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靈希拿著夾子的手微微僵住,表情卻是未變,淡淡道:“是嗎?那我是要恭喜你找回記憶嗎?”

“你難道就不好奇厲庭州為我做了什麼?”古玉兒往前走了兩步,聲音一下子就提高了。

幸好這個時候四圍冇什麼客人,否則,聽到這句話,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喬靈希直接將手裡的夾子一放,端著盤子轉過身來麵對古玉兒,冷著聲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不管,我覺的你也冇必要說出來,反正我是不會相信的。”

“你是不敢相信,你在自欺欺人,以為你是他最愛的女人,隻可惜,你不過是我的一個替代品而於!”古玉兒有點瘋狂了,聲音尖銳極了。

喬靈希真的想把手裡的盤子往她臉上蓋去,她臉還真大,哪裡來的自信敢說她是替代品?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不管是誰,都搶不走我的身份,我一出生就是他的未婚妻,你說誰纔是替代品呢?”如果要吵架,喬靈希也不會怕她,尖銳的話,她也會說啊。果然,古玉兒臉色一僵,怨氣橫生。

喬靈希的話,成功的打擊到古玉兒了,她臉色難看的跺了一下腳,轉身離開了。

現在恢複記憶的古玉兒,自然清楚喬家和厲家的訂婚之事,當年,她還特意的跑到喬靈希所在的高中門口去看她長什麼樣子。

那個時候的喬靈希,走在一群學生之中,模樣雖然出挑,但還是冇有給人驚豔的感覺。

那個時候的古玉兒更加不如喬靈希,畢竟,當她從學校出來後,就坐著價值幾百萬的轎車離開了,那段時間,可把古玉兒眼紅了一陣子。

喬靈希看著古玉兒轉身離去,臉色還有些僵冷,直到程星星突然在背後喊她,她的神色這才恢複如初。

“靈希,我剛纔看到古玉兒臉色黑沉沉的,你們不會吵架了吧?”程星星一臉擔心的問道。

“是她自己找不痛快!”喬靈希冇想到古玉兒還瘋魔一般的想要打擊她。

“我看她肯定是嫉妒的要瘋了吧,我倒是能理解一個人得不到自己最愛的男人的那種感覺。”程星星一臉感慨道。

喬靈希愣了一下,隨後,也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那當然了,我也能理解啊,不過,如果明知道再也不可能的話,還是需要自我調節好,總不可能因為這個男人,就真的要把自己的人生毀乾淨吧。”

“對,古玉兒值得同情,但是,她自己不好好管理一下自己的情緒,那倒是讓人同情不起來了。”程星星輕嘲出聲。

“不提她,你不是上樓去找郭瑾軒了嗎?怎麼這麼快又下來了?”喬靈希還以為他們要膩在一起呢,畢竟,兩個人也纔剛剛好起來。

程星星突然想到剛纔差一點就擦槍走火的事情,臉紅了紅,低著頭說道:“他還想再休息一下,我當然不能打擾他了。”

姐妹兩個,端著美食朝旁邊的桌椅走去。

“遊輪在返航了,差不多就要回家了,今晚玩的開心嗎?”喬靈希微笑的問她。

“當然開心了,也長見識了,我看到好多熟麵孔呢,這些人平時都隻能在財經頻道看到呢,冇想到,還能見到真人,驚喜多多!”程星星一臉得瑟的說道。

喬靈希捂嘴偷笑不止,發覺程星星還是那麼的可愛有趣,跟這種人成為朋友,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啊。

時間轉眼間就過去了,遊輪靠了岸,貴賓們陸陸續續的下船開車離去。

喬靈希和厲庭州也決定回家了,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兩個小傢夥應該睡著了,就不回厲家大宅,返回了他們的新家。

其實,厲庭州還是很喜歡和喬靈希過這種居家的生活,以前不覺的彆墅太大,現在卻覺的,這種溫馨的套房,更有家的氣息,想見的人,隻要一抬眼,就能看見,感覺很好。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了,兩個人都有些累,喬靈希拿了睡衣打算去洗個澡,突然被男人握住手臂,輕輕的將她往懷裡一圈。

“乾嘛?”喬靈希嗔了一聲。

“你今天表現的很好,很自然,要獎勵!”男人低沉的聲線響在她的耳邊,下一秒,薄唇就落在她的唇角處了。

喬靈希突然被他讚美,一臉呆愕的表情,很快的,她就呼吸一頓,唇片被男人薄唇奪去了。

喬靈希哭笑不得,這個男人所謂的獎勵,難道就是……

喬靈希暈眩之跡,感覺摟在腰間的大掌一鬆,男人啞著嗓音說道:“好了,先去洗澡,等洗了澡再說!”

喬靈希總算是呼吸到新鮮空氣了,張開小嘴用力的吸了兩口,俏紅著臉點頭,然後,拿著她的睡衣,轉身跑進了浴室裡去了。

等到她洗了澡出來,男人坐在沙發上沉思著什麼事情,看到她出來,這纔將那抹凝重斂下去了。

“怎麼了?在想什麼?”喬靈希關心的問。

“在想今天照片的事情,到底是誰在搞鬼,抓住那個記者問過了,他交代出來的名子隻是一箇中間人,要真正的抓到背後的那個人,可能還需要費一點周折!”厲庭州淡聲答道。

“那也不能放過他呀,分明就是來搞破壞的。”喬靈希想到整個大廳的貴賓都看見了,就十分的生氣,同時也心疼他瞬間變成非議的對象。

“當然不能放過,在場的那些人,已經懷疑我曾經吸過毒的事情了。”厲庭州眸色瞬間清冷下來,咬著牙輕哼。

“那對你的名聲肯定很不好。”喬靈希也氣惱極了,誰的心那麼的惡毒呢?竟然專挖彆人的**進行暴光。

“那是當然的,有這樣的黑曆史,我的信用度也會打折扣。”厲庭州站了起來,走到她的麵前,摸了摸她剛洗過的微濕的長髮:“去吹頭髮吧,我也去洗澡了!”

喬靈希點了點頭,就去吹乾長髮了。

厲庭州出來的時候,渾身隻繫著一條白色的浴巾,健碩的身軀在柔色的光芒下猶為的結實健康。

喬靈希吹乾了長髮後,就去客廳拿水喝了,一邊喝水一邊往臥室走來,驟然看到男人這樣一副模樣出來,她美眸微微一怔,心間也悸動了一下。

“要喝水嗎?”喬靈希把杯子遞到他的麵前去,輕聲問道。

男人接過了杯子,薄唇輕抿了一口,隨後,他薄唇勾起邪氣笑意:“我是渴了,但不是口渴!”

喬靈希秒懂,雪白的臉蛋又更紅了一些:“你不累嗎?”

“不累,如果你知道我整個晚上都在想的一件事情,你就會知道我精力有多好!”厲庭州說的是實話,每次看到喬靈希穿著純白禮服坐在他的身邊的模樣,他的內心就猶如燃了一把火,想一次就會悸蕩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