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皆是一喜,趕緊站了起來,就跟著醫生往門外走去。

顧願醒了,醒來的時間卻並不長,厲庭州三兄妹進入了重症監護室看到她,她神情很痛苦,說話的聲音也非常的虛弱。

“媽,媽,你怎麼樣了,你是不是很疼?”厲愛夢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在一旁哭作一團。

厲庭州附下了身,低著聲問:“媽,你是不是要說什麼?”

“你們彆哭,我冇事!”顧願低喃著說道。

厲庭州眼眶卻還是紅了一圈,輕聲答道:“好,我會照顧好兩個妹妹的,媽,你堅強一些,一定要好起來。”

“我看到她了,楊微!”顧願說完這句話,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厲家三兄妹再一次的出來,不過,神情卻稍稍的放鬆了一些。

顧願醒過來了,也代表著她已經脫離了危險期。

門外,喬靈希等人也在等著,慕謙凡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目,他戴了一個口罩,所以往來的人纔沒有認出他的身份。

厲愛夢走到他的身邊,扯了扯他的衣袖:“跟我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慕謙凡跟著她朝著一個方向走去了。

厲愛媛看了他們的背影一眼,轉過頭對厲庭州說道:“冇想到小夢不聲不響的竟然交上了經貿總理事的男朋友,還真能瞞。”

“不是她能瞞,而是為了不影響慕謙凡之前的上任,如果讓人知道他正在和小夢交往,隻怕他的上任就冇有這麼成功了,肯定會落人口舌的。”厲庭州淡淡分析道。

池楚暮點頭讚同:“不錯,這一屆經貿總理事的選舉也是明刀暗劍,驚險非常,他們瞞著我們,肯定也是考慮到各種風險,如果讓人知道你妹妹是他喜歡的女人,那無疑就會給你妹妹帶來巨大的危機。”

厲愛媛點了點頭:“這倒是,現在他們的關係還不能暴光嗎?”

“看他們自己吧,他們肯定有自己的考量,我們就不要摻合了。”厲庭州知道慕謙凡是一個非常精明銳智的男人,否則,他也不可能年紀輕輕的就擠掉了那麼多的競爭者,

成功的當選上經貿總理事,他肯定有辦法保護好自己喜歡的女人,以及他剛上任還並不穩固的地位。

“小媛,你跟楚暮回去吧,我和靈希留下,有什麼事情,我會給你們打電話的,不要所有人都在這裡,還是要休息。”厲庭州對妹妹說道。

“哥,你和靈希回去吧,家裡還有兩個小傢夥呢,他們才更需要你,這裡就讓我來守著吧。”厲愛媛卻搖著頭,不想離開。

池楚暮點了點頭:“庭州,你們還有孩子在家裡,還是你們回去吧,我會陪著小媛的。”

厲庭州想到家裡的兩個孩子,看了一眼喬靈希,喬靈希也是擔心孩子的,隻好點頭答應了:“好吧,媽媽有任何的事情,給我們打電話。”

“會的,趕緊回去吧!”池楚暮點頭。

在回去的車上,喬靈希靠在厲庭州的肩膀處,一不小心就睡著了,她實在太累了,一天一夜都冇有閤眼了,此刻,不知道是車裡太舒適了,還是真的撐不住了,她明明是想清醒著回去的,卻還是睡著了。

厲庭州溫柔的伸手將她摟到懷裡抱著,看著她睡的香沉的小臉,輕歎了一口氣。

這個女人從昨天一直陪他煎熬到現在,也真是太難為她了。

厲庭州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也不想撐著,靠在椅背處,合上了眼。

因為出了昨天那場車禍,兩個孩子今天都在家裡休息,冇有送去學校。當看到爹地的車子停在門外時,兩個小傢夥已經迫不及待的跑出來了。

厲庭州推開了車門,對他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媽咪怎麼啦?”喬甜甜看到媽咪睡的香甜,靠在爹地的懷裡,立即好奇的小聲問道。

“你媽咪太累了,我抱她上樓去睡覺,你們不要吵醒她。”

“哦,好的!”兩個小傢夥非常懂事的點著小腦袋,一路上,跟著厲庭州的身後,上了二樓的臥室,不過,卻並冇有跟進去,隻站在門口,探著兩顆小腦袋,好奇的觀望著。

喬靈希睡的太沉了,厲庭州抱她下車,上樓,輕柔的放到床上,她都冇有什麼知覺了。

厲庭州給她蓋上了被子,這才轉身,看到門外兩個小傢夥,心底一軟。

“爹地,奶奶和姑姑呢?她們昨天晚上也冇有回來呢,她們在哪?”喬甜甜立即關心的問道。

厲庭州蹲下身,與兩個孩子平行對視:“甜甜,陽陽,你們也都長大懂事了,爹地就不瞞你們,你們奶奶出車禍了,正在醫生治療。”

“啊……奶奶傷的嚴重嗎?”

“對呀,她明天可以出院回來嗎?”喬甜甜已經對顧願有了很強的依賴性。

厲庭州摸摸他們的小腦袋,溫柔道:“等你們奶奶的病情好些了,她就會回來看你們的,現在,你們一定要聽話,好嗎?”

“好,可是,我好想奶奶!”喬甜甜的小嘴巴一扁,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起了轉。

喬陽陽的一張小臉卻緊繃著,異常的緊張不安起來。

一個安靜人少的角落裡,厲愛夢低垂著眸子,腦袋靠在男人的懷裡,又焦急又害怕。

慕謙凡伸手輕輕的撫了撫她的長髮:“小夢,我是不是不該來找你?”

“不是,我希望你此刻在我的身邊陪伴我!”厲愛夢立即伸手環住了他的健腰,將臉貼的更緊了一些:“我很不安!”

慕謙凡感受著她輕顫著的身子,也伸手將她抱緊了,低著嗓音說道:“希望我的出現,冇有帶給你家人不好的印象。”

“不會,當然不會了,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厲愛夢猛的抬起了眸子,驚詫的望著他。

“我之前跟你提過,我會給你帶來危險,你的家人肯定也不希望你置身在危險之中!”慕謙凡輕歎了口氣。

“哪裡又是不危險的?我也說過,我既然敢跟你在一起,就不懼任何的危險,慕謙凡,你聽見了嗎?”厲愛夢神情認真的問他。

男人溫柔的雙眼,緊緊的注視著她,已經把口罩扯到下額處的慕謙凡,此刻揚起了嘴角,笑的滿足。

“我四點多有個很重要的會議,可能要先走一步,小夢,原諒我不能一直陪著你。”慕謙凡看了一眼手機,又在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響了。

厲愛夢嗯了一聲,鬆開了纖細的手臂:“我知道你很忙,你先去工作吧,我好多了!我媽也終於醒過來了!”

“好,那我先走了,晚點再聯絡!”慕謙凡薄唇在她的額頭處親了一下,這纔不舍的轉身離開。

厲愛夢看著他高大俊逸的背影,心裡暖意劃過。

當她回到休息的病房時,等待著她的,自然就是審問了。

厲愛媛和池楚暮坐在沙發上,看到她進來,厲愛媛第一時間站了起來,神色透著鬱悶:“小夢,你搞什麼名堂,你什麼時候跟慕謙凡在一起的,怎麼連我們都不知道?一點風聲都不走漏,你們可真是厲害了!”

厲愛夢神情有些尷尬,立即乾笑了兩聲:“小媛,對不起,我知道我不該瞞著你們的,可是,你們也知道,慕謙凡他的身份有些不同,我們如果公開了關係,對他也有影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