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的神經又是一繃,媽媽又找對象了?又是一個有錢的老頭子?

喬靈希簡直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媽媽很懂得保養,雖然四十多歲了,但看著也還非常的年輕,也難怪會有老頭子會看上她,可是,這樣一次次的戀愛,又一次次的失戀,真的是正常人該過的生活嗎?

“媽,你這次是認真的嗎?不會又隻圖人家的錢,玩玩就分吧。”喬靈希已經不知道媽媽的話是真還是假了。

“當然是真的,死丫頭,你可彆咒我啊,這個老頭子人不錯,對我可好了,等我們回去,就商量著結婚的事情,到時候,你媽媽我就不需要四處躲債借錢了。”郭紅覺的喬靈希的話不中聽,罵了她幾句後,就不跟她多說了,隻叮囑她把孩子們照顧好,就掛了電話。

喬靈希都來不及跟她提一提自己也結婚的事情了,看著被掛斷的手機,她隻有苦笑了。

但願媽媽真的玩的開心吧,反正,她也單身,有玩的資本。

喬靈希決定等媽媽玩夠了回家再提結婚的事情了。

她看了看時間,到了該去接孩子們放學的時候了。

喬靈希下了樓,就看到劉叔微笑的走過來說:“喬小姐,要一起去接孩子嗎?”

“我想去!”喬靈希低聲說道。

“那就一起去吧!請上車!”劉叔對她的態度非常的客氣溫和。喬靈希感激的望他一眼,就坐上了車。

隻有十多分鐘的路程,喬靈希看到劉叔下車進學校去接孩子,她趴在車窗內,遠遠的,就看到兩個小傢夥低著個頭,好像不是很開心的往門外走過來。

喬靈希的內都揪了起來,孩子們第一天入學新環境,肯定也不適應吧,真希望孩子們冇有受什麼委屈。

喬靈希想著,一會兒她要找女兒問問,反正問兒子,兒子什麼也不會說的。

兩個小傢夥至所以冇有表現出輕鬆的樣子,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喬靈希在車內看著他們。

劉叔卻是十分關切的詢問了他們在學校的適應情況,可惜,兩個小傢夥隻敷衍的答著好。

當車門打開,兩個小傢夥看到喬靈希在車內時,這才露出了非常開心的表情。

“媽咪,你也來了啊!”看到最親近的人,兩個小傢夥總算是放鬆了下來。

喬甜甜懶洋洋的倚在媽咪的懷裡,幾次想說點什麼,卻被喬陽陽的目光給堵了回去。

喬靈希低頭,親親女兒的小臉蛋,低聲問道:“甜甜,新學校好嗎?”

“嗯,好呀!”喬甜甜立即笑眯眯的答道。

“那跟同學相處的好嗎?”喬靈希繼續溫柔的詢問。

喬甜甜也呆呆的點頭答道:“也還好啦。”

喬靈希摸摸她的腦袋:“以後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一定要告訴媽咪,知道嗎?可不要受了委屈也不說哦,這樣,媽咪會很心疼的。”

喬甜甜大眼睛轉了轉,最後,她還是冇說今天的事情,因為,她也不想讓媽咪擔心。

回到了彆墅,喬甜甜立即就嚷嚷著肚子餓,因為在學校裡,她的確冇有吃飽,氣都氣飽了。

劉叔趕緊吩咐了傭人給小傢夥做了一些好吃的零嘴,有烤麪包和各種口味的餅乾。

喬靈希看著兩個孩子,內心也充滿著擔心,可是,她又知道,不管她再擔心,孩子的世界,都需要他們自己去麵對,她也幫不了他們,也不可能永遠的把他們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天未黑,厲庭州的轎車就停在了門口,厲庭州狂霸高大的身軀沉步邁了進來。

一進來,就看到坐在沙發上,拿著麪包狂啃的喬甜甜,俊美的麵容,瞬間僵住。

他快步的走到了沙發旁邊,皺著眉頭問喬靈希:“孩子們中午冇吃飯嗎?”

喬靈希搖搖頭:“我也不清楚。”

喬甜甜含著麪包,口齒不清的說道:“不是冇吃,我在學校吃不下!”

厲庭州聽著女兒這話,頓時心疼到不行,也許,他該讓孩子們中午回家吃飯,這樣,就省去了孩子們因為不適應環境而吃不飽的情況發生了。

“劉叔,明天開始,中午把孩子們接回家吃飯!”厲庭州直接交代旁邊的劉叔。

劉叔趕緊應道:“好的,少爺放心,我會準時接孩子們回來吃飯的。”

喬靈希呆住了,一雙美眸睜大,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厲庭州,急急說道:“不必麻煩了,孩子們隻是暫時性不適應的,等過段時間,他們就會好的。”

喬甜甜也眨動著烏黑水靈的大眼睛,努力的把嘴巴裡的麪包嚥下去,然後說話:“厲叔叔,真的不用的,我其實可以吃飽的。”

喬陽陽坐在旁邊,對於厲庭州的關心,也有些驚訝,他以為厲庭州隻是在討好他們母子三個,可現在看來,這不僅僅是討好了,好像是真的在關心他們。

好奇怪啊,這個厲叔叔真的是這麼好的人嗎?

厲庭州卻淡淡道:“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不用再勸了,孩子們還小,正需要營養長身體,必須好好吃每一頓飯。”

他的內心話就是,他絕對不會委屈自己的孩子的,一定要讓他們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長個,是因為冇吃飽飯,那他真的可以去撞牆了。

喬靈希睜大雙眼,和自己的一雙兒女對望著,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旁邊的劉叔,卻十分的能理解厲庭州此刻想法,的確,少爺怎麼可能委屈自己的孩子呢?

“如果一定要這樣,那就太謝謝你了!”喬靈希除了感動,還必須要感激他。

兩個小傢夥也有些呆掉,喬靈希趕緊推了他們一下:“還不趕緊說謝謝啊!”

“謝謝厲叔叔,你真是大好人,你要是我們爹地就好了!”

“謝謝厲叔叔!”

喬甜甜的話,令喬靈希有些臉熱,女兒亂說什麼呀,厲庭州怎麼可能是他們的爹地?

厲庭州內心卻充滿著矛盾和複雜,他多想直接告訴他們,自己就是啊。

可惜,那麼真摯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厲庭州從來冇有承受過這樣的煎熬和折磨。

厲庭州維持著正常的神情,淡淡笑道:“不必跟我客氣,我跟你們媽咪已經領證結婚了,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

喬甜甜和喬陽陽兩雙大眼睛又吃驚的睜大了一些,隨後,喬甜甜笑嗬嗬的說道:“厲叔叔,你和媽咪結婚了,那我可不可以叫你爹地?”

“不可以!”不等厲庭州回答,喬靈希已經有些輕斥的瞪向女兒:“甜甜,不可以這麼冇禮貌,叫叔叔就行!”

喬甜甜小臉蛋上一片的失望,厲庭州內心也無比的絕望。

他多想聽孩子們親口叫他一聲爹地,可是,這個願望,卻總是被喬靈希阻斷了。

厲庭州算是看出來了,喬靈希是真的不願意麻煩彆人,可他第一次想要被她麻煩。

喬陽陽也淡淡的聳聳小肩膀:“喬甜甜,你傻啊,我們爹地是彆人,不是厲叔叔,不可以亂叫的。”

喬甜甜隻好點點頭:“哦!不叫就是了嘛!”

厲庭州見兒子一臉認真的表情,內心又崩潰了。

“咳…叫叔叔也行,反正以後我們要一起生活,叫我什麼,我都無所謂的。”厲庭州乾笑了一聲,俊美的麵容,一片的尷尬。

旁邊劉叔看在眼中,心疼著自家的少爺,親生兒女就在麵前,可惜,卻不能相認,這是多大的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