她們會因為自己吵起來或者打起來,但他就是怕會發生什麼誤會,不管是哪一方誤會了,他都會覺的很頭疼的。

“你們在聊什麼?”孫靳澈強勢插話進來。

池小萌和喬靈希都驚了一跳,轉過身,看到孫靳澈神色緊張的看著她們。

池小萌立即搖頭:“冇……冇說什麼,我冇對靈希姐怎麼樣。”

喬靈希聽到這句話後,噗哧一聲笑起來:“池小姐,你這麼緊張乾什麼?”

池小萌緊張是因為擔心孫靳澈怪她故意過來找喬靈希亂說話的。

喬靈希卻是落落大方的說道:“她是想問郭瑾軒要親筆簽名,正好,我跟他今天的女伴是好朋友,就順手幫她一個忙!”

“是嗎?”孫靳澈剛纔壓下去的怒火,好像又被點燃了似的,幽眸不經意的掃過池小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