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玉兒直接開著車,就去了學校,她在學校的門口,突然看到了顧願坐的那輛車停在路邊,她神情瞬情瞬間變的狠戾起來。

顧願是接到兩個孩子,準備回家了吧。

古玉兒手指緊緊的捏住了方向盤,腳下油門轟了起來。

“顧願,你這個惡毒的老太婆,你毀了我,我也要毀了你的生活。”

此刻,顧願所坐的轎車內,她正拿著手機,拔了一個電話給女兒小媛:“你怎麼把孩子們接手了,也不跟我打一聲招呼?讓我白來一趟。”

“媽,我忘了,我正好路過學校,就順便去接他們了。”厲愛媛這纔想到自己竟然忘記知會媽媽一聲了。

“你呀,平日裡看你做事挺周到細緻的,這會兒倒給我犯糊塗了!”顧願溫柔的教訓著女兒。

“媽,你要是還要工作,就去回公司吧,兩個小傢夥讓我來帶吧。”厲愛媛很心疼母親,想要替她分憂。

“好吧,我晚點回去吃飯,先這樣了!”顧願把電話給掛了。

突然,就感覺車身被什麼東西用力的撞了一下,她整個人都被巔了起來。

“夫人,有人在撞我們的車子!”司機大哥嚇的臉色大變,趕緊向她報告。

顧願此刻被撞的頭暈腦漲的,但還是往窗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輛跑車內,一雙怨毒的眼睛像毒蛇一樣的盯住了她,緊接著,是第二次的撞擊。

而且,撞擊的方向,就是朝著顧願後座上來的。

“夫人,小心!”司機大哥一聲大叫,顧願本能的往車子的另一邊趴了過去。

“去死吧,顧願,你去死!”古玉兒瘋狂的怒吼著,她踩了最後一下油門,顧願的車子被撞的在原地飛轉了兩圈,緊接著,側著撞向了旁邊的馬路圍欄。

而古玉兒的跑車也因為油門轟的太重,衝出了護欄,一路往下翻滾,最後,翻倒在馬路旁邊的水溝上麵了,也都撞的冒起了煙,四個車輪還在飛速的滾動著,看著這情景,在場的路人都驚呆了。

立即有人拔了急救,有人打電話報了警。

此刻,轎車內的顧願以及她的司機,兩個人都昏迷了過去。

厲庭州接到了電話後,俊臉震驚之極,立即拿了手機就往外奔去。

媽媽出車禍了?而且,還是被人故意撞擊的。

此刻,接到電話的人不僅僅是厲家,還有古天行,他的女兒竟然開車去撞了彆人的車,生死不明,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慘劇?

此刻,醫院的搶救室內,燈火明亮,被緊急送過來搶救的除了顧願和她的司機外,還有古玉兒。

古玉兒臉上紮著不少的玻璃碎片,看著觸目驚心,緊閉著的眼睛,臉色慘白,沾著血跡。

當厲庭州和兩個妹妹急急的趕到醫院的時候,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驚愕的。

“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是誰撞了媽媽?”厲愛夢已經憤怒的大吼了起來,她聽到有人是故意的,她就擔心極了。

厲庭州俊臉也是一片陰沉焦急,剛纔在來的路上,他已經聽警方那邊說明瞭情況,撞媽媽的人,竟然會是古玉兒,她簡直瘋掉了,她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是因為恨他,所以纔要傷害他的母親嗎?

厲愛媛緊緊的抱住了妹妹厲愛夢,她看似冷靜,臉卻一樣的慘白。

“哥,你知道什麼嗎?”她轉過頭來問厲庭州。

厲庭州健軀一震,點了點頭:“是的,我知道撞媽媽的人是誰,是古玉兒。”

“古玉兒是誰?她為什麼要傷害媽媽?她跟我們家有仇嗎?”厲愛夢根本不知道她是誰,所以此刻纔會痛心不己。

“她是我以前認識的一個女人,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做這種極端的事情,也許是因為恨我!”厲庭州說到這裡,俊臉閃過一抹懊悔和慚愧。

厲家兩姐妹看著哥哥自責懊悔的樣子,神情也是一片的驚震,冇想到大哥竟然會碰上這樣可怕的女人。

手術室內的燈還冇有滅,司機的家屬也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他的妻子一副要癱倒的樣子,不停的在唸叨著家裡上有老下有小,厲愛媛隻好上前去各種安慰對方,總算是把對方給先安慰下來了。

厲庭州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手術門上的燈,內心焦急擔憂,不知道媽媽和那名司機的情況如何。

就在這個時候,醫院的走廊又急急的跑過來一個人,竟然是古天行,他滿臉驚慌焦慮的跑過來,看到厲庭州的時候,他腳步一下子僵住了。

厲庭州猛的衝上去,一把揪住了古天行的衣襟,憤怒低吼:“你女兒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開車撞我媽,她有病嗎?”

古天行被厲庭州那咄咄逼人的氣質給威懾到了,表情僵滯,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古天行,我告訴你,如果我媽不能平安出這個手術室,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厲庭州警告完後,鬆開了他的衣襟,氣到眼眶都猩血了。

古天行此刻也十分擔心女兒的安危,雖然被厲庭州警告了一遍,可是,他還是覺的女兒至所以會這樣瘋狂,肯定也是被厲庭州逼瘋的。

“厲庭州,你一定對我女兒做過什麼,我女兒纔會那樣恨你,你難道自己就冇有責任嗎?”古天行立即憤怒的反駁。

“我對她做過什麼?就算她恨我,她該衝著我來,不要傷害我的親人。”厲庭州語氣更加惱恨,幾乎是在咆哮。

自己的母親躺在手術室內生死不明,他真的冇辦法冷靜下來。

古天行無話可說了,他也覺的女兒這一次找錯對象了。

厲庭州痛苦的靠在牆壁上,不知要如何緩解此刻心中的悲憤。

厲愛媛突然驚恐的說道:“那個女人是不是衝著兩個孩子去的?我今天路過學校先把孩子們接走了,如果孩子們也在那輛車上……”

厲庭州渾身一僵,目光狠狠的盯住了古天行,他根本不敢想像如果他的一雙兒女也在那輛車上,此刻他會不會直接瘋掉。

古天行神情一下子也繃直了,心裡一陣亂想,難道女兒真的是想殺了他的一雙兒女,所以說,這是撞錯人了?

不管古玉兒的目標是誰,今天這筆帳,隻怕也難於償還了。

一個手術室裡的燈滅了,兩名搶救醫生走出來,摘下了口罩,詢問道:“王一安的家屬在嗎?”

那名哭到無力的女家屬趕緊站起來:“我在,我是他妻子,他情況怎麼樣?”

“放心吧,他冇什麼大事,就是左腿骨折了,然後身上有幾處皮外擦傷。”那個女人瞬間就寬心了,也像大病了一場,無力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厲愛媛眾人也替她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古玉兒的主要撞擊對象是顧願,所以司機大哥才傷的不嚴重。

“媽媽怎麼還冇結果?”厲愛夢淚流不止的望著媽媽的手術室,擔心極了。

古天行也像是受了沉重打擊一樣,沉默的低著頭坐在椅子上,瞬間就像老了十歲似的,臉色全是緊張慌亂。

時間過的很漫長,一分一秒,都牽動著在場所有人的心跳聲。

厲庭州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喬靈希打過來的。

他往旁邊的一道門走去。

“靈希!”他的聲音很乾啞,像是在壓仰著某種情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