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會放過我父親?”古玉兒生無可戀的說道,赴死的決心更大了。

厲庭州冷哼一聲:“我說過,你就算死,也償不了我媽所受的傷。”

古玉兒直接就癱倒在地上了,神情陷入了絕望之中。

厲家兄妹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嫌惡的打開了病房的門離開。

厲愛夢立即問道:“哥,你真的要找出那兩個混蛋嗎?能不能找到?”

“如果他們還活著,我一定要找到他們,隻有他們才能證明媽媽的清白。”厲庭州冷笑一聲,決心已定。

“好,哥,我支援你這樣做,你去找人吧,媽媽這邊,就交給我們來照顧,她會一天一天好起來的。”厲愛媛輕聲說道。

厲庭州看著兩個妹妹疲倦的樣子,溫聲道:“真是辛苦你們了。”

“不會,照顧媽媽是我們的義務!”厲愛夢低聲答了一句。

厲庭州從醫生出來後,就直接去了一趟公司,已經知道了那兩個行惡者的名子,他必須要安排人去找他們的行蹤。

第五天,顧願身上的傷口又恢複的更好一些,她已經可以進食一些流食,也能撐著靠坐起來,精神也恢複了一些。

喬靈希被兩個小傢夥纏的不行了,就打了電話給厲庭州,要帶孩子們過來看看顧願。

厲庭州知道孩子們雖小,卻也懂得心疼人了,便答應讓她帶過來,還派了保鏢全程的保護著她們母子三人的出行。

兩個小傢夥探頭探腦的站在病房門外,小臉繃的緊緊的,又擔心又害怕。

“進去呀,奶奶就在裡麵等著見你們呢。”喬靈希看著兩個小傢夥這怯生生的樣子,又心疼又想笑,溫柔的哄著他們說道。

“甜甜,陽陽,進來吧!”厲仲天聽到門外傳來喬靈希的聲音,立即走過來,對著兩個可愛的小孫子說道。

兩個小傢夥這才走了進去,烏黑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盯住了躺在床上的顧願,顯然是有些嚇呆了,她們還是第一次來醫院看望病人,雖然是他們喜歡親近的奶奶,可是,還是有些嚇蒙。

顧願露了一個開心的微笑,對著兩個小傢夥招了招手:“甜甜,陽陽,你們怎麼不認識奶奶了嗎?”

兩個小傢夥眼眶一下子就紅了,由其是喬甜甜,膽子小,眼淚已經汪汪的,她立即跑過去,抓住了顧願的手,哭著喊起來:“奶奶,你什麼時候能好起來呀,我好想你快點回家哦!”

喬陽陽也走過去,看著顧願額頭上的紗布,小聲問道:“奶奶,你是不是傷的很嚴重啊?一定很疼吧!”

顧願原本陰鬱的心情,因為看到兩個寶貝孫子,一下子就好起來了。

“奶奶不疼了,奶奶會好好治療的,儘早回去帶你們!”顧願眼神溫柔了起來,她以前冇想過惜命這種事情,可如今,她卻真的很怕死了,她想多跟這兩個孩子相處些時間。

喬靈希看著孩子們對顧願的那份真情和依賴,內心的有一些堅硬的東西也突然間就釋然了,她覺的,自己真的冇必要去跟顧願爭搶著在孩子們心目中的位置,不管是誰,對孩子們來說都是無可替代的,都是重要的。

孫靳澈和韓野明都過來看望了顧願,對於發生這種意外,都深表痛心。

也希望厲庭州能夠嚴懲凶手,還顧願一個公道。

楚顏在家裡休息了幾天後,也重新迴歸工作了。

她正準備接受一個訪談節目,訪談結束後,她就打算離開了。

卻冇想到,有一個人過來找她了。

是蘭若之,上次在餐廳的包廂裡,她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回到家想了很久,還是覺的要再找楚顏談談,不然就覺的不安心。

楚顏看到她,露出一絲的嫌惡,立即要繞路離開,蘭若之卻快步的走到她的麵前去,言語誠懇的喊道:“小顏,我們談談吧!”

“我不想跟你談,也冇有什麼好談的!”楚顏冷著表情回答她。

“如果我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我一直當你是一個有潛力的新人,如今,你讓我怎麼捨得視你為陌生人呢。”蘭若之一副悲傷的神色,彷彿她錯失了她這個女兒有多麼的遺撼似的。

楚顏雙手抱在胸前,冷著臉譏笑她:“你害怕了嗎?”

“我怕什麼?”蘭若之的心思被她一眼看穿,立即有些不安起來,強作歡顏。

“你怕我會把你的一切秘密公諸於眾。”楚顏咬牙一字一字說道。

“小顏,我知道你不會的!”蘭若之立即露出憂傷的表情,隨後,她歎氣道:“我決定明天去見見你的父親,我會跟他好好聊聊的,我相信你找到了他,他肯定也非常的開心。”

“我警告你,你不要再去招惹他!”楚顏恨恨的瞪住她,發出警告。

蘭若之一副受傷的表情:“你說什麼呢,我不會把他怎麼樣的,我就是想去跟他聊聊以前的事情,好歹,也過去這麼多年了,夫妻一場,我不會那麼無情的。”

“如果你真的有情有義,就不會這麼二十多年不去看望他!”楚顏還是不相信她,彆人稱讚她演技一人千麵,什麼角色都能拿捏成功,不就說明她這個人根本就是太會演了,都讓人看不出她的真心在哪裡。

“我……我也是有苦衷的,我這麼多年在娛樂圈打拚並不容易,冇有依靠,一切都是憑我自己闖出來的,我承認是我自己膽小怕事,不想讓人抓到把柄!”蘭若之說著,一副要哭的表情,看著倒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少拿這些當藉口,你隻是害怕他會扯出你當年不可告人的秘密,怕你的名聲受損!”楚顏已經看透她了,根本不會給她留點情麵。

“小顏,媽媽不好,冇有及時的去找你,你一定受了不少的委屈,所以人情緒纔會如此的激烈,對了,你的養父母呢?我想見見他們,順便表達一下我對他們的謝意。”蘭若之一副很有誠心的語氣,讓人覺的她真的不是那個無情無認的女人。

楚顏差一點就要相信了她的話,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你彆去找他們,就算要報答,我自己也會去做的,你走吧!”

“小顏,你的性格真不知道像誰,這麼倔!”蘭若之歎氣道。

楚顏卻懶的再理會她了,快步的走了出去。

有幾個助理在旁邊看到她們在屋子裡說話,都以為楚顏是得到了蘭若之的欣賞,星途更寬廣了。

“對了,小顏,我認識一個導演,他手裡有不錯的劇本,也有精良的製作團隊,改天,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吧!”蘭若之一副突然想起來的樣子,快步的跟在楚顏的身後,想要為她爭取資源。

楚顏停下腳步,冷眸閃過譏嘲:“你還是省省吧,我不需要你來討好!”-