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你你彆這樣。”喬靈希瞬間就被他的話給驚住了,伸出小手要去推開他。

可惜,男人決定要做的事情,又豈是她能反抗的?

“我怎樣了?不管我現在做什麼,做再多,都迷補不了你所受的委屈,不如,就讓我一次性的……”

“好了,好了,我承認,我剛纔是故意氣你的,你先停下,這裡是休閒室,萬一有人進來了怎麼辦?”喬靈希總算是老實的承認了自己剛纔言行有失了。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失笑聲,顯然,他早就把她的小心思全部看透了。

喬靈希一聽到他的笑聲,就頓時明白他也是故意來嚇唬她的,氣惱的瞪他。

“走吧,我們下樓去!我這個主人不能消失太久!”厲庭州當然不可能在這裡把她給怎麼樣了,留到今天晚上的耐性,他還是有的。

喬靈希點了點頭,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裝,跟著他往門外走去。

“你覺的這件事情是誰在搞鬼?”喬靈希突然好奇的問。

厲庭州眸底閃過一抹厲色,冷哼道:“現在還不清楚,不過,那個記者我已經讓人控製住了,早晚要把幕後指使者揪出來。”

“是嗎?我還以為你讓人真的把他送回去了呢?”喬靈希眨了一下眼睛,對厲庭州這種手段表示驚訝。

“讓我當眾出糗的人,你覺的我會輕易放過嗎?”厲庭州輕哼。

喬靈希點頭:“說的也是,這種人根本就是被彆人利用過來搗亂的,還真不值得同情。”

“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在破壞我的宴會氣氛,我肯定不會饒了他!”厲庭州臉色再一次結上寒霜,像剛纔那種失態的局麵,厲庭州還是首次發生,還真有一種叫人看了笑話的挫敗感。

“那你先問一下那個人吧,再看看是誰玩的這一出把戲!”喬靈希輕聲安慰道。

兩個人從電梯又下到一樓的大廳去了。

五樓的一個房間內,郭瑾軒懶洋洋的躺在靠窗的沙發上,頭枕在手臂上,目光眺望著窗外的海麵。

程星星敲了門,把他驚醒,他起身,打開門看到程星星,剛纔還沉寂如水的雙眸,瞬間就像有了活力似的,有了光芒。

“你怎麼上來了?不跟你朋友在下麵浪了?”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著對女人的寵溺感。

程星星抿唇笑了起來:“誰浪了啊,我就在下麵吃東西!”

“那吃飽了嗎?”郭瑾軒懶洋洋的抬眸望著她,長臂也伸過來,將她輕易的就圈入他的懷裡抱住:“我還餓著呢!”

程星星一時冇聽懂他話中的意思,立即一臉認真的說:“是嗎?你要是餓的話,我這就下樓去給你端點東西上來吃,你想吃什麼?”

“傻瓜,我想吃你!懂嗎?”郭瑾軒覺的,程星星的腦迴路有時候還真的就是一根筋,竟然連他的真正意思都弄不懂。

程星星總算是懂了,俏臉一下子就滾燙了起來,隨後,她雙手抵在懷裡,將他輕輕推開:“你彆開玩笑了,這裡不行!”

“為什麼不行?外麵是一望無跡的大海,風景多好,你就不想償試一下?”郭瑾軒依舊是懶懶的語調,但依然聽出他語氣中的那一抹渴望之色。

程星星臉蛋更紅了,她咬了一下唇片,走到窗前,看著海麵,浪潮輕輕翻湧,推來送去的,還真是彆有一種壯麗感。

“你還是忍一下吧,這裡不是我們的家,總覺的不安全!”程星星說完,還故意的抬頭往房間的角角落落去察看了一下。

郭瑾軒知道她這是職業習慣,以前不管去了哪裡,第一時間就是會檢查一下有冇有人在偷拍,畢竟,像郭瑾軒這種公眾明星,想要偷拍他的人真的很多。

郭瑾軒見她如此的擔憂,隻好聳聳肩膀,放平心態:“好了,彆疑神疑鬼的,我們回家再說吧!”

程星星這才暗鬆了一口氣,如果郭瑾軒真的纏著她不放的話,她還真的冇辦法抵擋住他的魅力。

不過,她也是真的很擔心,郭瑾軒現在的負麵新聞太多了,真的怕再有一條出現。

“你是不是很累?抱歉,是我拖著你來的!”程星星心疼他臉上的疲倦感。

“不累,以後隻要是跟你在一起,做任何的事,都不累!”郭瑾軒再冇有以前的高冷了,他覺的,擁有了程星星,就擁有了他的全世界。

程星星聽著男人那深情的告白,心間一暖,轉過身來,主動的伸手去抱住了男人:“郭瑾軒,我們以後好好在一起,不要再浪費時間去猜疑彼此的心思了,好嗎?”

郭瑾軒知道她說這句話是指之前兩個人的關係,他抬起手臂,將嬌小的她擁的更緊,薄唇抵在她的額間,親了一下,向她保證:“好,我答應你,以後我絕對不會再故意裝高冷來隱瞞自己的心思了,我喜歡你就會讓你知道。”

程星星哭笑不得,說實話,她這幾年對他暗戀的苦楚,真是白受了,早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這麼重要,還會有那些個日夜不眠的擔憂嗎?

忍不住伸手捏成拳,往他的胸膛處輕捶了兩下。

男人微怔了一秒後,立即伸手握住她不安份的小手,低喃著道歉:“星星,對不起,以前是我不好,故意忽略了你對我的一片真心,以後不會了,我向你保證!”

程星星聽了之後,又掙脫他的大掌,往他胸膛再捶了一拳。

郭瑾軒這一次被她這任性的樣子給逗笑了,忍不住附下了頭,薄唇朝著她嫣紅的小嘴處移去。

程星星躲了一下冇躲開,最後,還是主動的把唇片送上,兩個人的氣息立即就糾纏在一起了。

唐帥把那那名記者帶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隨後,房門一下子就被鎖上了。

“喂,你乾什麼?不是要送我離開嗎?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那名記者一看到這架勢,心知不妙,大聲吵嚷了起來。

“我是打算送你離開的,而且,船已經準備待命了,可是,你在走之前,是不是還有什麼話冇交代清楚?”唐帥冷笑起來,目光如電的盯著對方。

記者表情一下子就恐慌了起來,往後退了幾步,做出了自保的架勢:“你想乾什麼?我可告訴你,就算是厲庭州,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們記者的職責就是暴光訊息,公諸於眾,你冇有權力軟禁我!”

“是嗎?”唐帥突然打了一個響指。

跟著進來的兩名黑衣保鏢立即就上前,對那個記者進行了一翻的搜尋,把他身上所有的設備都給繳走了。

“你們……是強盜嗎?那些是我吃飯的傢夥,還給我!”記者整個人都害怕的發抖了,他冇想到後果會是這麼嚴重。

果然,不能太輕信於人。

“現在是不是可以老實交代了,是誰收買了你,讓你在現場釋出那些照片的?”唐帥語氣一厲,把記者又嚇的抖動了兩下。

“冇……冇有誰指使的,那些照片都是我弄來的,厲庭州吸毒的舊事,難道還害怕讓人給抖出來嗎?”記者語氣立即就強硬了起來,一副他既是正義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